說得一口好經濟 實際衰退擋不住 中國恐陷入惡循環 說好的小康不小康了

  • 時間:2020-09-30 13: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儘管官方推出各種對企業的紓困措施,但現行的像是發放消費券等紓困措施,很難對他們有顯著幫助。(圖:Pixabay)

「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是2006年「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東亞經濟發展報告》中所提出的概念。所謂「中等收入陷阱」,是指當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水準後,勞動成本上漲和成本競爭力下降,難以與後進國家競爭,又進入先進國家的科技創新,經濟發展呈現停滯的狀態,而中國被預測將可能步入這個陷阱之中。

在中國經濟持續下滑的趨勢當中,所謂突如其來的COVID-19疫情肆虐,導致未來經濟發展出現不確定性的風險,基於此,今年5月下旬,李克強將「六穩」、「六保」列入政府工作報告之中,「六穩」包括就業、金融、外貿、外資、投資及預期,而「六保」則有居民就業、基本民生、市場主體、糧食能源安全、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及基層運轉。

今年10月26-29日將會召開的十九大五中全會,沒有意外的話,「十四五規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會是會議重點,據悉相關報導,中共將可能在「十四五規劃」中提出GDP平均增長5.5%左右的發展目標,以定錨位來五年的經濟方向,不過,可以預期的是,整體規劃仍會趨於保守,將以維持經濟的「穩」與「保」作為政策主軸。

畢業潮、返國潮 就業需求的壓力飆高

換句話說,「六穩」和「六保」的發展重點將會列入「十四五規劃」中有關社會經濟民生發展的篇章,值得關注的是,「六穩」與「六保」都提到就業,顯然當前中國面臨的所有挑戰之中,「就業」是最為直接且立即會浮現的問題,而這又攸關著民生經濟的消費與生活,甚至影響社會發展的穩定。


中國經濟下滑,可從深圳的A級辦公樓空置率攀升窺見一斑。圖為深圳當地商業大樓。(翻攝自Pixabay)

持平而論,今年中國的就業壓力比往年高許多,主要原因在於整體就業市場出現「需求攀高」及「機會減少」的現象,單以就業需求的情形來看,今年中國大學應屆畢業生達到874萬人,創下歷年的新高,無獨有偶,依據相關資料顯示,2020年海外回國求職的中國留學生增加70%,約有80萬人。

然而,有趣的現象是,為了讓失業問題不至於快速擴大,中國政府採取擴大碩士班招生來因應,甚至據傳中國政府鼓勵畢業生能下鄉創業,主要原因在於今年上半年的失業率已沒有調控的空間,以中共公布的數據來看,今年每月的平均失業率是5.9%,其中第二季登記失業的狀況比去年增加了6.1%。

業機會銳減 供需的彈性空間正在萎縮

事實上,中國原本已在職場的勞動就業需求就相當高,若再把新增就業人口納入的話,對整體的就業機會將會是雪上加霜,以今年第二季農民工外出務工的人數來看,比第一季增加約45%,雖然主要原因是今年第一季各地方採取封城,使得第二季在促進產業恢復產能時,外出務工的農民工有增加之勢,但是,事實上復工不保證等於促進就業,城市出現高失業率就是明證所在。

三月開始,中共官方疾呼恢復產能的決心,但事實上國際需求不再強勢,一些企業紛紛縮小生產規模,而部分外商也開始進行外移的準備,原本國際循環下的產業鏈恐有斷鏈的風險,而這直接影響著原本城鎮內的「就業機會」,若以今年第二季的失業率來看,31個中大型城市的失業率明顯高於全國平均值,顯然就業機會正在短缺中,而這將會是箝制內循環的預期發展。

以中國今年前兩季的城鎮公共就業服務機構市場的供需狀況來看,雖然開缺人數仍高於求職人數,但是細看開缺人數的變化,有逐漸減少的跡象;同時,對照求職人數的數字便動,卻是有略為增加的趨勢,這一退一進的情況加劇了就業失衡的問題;此外,若計算「求人倍率」(開缺數/求職數)的表現,供需之間的空隙也呈現逐漸縮小的現象,這表示過去的就業彈性係數正在流失。

陷經濟衰退圈 社會壓力隨之而來

就業短缺不只是中國才有的問題,全球也正面臨著就業稀缺的挑戰,依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最新的研究顯示,全球因為疫情的侵擾,今年第二季有將近5億個工作機會消失,減少了14%,這連帶著勞工工資的減少10.7%,高達3.5兆美元,更是在全球GDP中占了5.5%,全球性的就業低迷將可能維持一段時間方能反彈。

只是,在全球面臨就業的衝擊時,除了產業能快速復甦恢復產能之外,就必須端看政府政策的治理能力,而已當前中共要擴大就業方案的手段相當有限,尤以必須仰賴更多的政府財政支出;然而,事實上,今年前7月中國地級以上城市的財政收入,有102個地方是負成長、20個下滑幅度超過10%,地方財政面臨的壓力之大,讓財政能力捉襟見肘,限制了政策工具的選擇。

另外,就業所衍生的社會問題更是重中之重,保就業對於民生消費有直接的關聯性,換句話說,失業問題若持續擴大,收入下降勢必影響民間消費,這就是李克強所謂「消費堵點」的問題所在。對中共而言,「全面脫貧」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即將到限,就業若不穩不保的話,將讓這些政策目標難以實現,人口紅利將轉為社會矛盾的潛在負擔,這不利於中共政權的維穩。


失業問題若持續擴大,中共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政策目標難以實現。圖為李克強視察山東煙台的地攤經濟。圖:中國政府網

或許,中國實際的失業問題恐怕遠大於官方所公佈的數據資料,這主要和「官僚主義」及「統計定義」有關,以目前中共官方對於失業的定義是指「調查前一週工作時間不足1小時」;然而,若將「工作時間不足」定義的範圍擴大,那失業率可能會有倍增的結果,而且這些都沒有將農民工計算在內。不過,無論如何,中國陷入了惡性循環:「需求疲軟影響了產能,產能萎縮衝擊了就業,失業導致收入與消費的減少」,短期內這樣的經濟衰退圈恐難擺脫,這也不是「十四五規劃」美奐詞彙所能掩蓋的事實。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