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國試場現形記 只要有辦法 自己考不上也能強佔別人的分數入學

  • 時間:2020-07-24 20:15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試場現形記 只要有辦法 自己考不上也能強佔別人的分數入學
高考一點都不公平,有錢有權就可以頂替他人的人生,而舞弊者的背後,是腐敗的官僚制度。(示意圖/中新社提供)

參加大陸綜藝節目《聲入人心》而走紅的青年歌手仝卓,不久前在個人直播的時候,回憶自己當年考上中央戲劇學院歌劇系的經歷:前兩次報考解放軍藝術學院失利,最終因為家人動用「關係」,把他「往屆生」的身份改成「應屆生」,才讓他有資格被中央戲劇學院錄取。這原本是不光彩的「徇私舞弊」,仝卓大大地弱化違規改身份的敏感,反而是強調自己在複讀時的辛苦。幸而網友並沒有失去焦點,事發以後,仝卓被經濟公司解約、參與錄制的節目被打馬賽克,中央戲劇學院在調查經過以後,取消他本人的學歷,經手此事的家人也被撤職、相關教育局官員也被撤職,仝卓被網友戲稱「2020反腐第一人」。

由此事所牽引出來的,還有山東省多次高考成績被頂替的事件。被頂替人陳春秀在查詢成人高考成績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身份被冒用,且「自己」已經從山東理科大學「畢業」。發覺蹊蹺的陳春秀立刻向相關單位報告,經調查後才發現,當年陳春秀的錄取通知被別人截取,自己的高考成績也被頂替。頂替人陳某的高考成績遠低於高大學的錄取分數,卻頂著「學霸」陳春秀的身份順利完成學業,畢業後在街道辦事審計處參加工作,她的舅舅是當地審計局局長,父親是當地有名企業家,利用權和錢幫陳某打造了一個「完美人生」。

同在山東省的茍晶,第一次高考成績並不理想,自願複讀,其班主任邱老師就讓自己的女兒頂替茍晶第一次高考的成績,甚至動用派出所、戶籍管理處的關係,把多個證件上茍晶的名字改成女兒邱小慧的名字。被頂替人茍晶自爆被頂替以後,掀起軒然大波,無數網友開始同情這位受害者,經調查,茍晶的陳述基本屬實,班主任確實有幫助自己女兒頂替她成績的事實,並且還查出,班主任似乎是為了補償她,在茍晶第二次高考時把她「往屆生」的身份改成「應屆生」,讓她占到應屆生加十分的優勢。

同樣都是成績被頂替,大陸網友對王春秀和茍晶的態度卻大不相同。對於王春秀,網友更多是遺憾,她原本可以從名校畢業,進入大城市工作,完成從農村到城市的生活轉變,然而現在因為沒有學歷和文憑,錯失上大學的機會,只能勝任最普通的工作。而茍晶,在第二次高考的時候,用自己的成績考到學校,雖然學校並不算理想,但也在繼續自己的人生。網友對兩人不同的聲音是,王春秀的人生被「偷」了,從前途一片光明的名校生,到沒念大學,背井離鄉去打工,網友對她的遭遇感到同情。而茍晶此前多次在網路上和網友嗆聲,網友也認為她既然是自願複讀,其實她的人生本質上沒有受到影響,把當年的事情鬧出來不過是為了博取關注度,助力自己的電商事業。


「賣學籍」有利可圖,甚至發展出成熟的「中介」。

還有一種聲音是,懷疑兩人是不是惡意「賣學籍」。頂替陳春秀的陳某最後承認自己通過仲介,花費2000人民幣買到的新身份。說明這個環節還有利可圖,才會發展出成熟的「中介」。在大陸網友常用的app知乎上,很多網友自爆見過別人買賣高考成績,甚至還有替考的事情出現。雖然通過網路不能保證每一個網友都在講真話,但接二連三爆出來的高考成績被頂替事件,也可證明大陸的高考並不是官方所說的那麼公平。

初中時我認識一位張姓好友,他初中時成績就算是中上,高中考到四川綿陽某有名高中。在班上選擇念文科,成績算是名列前茅,考全國名校不一定成功,但省內的好大學還是很有把握。臨在高考前,他告訴我,他爸爸通過關係把他的戶口上民族那一欄改為某少數民族,因為少數民族的身份可以幫助他在高考中加50分,這樣他就被班主任列為班上最有希望考上清華、北大等名校的同學。最終,因為清華、北大在四川全省,不管文、理科都只招兩名,而張同學高考排名全省前20,雖然無緣大陸最高學府,也去了人人嚮往的中山大學。

大陸的高考一點都不公平,有錢有權就可以頂替他人的人生,或者享受別人望塵莫及的待遇。茍晶和陳春秀參加高考是在1998年左右,而仝卓和張同學參加高考實在2014年左右,將近二十年的時間裡,高考作弊手法改變了,但大陸政府腐敗、包庇的本質一點沒變。大陸網友總是對焦在這些表面上的當事人,忽略了舞弊者的背後,是腐敗的官僚制度,沒有權力,怎麼能改變戶口本上的身份、名字以及民族呢?沒有官官相護怎麼能夠串通教育局、派出所、學校各個政府部門一起欺上瞞下,讓頂替者有機可乘呢?


接二連三爆出來的高考成績被頂替事件,證明高考並非官方所稱的那麼公平。

被偷走人生的陳春秀一次次維權,她說她只想知道,頂替自己的陳某是通過層層錄取環節,成功頂替自己。我也很想知道這一點,可是類似事件層不出窮,大陸官方雖然打擊地毯小販火速認真,在回應官僚腐敗的問題上卻一拖再拖。並且每次只是拖出一些小角色,將其塑造為罪魁禍首。例如,在陳春秀的事件中,陳某通過中介買的身份,那這個中介被抓獲了嗎?當年幫她在戶口改名字的民警為什麼沒有把好關?同名同姓容易遇到,身份證號卻人人不一樣,陳某為什麼能使用陳春秀的身份證號?陳某被撤職,她舅舅也因此受到牽連,這是徇私舞弊案被查清後,給他們的正當處分,還是為了保護背後某只「大老虎」?這個案件的其他共犯在哪裡?他們還有沒有做過其他類似犯罪?

這些問題中共不會回答,官僚制度中貪汙腐敗之多,若有心要查,無異於將整個官僚連根拔起,承認共產黨就是一個陽奉陰違的小人嘴臉。所以此類事件雖然曾出不窮,官方每次只有治標不治本,對受害人表達遺憾和關切,對犯罪者進行問責。但這不是處理小孩子打架,給每個小孩摸摸頭、不要鬧就好,這種事情無異於政府幫助有錢有權的人高考作弊,把無權無勢的百姓當韭菜一樣隨意收割。

一個悲劇的發生,不僅要看見受害者被影響的人生,以及施害者有沒有受到相應的問責,還要不斷檢討為什麼社會上會有施害者的存在。好的社會制度促使人行善,從這個角度來講,施害者的存在就像一面鏡子,雖然不絕對,但至少能反應出一部分社會制度的問題。如果官員的腐敗只能靠他們的家人直播自爆,就像擠牙膏一樣擠一下爆一點,那要這個政府幹什麼呢?中國人對政府的期待應該再拉高很多,只有政府受到有效監督,國家的法律不再是一紙空文任意改動,百姓才有更多反思,社會才會有更多進步的空間,悲劇人生就會越來越少。我想,當中國真的達到這個狀態時,不論誰當政,都會比共產黨做得更好。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