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中國擬簽合作協議 削弱美波灣戰略優勢

  • 時間:2020-07-15 09:48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墨沙維(Abbas Mousavi) (圖:伊朗外交部推特)

伊朗和中國計劃簽署長達25年的經濟和政治合作協議。分析認為,中國藉此在伊朗取得立足點,將會增進北京的區域地位,削弱美國在波斯灣的戰略優勢。

據報導,協議草案已獲德黑蘭政府批准。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墨沙維(Abbas Mousavi)說這是伊朗外交值得驕傲的一刻。

德黑蘭還沒有公布協議完整細節。「石油經濟學人」(Petroleum Economist)雜誌先前報導指出,伊朗準備對中國做出巨大讓步,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價大打折、可延遲付款達兩年,並以弱勢貨幣支付。

中國將對任何伊朗石化計畫享有優先購買權。協議一旦實施,將使伊朗在經濟上高度依賴中國,北京不但可以確保掌握到大量能源來源,並將藉此插足波斯灣。

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穆斯林-基督徒諒解中心(Center for Muslim-Christian Understanding)研究員杭特(Shireen T. Hunter)指出,伊朗媒體已出現德黑蘭將對北京割讓基希島(Kish Island)的傳言,這項消息容或不真確,但伊朗必然可以從波灣的港口當中對中國提供軍事設施。

杭特在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撰寫「伊朗-中國協議可能如何改變中東權力平衡」文章指出,上述協議也將提供多達5,000名中國安全人員對中國的計畫項目進行保護,伊朗政治獨立性將遭到嚴重削弱。預計協議除將大舉提升中國在中東的地位,在中亞和高加索地區(Caucasus)也將如此。

北京將可取道伊朗和高加索經由陸路前往歐洲,甚至黑海,如果喬治亞允許北京使用其黑海港口的話。

若中國兌現承諾,伊朗將可獲得大筆現金挹注經濟,尤其是能源(2,800億美元),以及製造和運輸基礎設施(1,200億美元)等產業,如此自然有助於恢復伊朗經濟並且創造就業機會,從而支撐這個伊斯蘭政權,並且舒緩國內不滿聲浪。

杭特寫道:「但是此一協議命運未卜,因為仍須經國會批准。伊朗媒體初登出協議新聞之際,諸多評論對於恐使伊朗過度依賴中國表達憂心,強調於1979年革命以後,伊朗還沒有結束對美國長達數十年的依賴,就要成為中國的半殖民地。」

杭特將此一協議與惡名昭彰的1872年「路透特許狀」(Reuter concession)相比擬。此一英國銀行家路透(Baron Julius de Reuter)與波斯國王之間的協議,被視為國家資源與主權對外國企業的最大屈服。

伊朗轉投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懷抱,被稱為「轉向東方」(Pivot to the East),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從前總統拉夫桑雅尼(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開始,伊朗就一再致力於盼先擴展對西方經濟關係、再改善政治關係,卻徒勞無功。

2015年核子協議就是最新的嘗試。伊朗提出採購波音(Boeing)和空中巴士(Airbus)飛機,強調歡迎包括能源公司在內的美國和歐洲企業進入伊朗巿場,卻被潑了冷水。

美國總統川普於2018年退出伊朗核協議並且對德黑蘭祭出包括售油在內的毀滅性新制裁,此舉導致伊朗許多溫和主義者認為華府不但無意修好,還準備讓德黑蘭發生政權更迭。

倘若伊朗和中國的協議得以付諸實行,將可重振伊朗經濟並且穩定其政治。恢復經濟和政治將會改善伊朗區域地位,也可能激發敵對陣營降低對德黑蘭的緊張關係,不再只是盲目追隨美國政策,阿拉伯國家可能會爭相與中國達成特殊協議。

同時,此一協議讓中國在伊朗取得永久立足點,也會增進北京在區域的地位,削弱美國在波灣的戰略優勢,從而可能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

但是杭特認為,為了防範發生如此轉變,美國可能會重返核協議、取消制裁,並且同意歐洲和美國公司與德黑蘭進行交易。其立即效應將使伊朗適度恢復實力;長期而言將有助改善政治關係。

在貫徹對伊朗完全敵對政策之際,美國同時限縮了對西南亞洲地區的戰略選項,反而被諸如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區域夥伴牽著鼻子走。中國對伊朗展現出更明顯興趣,這理當會警惕華府去重新檢討過去對德黑蘭的政策。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