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六里橋軍民發生衝突 雙方各有多人受傷

  • 時間:2020-10-07 17:43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六里橋軍民發生衝突 雙方各有多人受傷
1989年5月20日,38集團軍113師六里橋遇阻。(圖:作者提供)

根據國務院總理李鵬簽署的《戒嚴令》,北京市從1989年5月20日上午10點鐘開始戒嚴,但是,所有奉命趕赴北京的戒嚴部隊都遭到民眾的攔截,未能抵達預定的戒嚴執勤地點。民眾的攔截行動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持續數天,其間還給遭到攔截的戒嚴部隊官兵提供食物和飲料,只有在北京市豐臺區六里橋發生了流血衝突事件,原因是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3師強行突進。


5月20日學生给受阻軍人送食物(圖:作者提供)

全民「截」兵 不讓部隊傷害學生

1989年5月20日淩晨2點鐘,乘坐軍車從河北省保定市駐地向北京市摩托化開進的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3師下轄的步兵第337團、步兵第338團、坦克團和炮兵團在北京市豐臺區六里橋受到民眾攔截。為了按時執行於5月20日10點鐘生效的北京戒嚴令,步兵第113師指揮部命令受阻部隊堅決突進,5月20日上午8點鐘和上午11點鐘,受阻部隊兩次發動突圍行動,但都未成功。此後,步兵第113師受阻部隊在六里橋被圍困長達3天4夜,雖然曾發動6次大的突圍行動,終因圍堵的民眾實在太多,突圍行動終未奏效。在六里橋,不管白天黑夜,參與圍堵行動的民眾都數以萬計,高潮時逾10萬人。可見當時在北京各處有多少民眾參與了阻攔解放軍戒嚴部隊進城的行動,真可謂是全民「截」兵。


北京市民和學生阻攔軍隊入城示意圖。(圖:六四檔案)

5月21日夜晚,面對民眾不分晝夜的強力阻攔,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不得不命令各受阻部隊就地調整轉移,暫停向北京城內開進。5月22日,步兵第113師指揮部傳令受阻部隊,務必於當晚向前開進到距離六里橋兩公裏處的解放軍總後勤部西倉庫(101綜合倉庫)休整。5月22日晚上8時,步兵第113師受阻部隊開始強行突進,官兵們手挽手,肩並肩,高歌軍歌,強力向前突擊。在場的數萬名學生和民眾齊聲高喊「不能讓他們進入天安門廣場」、「不能讓他們去鎮壓學生」等口號,組成一道道人牆予以攔阻。驟然間,雙方的隊伍糾結成一團,經過一番激烈的肢體衝突,民眾漸漸抵擋不住,畢竟在體力上和組織性上都遠遠不如軍人。一批批民眾湧上去圍堵,又一批批被官兵衝撞下來。眼看阻攔就要失敗,開始有民眾向突進的官兵投擲石塊,官兵也隨即以石塊反擊。軍民雙方以互擲石塊取代了肢體衝突,現場頓時石塊紛飛,軍民雙方都有人受傷。

群情激憤阻前進 官兵石塊反擊多人傷

一些學生挺身而出,大聲呼籲停止投擲石塊,但鮮血刺激了軍民雙方的情緒,理性呼籲淹沒在激情的喊叫聲中,並有呼籲停戰的學生受傷了。步兵第113師受阻官兵一如既往,繼續強力向前衝擊,車隊陸續進入西倉庫,但民眾並沒有放棄阻擋的努力,激烈的衝突持續不斷。晚上9點30分左右,當五分之二的軍車進入西倉庫後,車隊又被洶湧的人群攔腰截斷。石塊更加密集,人群更加洶湧。直至5月23日淩晨1時30分,經過12個小時的激戰,步兵第113師受阻的四個團部隊才全部進入西倉庫,終於完成了突圍進點任務。

關於六里橋軍民流血衝突事件,作為中國官方喉舌的新華社於1989年5月23日發出一篇通稿,轉述了北京市政府發言人的發言:「一些身份不明的人製造謠言,進行煽動,混在學生和圍觀者中的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用事先準備好的磚頭瓦塊襲擊解放軍戰士。在這個過程中,大學生請求那些人不要再打了,但大學生也遭到襲擊。解放軍保持了高度的克制,一邊撤離,一邊保護學生。在這一過程中,116名幹部戰士受傷,其中48名住院治療,29名受重傷,有的頭部縫合9針,有的手指骨折。同時也有11名大學生受輕傷,另外有12人受輕傷、1人受重傷。在這一過程中有10人被解放軍戰士扭送到公安機關,這些人已被拘留審查。其中有5名是外地人,有5名是北京市人,他們都不是大學生。(5月)23日上午11時,北京市常務副市長張百發、市政府秘書長鐵英到醫院看望了被打傷的解放軍戰士。」

官媒撇清部隊責任再惹眾怒

新華社的這篇通稿預設立場,偏向性明顯,完全是站在中國官方的立場進行片面報導。北京市政府發言人所陳述的流血衝突經過及雙方受傷人數,與事實有很大的出入。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在提高部隊官兵受傷人數和受傷程度的同時,壓低了學生的受傷人數和受傷程度。此外,聲稱受傷的學生都是被「不明身份的人」所傷,與部隊官兵無關,這也違背事實。例如,步兵第113師炮兵團的官兵被攔截在距離西倉庫不到500米的坡道口時,有一個婦女攔住軍車,說她的女兒被官兵用石塊砸傷了。另有一個中年漢子背來13歲的兒子攔住軍車告狀,要部隊給他的兒子治傷,炮兵團政治處保衛幹事王強少尉奉命帶著他們去醫院包紮傷口。例如,在六里橋軍民流血衝突事件中受傷住院的武漢城建學院一名學生對新華社記者說,部隊官兵也動手打了人。他當時站在最前面與部隊官兵對峙,擊中他頭部的石頭是從前面飛來的,因此,只能是部隊官兵投擲的石塊。

六里橋軍民流血衝突事件是北京戒嚴後所發生的第一次軍民流血衝突,衝突的激烈程度又令人震驚,因此,消息很快傳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許多學生和市民聞訊紛紛趕往流血衝突現場—六里橋,或聲援,或抗議。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再次公開呼籲民眾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杜絕暴力行為。

我也十分關切六里橋軍民流血衝突事件,特意帶領一些學生到醫院探視受傷住院的學生和部隊官兵,一方面是對流血衝突事件中的受傷者表示慰問,另一方面是想借機了解流血衝突事件的真相。我在醫院親眼見到軍民雙方都有許多受傷者,這些需要住院治療的學生和部隊官兵自然都不能算是輕傷員,有的學生和部隊官兵的傷勢確實比較嚴重,並不象北京市政府發言人所陳述的那樣,「也有11名大學生受輕傷」。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