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Metoo運動(一)「我可以騷,你不可擾」2018年前中國反性騷擾運動的案例和意義

  • 時間:2020-09-06 10: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 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行為藝術,在巨大的爭議之下揭露了「譴責受害者」文化的存在。 (圖:作者提供)

2018年7月起,中國爆發了史無前例的,具有極大公眾討論度的,以各具有影響力的個案為中心的反性騷擾運動,將女權倡導推上一個高潮。
反性騷擾運動的景象與2018年爆發的Metoo運動是截然不同,卻也相互承接。此處追溯到2018年之前的反性騷擾活動入手分析,通過分析這個時期(主要是2012- 2018年)的案例來呈現其特點和意義。

在2018年之前,中國的反性騷擾活動在不同層面展開,這個時期的許多行動或者案例都在一定時間或者在一定範圍內有著自身的影響力,行動與行動之間、個案與個案之間沒有相互的連接性,都是獨立的案例,但是也在不同程度上推進了公眾對於性騷擾議題的理解,為後期的爆發奠定了基礎,以下會例舉一些典型案例。

「 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性騷擾討論的開始

2012年的「 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是近年來第一起較有影響力和爭議性的行動,將性騷擾這個議題推向公眾討論的層面。此事的緣起是2012年6月,上海地鐵二運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條一位女性穿著透視裝的圖片,並配文「穿成這樣,不被騷擾,才怪」,顯然是將性騷擾的發生歸責於女性穿著是否清涼。此舉引起了許多女權主義者的抗議。


微博截圖(作者提供)

於是隨後,針對上海二運的言論,幾位女權主義者發起了「 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的行為藝術,穿著不同的衣著,舉著此口號在上海地鐵拍下照片。這一句口號在當時引起了非常大的爭議,在當時,常常有類似的言論將性騷擾的責任歸咎於女性,而此行動在巨大的爭議之下態度鮮明地揭露了「譴責受害者」文化的存在。在當時做的一項民意調查當中,大多數人認為這個行動的信息是有問題的。但這個行動打開了對性騷擾的討論,此後更多的行動和事件相繼出現。 

性騷擾事件的相繼爆出和討論

在2012年之後,各類性騷擾事件被爆出來,成為當時公眾討論的焦點,它們在不同程度上體現了性騷擾事件存在的普遍性、女性對於生存環境是否安全的焦慮,在不斷的討論當中,也提高了公眾對性騷擾的理解。2014年,廈門大學人類考古專業博士班導師吳春明被指控利用自己作為導師的權力,長期猥褻誘姦女學生,引起公眾嘩然。在眾多女權主義者和公眾的抗議之下,吳春明被撤銷教師資格。許多女權工作者在當時提出要在高校建立反性騷擾機制,因為由於師生之間存在巨大權力關係,特別是教師常常可以決定學生是否可以拿到學分、是否可以畢業或者進行論文發表,意味著在很多情況下,許多教師會利用職權對學生進行剝削,學生沒有相應的機制可以申訴或者在當時拒絕,導致了許多高校性騷擾事件的發生。 

2016年4月,一位女士在入住北京和頤酒店時,在走廊被陌生男子跟蹤後強行拖拽,後被抓住頭髮用力撕扯,在該女士大聲呼喊後,圍觀者逐漸增多,受害者被一女顧客搭救,陌生男子才結束此行為,並在後面被判決。這個事件觸發了許多女性在公共場合生活和行動的不安全感的共鳴,許多女性都表示了自己在出行特別是夜間出行的時候充滿了恐慌。在公共場合發生的性騷擾事件很普遍,通常也因為發生在陌生人之間、常常事發突然、持續時間一般較短而難以懲罰實施者。許多人也意識到在公共空間需要追責相應的管理者、空間的擁有者的責任,要求這些相關方行使其安全保障的責任。


事件的監控圖片(圖:作者提供)

對建立反性騷擾公共空間文化的訴求——「 行走廣告牌 」

在2012年到2016年間,雖然有許多性騷擾事件被熱烈討論,也有更多人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急迫性和預防性騷擾的必要性,但是在中國的公共空間,始終沒有存在任何關於反對性騷擾的信息。雖然這個過程當中,也有許多女權工作者嘗試與相關的權力部門進行溝通或者遊說,但是政府部門始終沒有對此採取任何措施。

於是在2016年,在廣州的一群女權行動者試圖用眾籌的方式,計劃在廣州地鐵購買一個廣告位,來宣傳反性騷擾信息。雖然在短時間內就籌得費用,但是經過一年的跟進,也無法實現這個需求。最後得到的回復是,只有政府部門有權力發布與公眾利益有關的信息,而公眾並沒有此項權利。


廣告設計圖(作者提供)

為了實現這個訴求、也為了擺脫被動局面,女權行動者張累累在2017年發起了「 行走的廣告牌 」的行動。將原本應該出現在地鐵廣告位的反性騷擾廣告背在身上,隨身攜帶,將自己的身體作為媒介,將反性騷擾的信息傳播出去,並徵集了100多位網友同時加入行動,以擴大傳播的範圍,獲得了非常多網友的參與。於是這個反性騷擾廣告被背在不同人身上出行,出現在了中國的二十多個城市。


「 行走的廣告牌 」行動,將反性騷擾的信息傳播出去。(圖:作者提供)

雖然這項行動在中途(半月之後)被當地警察騷擾,被迫停止,但是由於行動的影響力和強烈訴求,此後迅速地在中國的各個城市出現了不同的、由官方或者商業公司發布的反性騷擾廣告。中國的公共空間終於出現了反性騷擾的信息。


北京婦聯在北京地鐵發布的反性騷擾廣告。(圖:作者提供)

小結

在2018年metoo爆發之前,中國的反性騷擾行動其實一直在進行,性騷擾事件也越來越受到關注和討論。雖然這一時期,各個案件或者各個行動之間並沒有相互之間的聯繫,都是獨立的個案在進行,影響力也沒有之後那麼大或者深遠,但是每一次對性騷擾的討論,都在各起事件當中被加深,公眾的意識也在不斷提升。 「 我可以騷,你不能擾」在2012年被喊出的時候是飽受爭議的,但是在之後的多年,這個行動可能被忘記了,這句話總會在不同的事件當中被留言,像譴責受害者的文化被更多人所認知和反思。另外,被曝光的性騷擾事件施害者也比之前會付出更大的代價,受害者得到的支持(依然還是伴隨著很多對於受害者的質疑)越來越多。相應的政策、雖然速度十分緩慢,也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一些改變。這一切,都為了metoo的最終爆發,奠定了基礎。

作者》王青松  中國女權運動行動者,中國#Metoo運動及反就業性別歧視深度參與者和組織者之一,獨立撰稿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