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塗汙天安門城樓毛像 湖南三勇士被學生送交公安部門

  • 時間:2020-09-23 22:3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5月23日下午湖南三君子污染毛像。(圖: 六四檔案)

1989年5月23日上午,中國人民大學校門口有學生散發傳單《告首都人民十萬火急呼籲書》,內容是:緊急號召北京市1千萬人民下午1時半大遊行,口號是「取消戒嚴令」、「李鵬、楊尚昆辭職」;加強對戒嚴部隊的宣傳攻勢,向戒嚴部隊車隊住地推進,逼其調轉槍口,倒戈反擊;緊急召開北京市人代會非常會議,罷免陳希同、宣告戒嚴令無效,選舉新政府;敦促有良心的政治家、軍事家公開表態,使處於觀望的大多數地方政府和軍隊支持首都人民;對即將發生的大規模流血衝突有清醒的認識。

當天下午1時左右,北京各界人士逾百萬人遊行示威,這是北京戒嚴令發佈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遊行示威,參加者除高校師生外,主要是文化、金融、科技、工業、新聞界、民主黨派人士、機關幹部和外地高校學生,其中包括中國外交部、國務院農村研究中心、中央編譯局、共青團中央、中共中央黨校、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中國致公黨、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國新聞社、中國作家協會等一百多個部門和機構的成員。遊行示威的標語、口號、橫幅主要針對北京戒嚴和簽署戒嚴令的國務院總理李鵬,有「反對軍管」、「打倒法西斯、勝利屬於人民」、「罷免李鵬」、「戒嚴軍管、動亂根源」、「小平引退、李鵬下臺」、「新聞自由」、「愛國民主運動萬歲」、「軍管引起動亂,戒嚴引起癱瘓」、「不許槍指揮黨」、「維護憲法」、「保障人權」、「撤銷戒嚴令」等。


民眾要求全國人大開會解除戒嚴罷免李鵬。(六四檔案)

就在北京百萬人遊行示威之際,發生了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巨幅畫像被沾汙事件,製造事件的是湖南省瀏陽市大湖鎮灘頭小學教師余志堅、《瀏陽日報》美術編輯喻東嶽、湖南省長途汽車公司瀏陽分公司司機魯德成。余志堅時年25歲,是事件的主要策劃者,喻東嶽時年22歲,魯德成時年26歲。余志堅與喻東嶽在湘潭師專就讀期間就有交往,後來在瀏陽市也經常見面議論時政。余志堅與魯德成是小學和初中的同學。

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於5月19日抵達北京,剛好遇上北京戒嚴,於是就留在天安門廣場參加糾察隊工作,防止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在此期間,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發現與學生們的看法有落差,認為學生們的主張過於溫和,對共產黨有所期待。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認為必須明確提出反對中共專制和實現中國民主化的要求。5月22日,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發表了《勝利大撤退》一文,主張撤離天安門廣場,而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主張堅守天安門廣場,在天安門廣場與一些學生發生辯論,並由喻東嶽執筆寫了《何謂勝利?》、《民眾的民主之路在何方?》兩篇文章交給天安門廣場學生廣播站,但都沒有被播出。5月22日晚上,余志堅在失望之餘提議應該在天安門廣場採取某種行動,藉機表達政治主張,引起社會的關注。余志堅先是提議在天安門廣場自焚,遭到喻東嶽、魯德成的反對,協商後決定針對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畫像採取行動。

5月23日中午12時,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購買了雞蛋、油畫顏料、宣紙、墨汁等物品,在天安門城樓西側的中山公園內調配顏料並裝入20顆雞蛋殼中,之後由余志堅起草文字、喻東嶽在宣紙上寫好了「五千年的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兩條大標語。此外,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分別給自己的家人寫好了遺書。下午2時10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將「五千年的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兩張大標語張貼在天安門城樓中間門洞的兩側。下午2時20分左右,喻東嶽率先向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巨幅畫像投擲灌滿了墨汁的雞蛋殼,魯德成隨後也跟進投擲,余志堅則和一些學生維護秩序。投擲行動結束後,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高聲呼喊「打倒官僚政府!倡導自由民主!」的口號,獲得許多在場學生和民眾的支持。

沾汙毛澤東畫像事件發生之時,我正從新華門前往天安門廣場,當我來到天安門城樓前,看見官方的工作人員正乘坐升降機,試圖用巨幅綠色篷布遮蓋被沾汙的毛澤東畫像。現場聚集了大批圍觀的市民和學生,議論紛紛,讓我記憶深刻的是有人說,在毛澤東畫像遭到沾汙的時候現場曾刮起一陣狂風,十分詭異,應該是毛澤東的陰魂作祟。

