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異議者,不是正在被「嫖娼」,就是行走在被「嫖娼」的路上

  • 時間:2020-07-24 16:34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嫖娼」成為中共無產階級專政下的「口袋罪」。殘酷的現實在一次次告誡中國異議人士:你們,不是正在被「嫖娼」,就是行走在被「嫖娼」的路上。

前英國駐港領事館香港籍雇員鄭文傑入境中國被「消失」,公安給出的罪名是「嫖娼」。中國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在北京住所被四川公安跨省抓捕,罪名同樣是「嫖娼」。把時光倒流回到2016年5月7日,一位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就職於國務院「國資委」下屬的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生態文明中心主任雷洋,在北京昌平區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非正常死亡」,罪名依然是「嫖娼」。

「嫖娼」成為中共無產階級專政下的「口袋罪」。殘酷的現實在一次次告誡中國異議人士:你們,不是正在被「嫖娼」,就是行走在被「嫖娼」的路上。

在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鎮壓人民的手段簡單、直接且粗暴。「右派」和「反革命」等「黑五類」分子,不是在刑場上,就是被關在監獄裡。毛澤東不屑於讓他的敵人們被「嫖娼」,不代表毛的「仁慈」,而是「嫖娼」這個罪名有給「偉大的毛澤東時代」抹黑之嫌。試問:「娼」已滅絕,「嫖」成何來?


中國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前英國駐港領事館香港籍雇員鄭文傑。

改革開放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成為了中共的「國策」。江澤民更進一步,鼓勵全民「下海」,「悶聲發大財」。由此,「嫖娼」在中國死灰復燃,且呈「星火燎原」之勢。

「六四」不能講,「憲政」不能講,「709」不能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能講。中共害怕讓人民知道真相的東西,一個都不能講。「嫖娼」,卻可以講。中共情願自泄「習近平時代」中國遍地是「娼」這一「國家機密」,也要將鄭文傑、許章潤「嫖娼」這種故事,拿到外交部記者會上公開講,實在是因為,「黨國」的「顛覆罪」已經成為了全世界公認的中國異議人士的「勳章」,善於用謊言治國的共產黨,只能編寫出「嫖娼」的劇本,達到對異議人士最大「污名化」的傷害:看啊,反共的人都是一群「嫖娼」、「酒駕」、「詐騙」、「強奸」的壞東西。

「四個自信」的習近平喜歡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背書名,堅信自己是「偉人」。「偉人」熱衷於攻擊政敵的「下三路」,卻對於自身的「臍下三寸」設為「禁區」嚴防死守。所以,香港銅鑼灣書店準備出版的《習近平和他的情人們》的八掛小書踩到了「偉人」的「紅線」,書店老闆被跨境綁架,至今還關在中國的「黑監獄」之中。

其實,需要「嫖娼」的,「嫖娼」被抓到的,是普通的中國老百姓,還有紀委已經準備處理的下級官吏。中國的高官們,永遠不會「嫖娼」,也無須「嫖娼」。通過李志綏醫生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可以知道,「偉大領袖」的身邊,最不缺的就是掛名「秘書」和「護士」的女人們。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食色性也」。中共的思想道德教育,無法禁錮民眾的欲望,只是將其扭曲,讓這些「欲望」在黑暗中變態生長。在我讀初中時,初三有一門課,《心理衛生》,涉及到青春期發育及性啟蒙的內容,老師直接跳過不教。中國青少年的「性教育」,是在地下秘密傳播的色情影片中完成的。這也是為什麼在當年中國「釣魚台」反日遊行中,一條「蒼井空是世界的,釣魚台是中國的」的標語,幾乎六十歲以下的中國人,都可以清楚解釋出「蒼井空」為什麼是「世界」的。

一位同學在海南海口市當武警,幾年後考上軍校成為了軍官。武警同學可能在軍校洗腦中毒太深,神經「錯亂」,在歡迎他回鄉探親的同學聚會上,將同學們當成了他手下的兵,一臉的「浩然正氣」,滿口的「馬列主義」,惹毛了一位已經喝得半醉的同學,當場就開罵了。

原來,開罵的同學曾經去海口市混過「黑社會」,當過一段時間的夜店「保全」,親眼看見過武警同學和他的二名戰友,「穿著軍裝,一點都不避諱,點了三名小姐,共開一個房間,還玩交換,三次出一次的錢,真讓人看不起。」

共軍不是什麼「特殊材料」鍛造的「共產主義戰士」,共黨也成為不了「非禮勿視」的「正人君子」。中共的「忠黨愛國」教育和中國社會殘酷「人吃人」的叢林法則,只會將包括共黨和共軍在內的中國人都毒害成「表裡不一」的「兩面派」,人前「大公無私」,人後「禽獸不如」。我們的武警同學就是生動的例子。

武警同學憤然離席。少了這位「馬列不離口」的同學,聚會的氣氛輕鬆愉快了很多。爆料的同學說:「同學的感情是最真實的。從小光屁股玩到大,彼此是什麼人,一清二楚,有必要拿騙共產黨的那一套和同學玩嗎?我看得起掙辛苦錢,不偷不搶不騙不貧的小姐,鄙視這種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還要教人讀《道德經》的人渣。」

同學們轟然大笑,紛紛為他的這段話叫好,大家舉杯,向他敬酒。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最快樂、開心和盡興的一次同學聚會。

武警同學從此和我們斷了聯繫。很久以後我偶遇他的父母,聽說,他已經從武警部隊「轉業」,分配到了湖南株州市,當了一名「人民」警察。也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此時此刻,這位同學應該是身著筆挺警服,一臉「浩然正氣」,在株州的大街小巷中忙著抓「嫖娼」,守護一方平安吧。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