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運動 助伊朗婦女打破長期沈默

  • 時間:2020-09-01 19:59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在保守的伊斯蘭國度伊朗,#MeToo運動仍方興未艾。(圖取自推特)

#MeToo(我也是)運動已經發展了3年多,在全球各地都造成深遠影響,但在保守的伊斯蘭國度伊朗,這項運動仍方興未艾,許多婦女在這項運動鼓舞下,勇敢在社群網站揭露隱忍數十年的傷痛,也讓伊朗婦女遭到暴力對待問題,重新受到各方重視。

好萊塢名製作人涉性騷 促生MeToo運動

2017年10月,美國好萊塢金牌製作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控在過去幾十年間,對超過100名婦女性騷擾之後,社群媒體上廣泛出現#MeToo(我也是)的主題標籤,讓譴責與舉報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在世界各地蔚為風潮。

在這項運動蔓延全球各地3年後,最近也在保守的伊朗風起雲湧,幫助伊朗婦女對性暴力打破沈默,升高伊朗對這項視為禁忌議題的意識。

飲料下藥強暴 促發伊朗MeToo運動

在8月底,許多在伊朗網路上匿名的用戶開始挺身而出,指稱多名女子喝下被加進藥物的飲料後失去意識,並且慘遭強暴的案件,而且作案的都是同一名男子。

這名嫌犯的作案手法在社群媒體上引發群情激憤,並激勵更多婦女站出來,訴說她們年輕時遭到性侵的不幸經歷。

這些受害女性大多透過推特(Twitter)陳述她們的遭遇,而被控涉及強暴與性侵的犯罪者,不乏事業有成的知名人物,包括學校教師、學者、小說家、知名畫家、知名歌手、演員、科技主管等,案主陳述的證辭可以追溯到10年以上。

揭露隱忍多年傷痛 引發社群關注

伊朗前女記者歐瑪塔莉(Sara Omatali),8月中旬在推特上陳述,2006年在德黑蘭採訪一位知名畫家時,差點遭到性侵,經奮力拚命後才掙脫魔爪。德黑蘭警方在採證多位女性受害者投訴之後,終於在8月25日將這名畫家逮捕。

這些不斷冒出來的陳年舊案,引發人們感慨,原來這麼多年來,伊朗婦女在面對暴力時不但如此無助,還一直受到忽視。網路社群因而指責社會、伊朗知識份子,甚至受害者的家屬,都成了對婦女施暴者的共犯。

德黑蘭社會學家馬達尼(Saeed Madani)向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RFE/RL)表示,在伊朗,許多性侵與強暴受害者不願張揚,而媒體報導的強暴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大多數案件都沒有報導出來。「有一篇報導說,德黑蘭是伊朗強暴案件最多的地區,每年登記有案的強暴犯罪案件大約1,600件,但根據估計,80%的(強暴)案件都沒有被報導出來。」

社會風氣與父權家庭

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資深記者艾斯芳迪利(Golnaz Esfandiari)指出,據信性侵事件在伊朗社會相當普遍。伊朗婦女經常投訴,在街道上遭到言語吃豆腐和鹹豬手等性騷擾。

伊朗女性月刊雜誌Zanan的記者柯杜西(Somayeh Qodussi)向法新社表示,「在伊朗社會,強暴是禁忌話題,即使在自己家裡也很難討論。」不過,「現在,我們正看見女性似乎願意站出來,在大庭廣眾下,作出此種指控。」

馬達尼表示,在伊朗,強暴與性侵議題是一項禁忌,指責受害者的現象讓許多婦女不敢站出來。「在一個父權社會,基本上會認定受害婦女犯了錯。」

在社群媒體上,也有網友提到,伊朗社會對受害者有指責和嚴苛對待的趨勢。

MeToo扮演了教育功能

#MeToo形成風潮同時凸顯伊朗制度和教育上的不足。伊朗社會學家塔夏克(Azar Tashakor)指出,「伊朗缺乏司法結構以有系統的起訴強暴罪,受害人利用揭露的方式作為武器,以伸張正義。」

歐瑪塔莉向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表示,「伊朗缺乏對性問題的系統性教育,(#MeToo)這項群眾運動改善了民眾討論問題的氛圍,並營造出一個寶貴的教育機會。」

資深女權運動者家蘇珊‧馬塞比(Susan Tahmasebi)也向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表示,「目前對抗性侵和強暴的運動,可能鼓勵更多受害者尋求法律途徑。」

柯杜西指出,「很關鍵的是,此種具爭議性的問題已經喚起大眾的注意。」「許多人首次取得有關這項主題的知識,這是伊朗婦女的偉大成就。」

MeToo 促政府做出反應

在這股風潮下,伊朗警方也努力向伊朗婦女保證,可以用匿名的方式提出控訴,而不用擔心會被指控飲酒或擁有婚外情,因為這兩項行為在伊朗都屬違法。

伊朗主管婦女與家庭事務的副總統艾伯特卡(Masoumeh Ebtekar)在8月28日公開讚揚伊朗婦女敢於說出心裡話,並呼籲司法機關要對性犯罪者採取行動。

這些發展凸顯了#MeToo運動正在伊朗日漸壯大,對於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女性權利遭到大幅限縮的伊朗婦女來說,不啻是重新喚醒伊社會關注女性身體權利的重要契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