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向莉視角/參與公民運動(三):致力推廣羅伯特規則

  • 時間:2020-08-11 17:4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向莉視角/參與公民運動(三):致力推廣羅伯特規則
向莉和秦永敏等武漢公民在一起。穿黃裙者是向莉,她左手邊是秦永敏。(圖: 作者提供)

在寫公民貼期間,我認識了在中國推廣《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袁天鵬,於是我開始了解和學習羅伯特議事規則。從而形成了「線上月亮共和國、線下羅伯特規則」的公民民主訓練模式。

參與公民運動的好多人似乎都是英雄不問出處,各懷絕技在身。因此一旦有聚會場合,都迫不及待、洋洋灑灑地發表自己的觀點和想法,這往往導致會議效率降低。採用羅伯特規則議事,每一個人都有且只能有平等的限時發言機會,會議決議或議題結論也按一定的規則投票表決得出,這大大地提高了會議的效率。這兩年參與新公民運動的同仁們一直在積極推廣羅伯特議事規則,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而武漢的秦永敏,將這套議事規則發揚光大,搞出一個公民實戰版本。

在人生的軌跡中,要跟秦永敏先生有個交叉,一起吃頓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的檔期不太多,他一生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坐共產黨的牢。 1981年,他參與建立中國民主黨籌備小組,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8年。1993年,他在北京參與發起《和平憲章》運動,被控擾亂社會治安罪判處勞動教養2年。1998年,他在武漢創辦《中國人權觀察》通訊、同年公開發起成立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並到湖北省民政廳申請註冊,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2年,2015年1月,他又被抓捕,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即使不算上沒坐牢的時候的各種被傳喚、監視居住、行政拘留、收容審查、刑事拘留……他的刑期也超過了35年!穩坐中國政治犯頭號坐牢專業戶的交椅。

2013年夏天我回湖北老家,路過武漢。秦永敏先生得知後,召集武漢的公民和我一起同城聚餐。下午四點多我到了武昌首義廣場,遠遠地看見秦先生帶著幾位武漢的公民在廣場等我。老秦精神很好,穿著一件T恤,一頭青絲中夾雜著幾根白發,他見到我很高興,說武漢公民歡迎你回老家,等會一起「飯醉」啊!

我看見老秦身後遠遠跟著兩個「熊貓」,就說:「您級別很高啊,連吃飯都有國家派的保鏢跟著!」老秦見怪不怪,說:「我去哪他們都跟著,跟屁蟲一樣。真煩人! 」

寒暄完,老秦就帶我去附近的飯館。武漢的公民陸陸續續來了,最後兩個十人大桌坐不下,公民們只好擠著坐。

早就聽說老秦在飯局上喜歡長篇大論,而我那一段時間正在推廣羅伯特議事規則,主張從細小的事情上進行民主訓練。於是我建議老秦:我們吃飯的時候,採用羅伯特規則,邊吃邊聊如何?老秦欣然同意。

於是我當主持人,宣布規則:剛從北京回來的大姐,可以就曹順利女士在外交部的維權活動作半個小時的報告發言。除此之外,舉手投票選一個議題,每位公民可以做自我介紹,可以就議題發言五分鐘。當一個公民發言時其他人不允許插話打亂議題。武漢公民很熱情,發言也很踴躍,紀律意識也很好,自覺地遵守羅伯特議事規則。只是苦了老秦,他好幾次想張嘴點評,都被規則制止。他自己發言的時間也控制在五分鐘之內。

我明顯地感覺到「麥霸」老秦在這次公民聚餐時發言不盡興,沒有能夠淋漓盡致地發揮。臨別時,我略帶歉意地對老秦說:「今天可能有點掃你的興,但是我還是希望,武漢的公民堅持使用羅伯特議事規則,繼續進行民主訓練。」沒想到,我回北京沒多久,老秦就通過網絡聊天工具告訴我,他買了一本《羅伯特議事規則》學習,看完後,自己寫了一個簡潔版的《公民羅伯特議事規則》。這讓我很佩服老秦的學習能力和務實精神。那可是一本很厚的議事規則書啊,對之不熟悉的人粗略看完需要好些天,他不僅很快看完了,還根據自己的實踐經驗編寫了一套適合公民議事的規範。


《羅伯特議事規則》是很厚的議事規則書,河北異議人士秦永敏根據自己的實踐經驗另外編寫了實戰版《公民羅伯特議事規則》。

老秦邀請我和他一起推廣他的《公民羅伯特議事規則》實戰版。但很遺憾,我那一段時間很忙,沒能和他一起做這件事情。後來有湖南、湖北的朋友告訴我,老秦在2015年這次被抓捕前,在網上和現實聚會都在按照他「秦永敏版」的羅伯特規則講座和實踐。

2013年12月初,老秦給我發來手機短信,邀請我去武漢參加他的婚禮,我因故不能成行,只能回複短信給他,恭賀他喜結連理。又過了一年,有消息傳來,說老秦和新婚夫人趙素利女士在2015年1月都失蹤了。我心裡一緊,開始關註他和夫人失蹤的事。老秦失蹤,我不意外,因為他的抗爭,當局視他為眼中釘,他一定是被秘密囚禁了;但趙素利女士被兩個武漢國保帶走之後,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實在恐怖。她兒子去尋找母親時,也離奇受傷。

我們猜測趙素利是被國保綁架了,以此來要挾秦永敏就範。果然在失蹤三年後,在秦永敏被判刑前,被單獨非法關押的趙素利被放出來了,她極度貧血和困頓,急需要治療。2018年7月,65歲的秦永敏被判刑13年後,在潛江廣華監獄服刑。秦永敏服刑時繼續和中共抗爭。患有高血壓的他在獄中受到不人道對待,當局要求十多名囚犯輪流看管他,又強迫做勞動的工作,以致他血壓升高至260的危險水平,秦永敏表示要進行絕食抗議。國際人權組織發表聲明,呼籲中共停止虐待中國資深政治犯秦永敏。經過抗爭,秦永敏在監獄裡的生活環境和狀況有所改善,2019年底,他對前去探監的妻子趙素利說:「我現在身體挺好,如果沒有謀殺的話,我活著出獄,不成問題!」

希望被人們稱為「中國的曼德拉」的秦永敏,能活著出來,見證將來的民主中國!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