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向莉視角/參與公民運動(一):公民帖和頑強的微博「轉世黨」

  • 時間:2020-08-10 10: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向莉視角/參與公民運動(一):公民帖和頑強的微博「轉世黨」
到徹底被中國政府在所有網絡平臺「封口」為止,向莉的微博帳號總共轉世76次。

丁誌健頭七那天下午,我去廣渠門橋下祭奠,如果離開現場時,我不巧坐在後面那輛出租車上,那麼被戴黑頭套、被虐待、被毒打的人就是我。我當天晚上徹夜未眠。一方面是因為受到驚嚇,另一方面則是憤懣難平。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秘密警察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把公民綁架、毒打?我能做些什麼?我必須做些什麼!

輾轉反側,我思考了各種行動方案,又一一否決。最終,我的思緒落在了普及公民權利知識和常識這個點上。中國人民長期浸淫在共產黨精心編排的洗腦教育和宣傳之下,他們只是這片土地上的「居民」(中國人的身份證件名稱叫「居民身份證」),絕大多數人並沒有機會了解「公民」的概念及其權利。如果每一個公民都了解了自己的權利,都學習常識,那麼作惡者就會多幾分忌憚。想到這,我披衣起床,從書架上取出平時經常翻閱的書籍,重讀《世界人權宣言》,開始構思利用微博平臺推廣公民權利的計劃。

當晚我修改了我微博和博客上的自我介紹。我在自我介紹裡寫道,由於中國公民被多年洗腦,使得傳遞常識、恢複思考力和判斷力成為當務之急。讓我們一起自我啟蒙,掀起一次啟蒙的風暴。讓我們理直氣壯地弘揚普世價值,呼吸自由民主的空氣。不要再做「奴民」,讓我們站起來,做公民!


2014年為了宣傳人權和女權 ,向莉訂製了一批印有她頭像的鑰匙扣。(向莉提供) 

2012年7月28日晨曦微露時,我已經胸有成竹。盡管一夜沒合眼,我卻毫無睡意。早上8:30,我準時發出了第一篇《公民貼》。我的做法是在140個字的篇幅裡,每一次闡明一項公民權利,並配以恰當的時政圖片。比如,在講述四大自由中「免於匱乏的自由」的時候,我會配上貴州畢節市五個貧困男孩死在垃圾箱內(2012年11月15日,中國新一屆領導層亮相的同一天,在中國南部城市畢節,五名年齡在9歲到13歲之間的家庭貧困的男孩因寒冷在垃圾箱裡生火取暖而死於一氧化碳中毒)的圖片;在講述「聽證會」議題的時候,我會配上寧波市民反對PX項目上街遊行的圖片。因為大家都知道很多城市引進可能會汙染環境的項目時,事先並不舉行聽證會,或者僅僅走一下過場,弄一個虛假的聽證會。 

寫公民貼的時期,我處於超級興奮的狀態。頭一天晚上定好第二天要寫的主題,第二天早上6點起床,收集資料,然後綜合資料內容,進行寫作。最難的不是寫作,而是如何把幾百字甚至上千字的寫作內容壓縮到140字以內,並闡明主題。其次是找到合適的時政圖片來彰顯主題。文字修飾好,圖片找好,排版完畢,等到8:30,準時發送。因為那時候我為公民貼定的目標受眾是青年學生和白領,他們一般早上9:00上課或上班,8:30他們正在坐公車或地鐵,所以8:30-9:00是一個集中刷微博的時間段,我正好把每日新的公民貼準時送達,好像每天推送可口的早餐一樣,形成習慣性閱讀。 

書寫公民貼的另一難度不是來自於寫作本身,而是來源於政府對公民言論的審查,如果你用了政府不讓使用的敏感詞或說了政府不讓說的敏感人物和事件,你的帳號就會被「禁言」幾天到一個月,嚴重的會被註銷社交媒體帳號。比如,「自由」和「民主」在中國是敏感詞,在新浪微博和博客裡經常需要用同音的其他詞代替它們。

我堅信,如果每個人都用公民的理念武裝自己、要求自己,以納稅人的身份對中共政府那些蠻橫無理的要求說不,那麼培育公民社會的土壤會慢慢豐厚起來,所謂「以草為劍,成就民主綠地」。我在微博裡寫道:「小草很纖細、弱小,但很多小草聚集在一起就是大片的綠地。如果你不期望做參天大樹,就請做一棵小草,用你的綠意和鋒芒,成就那片綠地。對於中國民主,希望大家也用這種方式,從身邊的點滴做起。讓我們從傳遞公民常識,踐行公民權利做起。」

有心的網友將我發的公民帖做了一部分保存,現在網上還能搜到一些,例如:

公民一【 以「公民」置換「人民」 】

馬克思主義理論提出要對社會中的一些人進行專政,於是毛澤東創造出人民和人民的敵人兩個對立的概念。公民缺位,沒人知道人民是誰,於是只有臣民。在此提倡:以」公民」置換」人民」(劉軍寧)。在憲政體制下,公民意味著權利、平等、法治、包容、個人權利至上。

公民二十七【 國民軍 】

軍隊應堅守政治中立原則,職責是捍衛國土完整與民眾安全,軍隊屬於全國公民所有,受國家編組,尊重軍令與政令的統一,是維持國家安定的關鍵,是民主的指標。1945《雙十協定》明確把」軍隊為國民服務」作為共同目標。1946年周恩來公布了軍隊國家化的具體標準。要國民軍,不要黨衛軍。

公民三十七【 憲政民主是世界上最不壞的制度 】

要建立好的制度,以監督公權力更好地為國民服務,從根本上維護民權。憲政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它提倡分權,讓各機構相互牽制;實行公正自由的選舉,在野黨和執政黨為爭選票,會更多考慮民眾利益;施行法治違憲必究,監督公權力,保護公民權;軍隊為全民服務。

我堅持了兩年公民貼的寫作,積累了幾百個系列帖。公民貼的議題從公民權利擴大到民主和憲政知識。很多網友從最初罵我,轉變到轉發公民貼,和我討論議題,最後和我結識成了微博好友。到現在我仍然能因為當年的公民貼,收到朋友們的問候和感謝。但是隨著公民貼主題的深入和影響力的增大,新浪微博開始對我的微博內容進行嚴格審查並不斷禁言。當我寫到軍隊國家化的時候,新浪微博最後幹脆註銷了我粉絲眾多的VIP帳號。被銷號後,我就再註冊新的微博帳號(網友俗稱「轉世」)繼續發公民貼。於是我成為新浪微博和騰訊微博最頑強的「轉世黨」用戶之一。我使用過的最有名的微博帳號是新浪微博的「天使向莉」和騰訊微博的「公民向莉」。 

到2013年10月我徹底被中國政府在所有網絡社交平臺實名「封口」為止,我的微博帳號總共轉世76次。

公民貼逐漸形成人氣,薛蠻子、李開複、胡紫薇等大V都轉過公民貼;郭於華、肖雪慧、楊佩昌、信立健等公知也支持我的公民貼系列;維權群體則是經常轉發公民貼;當然,每天堅持轉發的更多是學生和白領。多的時候,每天的新帖轉發量能達到幾萬次,閱讀量超過百萬人。我積累了10多萬微博粉絲,很多微博博友在不同場合給過我支持。一些微博博友因此與我成為了非常好的朋友。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