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中成華盛頓共識 拜登對中政策將走向何方?

  • 時間:2020-09-11 17:55
  • 新聞引據:採訪、NYT, WSJ
  • 撰稿編輯:張雅涵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 (AFP)

美國和中國關係持續緊張,而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面對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採取的強硬抗中路線,以及國內也越加強大的反中聲浪,拜登的中國策略會走往何方?

美兩黨對中判斷趨同 拜登也走上抗中

美國和中國的緊張關係因為貿易戰爭、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起源、新疆人權遭迫害與香港國安法等議題持續加速升溫,而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過往與中國互動的紀錄一向被川普陣營批評是造成今日中國得以崛起與擴張的推手,面對批評與越加強大的反中聲浪與11月大大選,拜登勢必要端出更明確的對中策略。

不過,無論美國大選由誰勝出,各界都觀察到,一項新「華盛頓共識」儼然已經誕生,也就是美國已不再將中國視為會乖乖遵循西方政治經濟規則並且會以和平方式崛起的國家。

在中國議題上,民主黨陣營最受到川普陣營攻擊的是,是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在2000年執政時期,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造就了今天中國在全球掠奪擴張的局面,在當時,身為資深聯邦參議員的拜登是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親手建立美中劃時代商業連結的推手。

20年後的今天,民主黨雖然沒有否定過去的對中政策,但也承認,中國是利用當時拜登與許多官員支持的全球一體化策略,轉身成為今天威脅到美國的對手。拜登競選活動高級顧問坎貝爾(Kurt Campbel)在華爾街日報的訪問中表示,民主黨中已有廣泛共識,認為川普陣營對中國的「掠奪行為」判斷相當準確。

此外,不可忽視的是,美國民意也瀰漫著對中國的反感。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中的一項民意調查,美國有73%的人對中國反感,比例為近15年來最高。在反中成為主流民意下,拜登和川普在被正式提名角逐白宮大位前,皆頻頻釋出反中意味濃厚的競選廣告相互交鋒,聲稱對方的反中策略無效。

而各方也在密切注意,究竟拜登的對中策略會和川普陣營展現什麼差異。

拜登批川普貿易戰傷及美國 卻難更動

對於川普主打的美中貿易戰,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去年底的一項研究估算,美中貿易戰讓美國失去30萬個工作機會,並使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減少0.3%。這讓拜登批評,川普大打貿易戰,對中國產品施加嚴厲關稅是「自我毀滅」,傷及美國自身經濟。

對此,川普的官員則表示,這些損失會在今年得到彌補,因為中國在今年一月簽訂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已承諾會購買更多美國產品與服務。而儘管拜登曾批評川普抗中的政策只是出於自身利益考量,很有可能朝夕令改,但拜登也不敢承諾上台後會推翻此政策,只表示會進行「檢視」,因而招致批評者認為,拜登的對中立場太過曖昧。

不過相較川普的圍堵策略 ,拜登目前看來並不打算走上要盟國二選一的全面冷戰。

川普全力圍堵中國 拜登倡結盟施壓

比起川普的全面圍堵,拜登陣營更傾向如過往在美國領導下,強調民主價值甚於美國利益、與國際同盟合作向中國施壓的策略。

在川普的反中策略中,可以看到美國和過往重要同盟的摩擦升高,例如在5G網絡建設上明確要盟國踢開中國的參與,甚至把貿易戰砲火指向歐盟, 以及要求日韓負擔更多的駐軍費用。 

華爾街日報引述拜登報導,與川普相比,他樂於和國際結盟,加大對中國的施壓,而不是反而把箭靶指向這些與美國在軍事合作和貿易往來密切的國家。

抗中不等於切斷往來 拜登願在全球議題與中國合作

同時,拜登不排除在具有共同利益的全球議題上和中國合作,例如相較於否認氣候變遷的川普,拜登認為在對抗全球暖化這個對人類造成「生存威脅」的議題上,不可少了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碳排放國的參與。

又如COVID-19這類延燒全球的流行病,拜登傾向採取全球合作策略,而非如川普政府,稱世界衛生組織(WHO)受中國操控,而一刀切斷雙方關係。此外,拜登也希望在伊朗和北韓的核子問題上,爭取中國的合作。

抗中鷹派成果發酵 對拜登中國策略形成挑戰

不過拜登這些不排除與中國合作的可能性,在在讓他的對中政策產生弱點,讓外界質疑要如何在特定議題上對北京維持強硬立場。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員賴特(Thomas Wright)就提出質疑,「 如果(美中)有合作的前景,競爭會不會有所緩和? 如果中國將這兩者相連結呢?」

紐約時報也分析,在目前共和黨鷹派主導的抗中政策下,究竟已經對北京當局成功植入多少不信任,而拜登能有機會打開對抗又合作的局面嗎?

拜登是否能再次開創美中關係新局面,將成為他從政生涯的最大挑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