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組織得悉毛澤東畫像被沾汙的消息後,擔憂是公安便衣製造事端嫁禍於學生運動,以作為鎮壓學生運動的藉口,類似於當年德國納粹製造國會縱火案,於是派遣學生糾察隊趕往天安門城樓。學生糾察隊在事發半個小時後抵達天安門城樓,當即抓捕了喻東嶽、魯德成,送到了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糾察隊的帳篷。余志堅在一些支持民眾的協助下,被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的糾察隊送到位於天安門城樓東觀禮臺的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的帳篷,後來在學生組織的要求下,也被送到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糾察隊的帳篷。學生組織為了撇清關係,很快在天安門城樓下面掛起「這不是學生、人民幹的」白布橫幅。


5月23日學生糾察隊抓住余志堅三人。(作者提供)

在天安門廣場學生糾察隊帳篷,學生們將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詢問了近兩個小時。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出示了工作證,並說明了為什麼要沾汙毛澤東畫像。當天下午5時,學生組織在天安門廣場東側的中國曆史博物館前召開中外記者新聞發布會,宣佈沾汙毛澤東畫像事件與學生無關,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根據學生組織的要求,也在記者會上表示是個人行為,與學生民主運動無關,並藉機闡述了自身追求民主的政治立場。

學生組織對如何處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意見分歧,有的主張釋放,有的主張移交公安局處理,後來經過表決,決定將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移交公安局處理。當天晚上7時,學生組織用一輛麵包車將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送往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天安門管理處。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秘書長郭海峰負責移交,途中曾對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表示,學生組織很無奈,沒有更好的選擇,希望能夠諒解。在與天安門管理處辦完移交手續後,郭海峰要求天安門管理處負責人提供親筆簽名的收條,並表示:「你有義務向我們通報這三人的下落,這件事我們以後一定還要過問的。」隨後,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就遭到拘押,後來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1989年7月11日,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秘密開庭審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塗汙毛澤東畫像一案,整個庭审過程不到兩個小時,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被以「反革命破壞」和「反革命煽動」的罪名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有期徒刑16年。1989年12月1日,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被從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送往湖南省衡陽監獄服刑。1990年初,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被分別送往湖南省赤山監獄和湖南省永州監獄服刑。


1990年余志堅三人在獄中。(作者提供)

魯德成由於長年的監禁,導致其妻子與其離婚,1998年獲假釋出獄,但仍然遭到中國官方的監控和騷擾。2004年11月,魯德成逃到泰國並向聯合國難民公署申請難民身份,一個月後被泰國警察以非法入境的名義逮捕,關押在移民監獄中。魯德成表示,中國駐泰國大使館在此期間曾派人恐嚇將他送回中國。2006年,在海外各界人士的努力下,魯德成以難民身份抵達加拿大,定居在多倫多。

喻東嶽因長期的單獨關押和酷刑虐待,1992年在監獄中罹患精神分裂症,沒有得到治療,直到2006年2月才得以減刑出獄。在喻東嶽出獄後,我和洛杉磯的民運人士莫逢杰等人曾經捐款為他治療精神分裂症,但由於患病時間已久,治療沒有任何效果。喻東嶽至今生活無法自理,人道中國和現任主席周鋒鎖想方設法為他治療精神分裂症,並解決他的生活問題。

余志堅於2000年9月經過減刑獲假釋出獄。2009年,余志堅攜妻子、幼兒、喻東嶽、喻東嶽的妹妹喻日霞逃到泰國,在海外各界朋友的幫助下抵達美國並獲政治庇護。2017年3月30日,余志堅於美國印第安納州因病去世,終年54歲。余志堅突然病逝,其妻子鮮桂娥和未成年的兒子不知所措,也無錢辦理後事。洛杉磯的民運朋友成秋波、黃緣才、婁建在第一時間攜帶捐款,輪流開車三天三夜抵達印第安納州余志堅家中,協助辦理後事。我則負責籌款,除了在網絡上呼籲捐款,又緊急聯絡全美學自聯、人道中國等組織。人道中國同意負責籌款事宜,在短時間內快速籌到了為數可觀的捐款,為余志堅辦理了追悼會,購買了墓地,給余志堅的遺孀和兒子一筆生活費,並建立了「余志堅紀念獎」,每年評選頒獎一次。


2009年美國余志堅三人。(作者提供)

在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被判處重刑並付出慘重代價之後,對於當年學生組織將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移交公安局一事的質疑和批評越來越多,王丹、吾爾開希、周鋒鎖、王超華等一些八九學生領袖雖然當年並未參與移交的決策,但也對移交一事公開向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表示道歉。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