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基金意外之財 是義大利的萬靈丹或毒酒

  • 時間:2020-09-21 20:27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歐洲聯盟7月間通過7,500億歐元紓困方案,以資助受到武漢肺炎嚴重衝擊的歐洲國家。(圖:Unsplash)

歐洲聯盟7月間通過7,500億歐元紓困方案,以資助受到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嚴重衝擊的歐洲國家,其中義大利獲得最大筆資助,但有分析指出,鑑於義大利以往運用資助款項缺乏效率,加上早已債台高築,新的紓困金不但可能難以提振義大利受困的經濟,更可能助長義大利的債務危機。

歐盟史上最大規模紓困案

歐洲聯盟領導階層7月21日通過高達7,500億歐元(8,900億美元)的紓困基金,堪稱歐盟史上最大規模的紓困案,主要用以支應下一代歐盟復甦計畫(Next Generation EU,NGEU),針對COVID-19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希望能夠重振歐洲自二戰以來最低迷的景氣。

7,500億歐元中,3,900億歐元為不用償還的紓困金,3,600億元為低利貸款。義大利和西班牙將能拿到總共3,900億歐元的無償資助和低利貸款,堪稱最大贏家。

羅馬相信,這筆現金將有助於該國修復積重難返的經濟問題,並彌合數十年來與其他歐洲聯盟成員國之間的成長差距。

義為最大贏家 但未必能轉運

義大利是歐洲聯盟第三大經濟體,也是經濟最長期疲軟的國家,對於即將獲得這筆鉅款,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最近向媒體表示,「這是一筆不可思議的款項,一次歷史性的機會,也是重責大任。」

路透社記者瓊斯(Gavin Jones)和方提(Giuseppe Fonte)分析指出,這筆意外之財可能讓義大利轉運,但不必然往好的方向轉。如果羅馬能善加運用這筆錢,可能提升這個國家年久失修的運輸與網路基礎設施,並終將帶出一個更加綠化、更有動能的經濟。

然而,由於義大利以往在生產性投資和運用歐盟基金方面,紀錄欠佳;而如果羅馬浪費了這筆錢,將只會在早已債台高築的國債上再添加一筆,並升高違約的風險。

行政沈痾由來已久 非資金所能改善

義大利政府在上星期表示,紓困基金挹注的改革可以幫助義大利的成長率倍增,並縮小嚴重的南北貧富差距,甚至增加出生率,義大利的出生率名列全球最低國家之林。

不過,義大利可能期望過高。近幾年來,義大利的許多問題,從僵化的官僚體系一直到牛步化的司法體系,早已造成生產力和成長率不振,這跟短缺現金並沒有太大關聯。

義大利銀行(Bank of Italy)的經濟學家巴拉松內(Fabrizio Balassone)這個月警告國會說,「我們累積的生產不足率,並無法藉由貨幣政策或增加支出來修復。」

即使在疫情危機之前,義大利經濟從20年前歐洲貨幣聯盟啟動以來,經濟都只能勉強成長。根據義大利銀行的預測,目前的嚴重衰退意味著,在今年底以前,義大利經通貨膨脹調整後的國內生產毛額,仍將低於1998年。

義大利的振興計畫 大而無當

為了爭取撥款,義大利政府擬出了557項構想,總共耗資近6,800億歐元,是義大利可能獲得紓困金額的3倍,其中包括研發氫動力車輛、新的消防技術、數位實驗室、改善橄欖油壓榨技術,以及數條新鐵路線等。

要提出這些大而無當的計畫很容易,但義大利需要的是,在運用歐洲紓困金來挹注確實在發展並完成的方案方面,還要有相當積極的作為。

根據歐洲聯盟執委會的數據,在歐盟的「2014-2020年多年度財政預算架構(multiannual financial framework, MFF)」中,義大利被分配到的經費只使用了40%,在歐盟28國中,被評為第24名。

義大利前經濟部長特里亞(Giovanni Tria)曾批評義大利政府,無法擬定一份自己的清晰藍圖,類似法國這個月稍早提出的計畫。

法國為了在未來兩年緩解COVID-19疫情危機對經濟造成的衝擊,9月初推出規模1,000億歐元的經濟復甦方案,並公布包括公共投資、政府補貼與減稅在內等相關細節。

特里亞表示,「孔蒂做事用錯了方法,總想要以大雜燴的計畫來取得歐盟基金,而不是先啟動一個連貫性的計畫,然後要求歐盟給提供資助。」

孔蒂指出,義大利至少在明年1月以前,會向布魯塞爾提出詳細的計畫。歐盟還在擬定這項紓困基金的若干特點,包括每個國家確切會收到多少錢。目前已知的是,這筆款項將在2021到2023年間,依各國政府是否達標以及是否符合要求,分期撥發。

義大利在這一方面很少有公開辯論,他們經常只是描繪美好願景,就想輕易取得紓困款項。

國債扶搖直上 義將面臨債務危機

根據羅馬預算觀察機構的估計,義大利將可以從紓困款項中取得大約2,090億歐元,其中約810億元不用償還,另外的大約1,270億歐元低利貸款,將加進義大利已有的2.5兆歐元國債,而義大利國債佔今年GDP的比重預計已經高達158%,將成為歐元區當中,國債佔GDP比重僅次於希臘的第二大國。

義大利政府正在進行一場賭博,將低利甚至負利的儲蓄組合押在年度償債上,並推升經濟成長,以降低債務在GDP當中的比重。但如果成長沒有改善,貸款就會把國債再推高5%,將破壞市場的信心。

米蘭博科尼大學(Milan Bocconi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貝羅提(Roberto Perotti)向路透社表示,「我們很有可能不是無法使用這筆錢,就是把錢花在無用的東西上。而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將在幾年後面臨債務危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