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拆遷:沒有了「家」,我憑什麼要愛這個病入膏肓的「黨國」?

  • 時間:2020-07-14 16:3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7月7日中國貴州省安順市發生重大交通事故,司機張某在事發當天遭遇政府「強拆」。(圖取自微博)

7月7日,貴州省安順市一輛公交車無預警衝破護欄落入水庫,造成包括司機和五名學生在內的21人死亡,16人受傷。事故發生後,中國《財經網》記者走訪當地,披露了肇事司機生前的一些細節。其中司機張某因為在事發當天遭遇的「強拆」,可能是使他精神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造成報復社會的慘劇發生。

近年來,中共各級地方政府打著「舊城改造」、「城市升級」幌子,大肆進行徵地拆遷,幾乎每一天都會爆發激烈的官民衝突,造成嚴重的流血亡人事件,因為「拆遷」而引發的「血案」,多到讓人可以「麻木」,已經算不得是什麼「新聞」了。

風可進 雨可進 國王不能進

在民主與法治健全的國家,人民的房子「風可進,雨可進,國王不能進」。聽說,在美國,如果非法闖進私人領域,主人可以在對入侵者警告無效之下開槍自衛。而在共產獨裁的中國,在所有土地都是屬於「國家」公有的「社會主義」制度下,老百姓遭遇「拆遷」的唯一選擇是被迫「順從」。面對以政權「合法」暴力被「拆遷」的家園,如果你有血性成為「釘子戶」,成為進京維權的「上訪戶」,那麼,你同時也將變成中共政府眼中要維穩嚴打的「刁民」,成為看守所和「黑監獄」的「常客」。

毫不誇張地說,超過軍費開支的極具中國特色的維穩經費,一大半都用在了「強拆」維穩之下。暴力「強拆」激發官民矛盾,造成各種群體抗爭事件,為什麼各級政府的官員對此趨之若鶩、樂此不疲呢?原因很簡單,「強拆」帶來的好處多多。對公,「拆遷」出來的土地可以高價「賣」給房地產開發商,通過房地產投資帶動稅收,政府有可觀的「土地財政收入」,提升地方上的GDP,成為官員向上遷升的「政績」。對私,城市建設和房地產開發是培養「官商勾結」和「權錢交易」的溫床,動輒數千萬甚至上億元的「灰色利益」使得中共涉足「拆遷」領域的官員幾乎「無官不貪」。

溫家寶的話 被地方官員當成馬耳東風

在我的家鄉,湖南益陽市,某一天,突然來了一位溫州商人,看中了城區繁華地段的一塊土地,推出了一個五花八門的「香港城」商住房產開發項目,得到了市委書記馬某的大力支持。馬書記親自掛帥,一聲令下,將那個「寸土寸金」地段上的建築拆了個七零八落。一批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建造的政府行政機關和家屬區也在被拆遷之列,使得幾位「離休」的「南下老幹部」認為「勞民傷財」,聯合組團去湖南省委「陳情」,也沒能阻止市委書記的「拆遷」。幾年後,市委書記官升省委副秘書長,並且在副秘書長任上被「雙規」,被「雙開」,被「判刑」,其中罪證之一,就是這個「香港城」開發拆遷引發的和溫州商人林某「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案」。

一位國中同學是益陽隔壁某「地級市」房地產管理局的公務員。在胡溫「九龍治水」的時代,有一段時間,溫家寶總理頻頻現身央視「新聞聯播」,誓言要打擊炒房行為,抑制瘋漲的房價。在同學聚會上,對我們這些老同學議論且期待的「房價降下來」的願望,這位房地產管理局的公務員不屑一顧。同學帶著一點公務員特有的優越感,故作神秘說:「幼稚!太幼稚了!我只能告訴你們,溫家寶講話後,市長當著我們局長親口說的,誰敢抑制本市的房價,他就敢摘誰的帽子。」


溫家寶曾誓言抑制房價,並提倡中國在經濟改革的同時亦需要政治改革。(圖: WEF/ Wikimedia Commons)

房產價格愈飆 迫遷的悲慘故事就愈多

確實,溫家寶「抑制房價」的誓言,成為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笑話。新開發的樓盤,一棟棟拔地而起,商品房的價格,如同吃了「豬快長飼料」,一個勁往上漲。幾位家境富裕的公務員同學,也開始將錢從銀行取出來,加上「公積金」貸款,買下第二套商品房,按他們的話說,這是投資,坐等升值。而我和父母居住的老房子,也終於在2008年迎來了被「拆遷」的命運。

我家的房子沒有堅持走到「強拆」那一步。在「拆遷通告」公布後,一開始,父母頂住了拆遷公司的「纹身黑衣人」幾乎每天24小時,有一點像現在公安對待異議人士的「上崗」監視和恐嚇,又經歷了工作單位以「下崗」和「開除公職」相威脅。最後,周圍鄰居陸續搬走,出門的道路被挖斷,水電供應變得不正常乃至最終切斷,父母才被迫同意搬遷。

我在臉書上看到,有一位自稱在中國大陸工作的「台灣人」為中國的「拆遷」辯護,為中國建設的「火箭速度」點讚。他說,中國政府的「拆遷」補償可以讓被拆遷的中國人「一夜暴富」,「強拆」主要是因為「釘子戶」們貪心不足,在補償問題上對政府「漫天要價」,政府迫不得已實施的「依法」行政行為。

卅餘坪房子被拆 只換來新屋三坪

我不知道在中國何時何地可以通過「拆遷」補償「一夜暴富」,反正,我沒有遇到過,我所不同時期遭遇了拆遷的外公家、阿姨家、岳母家的親戚朋友們,也沒有一個人拿到過可以「一夜暴富」的補償款。在2008年,世代居住的約三十多坪的房子被「拆遷」後,我們全家五口人得到了十二萬多一點人民幣的現金補償,在當年,這筆錢可以租一套三十坪房子約十五年的時間,買一套商品房約三至四坪的面積。

行文至此,我不由一聲嘆息: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黨產」,無一寸屬於「人民」。連「家」都無法去守護的「韭菜」們,又憑什麼要愛這個可憎的「黨」,要愛這個被「黨」洗腦催殘下已經「病入膏肓」的「中國」?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