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過後 喧囂夜市回歸安靜、乾淨 大陸人士遊台有感:城市衛生跟擺地攤並不矛盾

  • 時間:2020-07-14 14:0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作者的老家四川樂山,有超過1200歲的大佛,是一個歷史旅遊之都,只是,市區裡的歷史風貌已逐漸消失了。圖:PIXABAY
上周我和先生特地到羅東夜市遊玩,攤販之多,幾乎每一家都非嘗不可,我們吃著玩著不亦樂乎,幾個道路分叉處都有垃圾桶,遊客順手就丟垃圾,完全不會麻煩。
第二天一早出門,看見熱鬧喧囂的夜市突然變成安靜的道路,地面上沒有油污和垃圾,就算是炎熱的夏天也沒有因為昨夜的小吃留下異味。看過臺灣的夜市就會發現,城市衛生和「擺地攤」並不矛盾......


趁著疫情緩解,我們全家分兩批次出去旅遊,領略臺灣的好風光。第一次是爸媽帶兩個弟弟遊日月潭。這可是被寫進大陸小學課本的景點,在我們的心中等同於臺灣的象徵之一。不過,在大陸這種國家級別的景點,門口一定會收巨額門票,節假日周圍住宿統統漲價,附近一帶的飯店飲食也會很貴,此外,還會有很多「當地人」在路邊拉旅客買天價土特產......聽說家人決定在端午連假去熱門景點的時候,我不禁為他們捏一把汗,怕他們出去一趟什麼都看不到,反而因為假期被收高價。

他們到達當天遇到暴雨,因為沒有提前預訂住宿,一下車趕緊在路邊找民宿,本來已經預備好被喊高價,沒想到四人房一大一小兩個床,還是包括獨立衛生間的套房,也只付台幣3千元。整個旅遊全程,坐纜車、划船這些專案也需要付費,但都算平價,而且很多地方還可以跟老闆討價還價,我媽笑稱自己講價功力不減當年。他們分享起整個旅遊行程,最大的感受就是:當地民風很淳樸,沒有覺得被過度開發,也沒有變得很商業化。


日月潭是很多中國人心中的台灣象徵。圖:PIXABAY

我的家鄉樂山也是一個旅遊城市,最大的景點就是在三江匯合處靠山而成的樂山大佛,當年拍攝《風雲》還曾在大佛頭上取景。小時候我們家住在岷江邊上的油榨街,夏天的傍晚我們就沿著江邊散步,有時還會去踩踩水、泡泡腳,靠江有很多茶館,樂山人最愛在江邊玩,三四個朋友拉一張麻將桌,一杯茶喝一下午。油榨街的尾巴上還有一個「拱辰門」,取名於「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拱)之」,是樂山還被稱為「嘉州」的時候被建立的老城門。穿過城門是順城街、學道街,再遠就是校場壩,那一片有好吃的麻辣牛肉麵、有新疆退伍老兵的烤羊肉串、有翹腳牛肉、和夏天大家都喜歡去的「馬八孃粥城」。

歷史旅遊之都樂山 近年物價大漲

這是我記憶中樂山最樸素的樣子,每條街名都在說明這座城市的歷史。後來為了回應國家發展經濟的指令,樂山被定調為有歷史感的旅遊城市。拱辰門作為歷史的象徵,被勉強修復,順城街的老房子被換成了統一的仿古風外牆,各商家招牌都換的一模一樣,被媒體和網紅拍成好看的照片到處宣傳,樂山這個平靜的小城市突然成為年輕人的「打卡聖地」。樂山商業化的速度很快,這幾年一直在積極「創建衛生城市」,童年時的地攤小吃全部轉成店面,裝修得精緻好看,價格卻翻倍增長不少。雖然節假日能吸引不少外地遊客,平日五百台幣一晚的酒店甚至可能抬價到四、五倍,讓旅遊從業者能大賺一筆,但普遍大漲的物價讓普通市民倍感壓力。


位於四川樂山的拱辰門。圖:作者提供

前不久樂山登上自由亞洲的新聞,起因是很多市民積極回應號召準備擺地攤,熱情勁還沒過,又被城管告知不准擺,樂山市民聚集起來反抗,在疫情期間很多人的工作大受影響,擺地攤是他們目前最好的工作方式。城管方卻認為,樂山正在參與「創建衛生城市」,擺地攤不僅影響交通,還可能給城市造成更多的垃圾,所以予以打擊。

上周我和先生特地到羅東夜市遊玩,攤販之多,幾乎每一家都非嘗不可,我們吃著玩著不亦樂乎,幾個道路分叉處都有垃圾桶,遊客順手就丟垃圾,完全不會麻煩。第二天一早出門,看見熱鬧喧囂的夜市突然變成安靜的道路,地面上沒有油污和垃圾,就算是炎熱的夏天也沒有因為昨夜的小吃留下異味。看過臺灣的夜市就會發現,城市衛生和「擺地攤」並不矛盾。

創建衛生城市的結果是 砍樹、砸攤、人被打

在《樂山新聞網》上,特別提到市城管局決心通過「創衛」提高百姓的生活品質。百姓的生活品質有沒有提高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因為「創衛」,社區院子裡有棵結果子的櫻桃樹被砍了,小販的稱被搶了、攤也被砸了,人也被城管打。這些事情不是新聞,而是某位城管所描述的工作軼聞。


四川樂山市推動「創建國家衛生城市」。圖:截圖自樂山市委會

我先生的老家峨眉,離樂山只有半小時車城。金庸先生筆下的峨眉山就在他的家鄉。這座名山夏天避暑、冬天賞雪,一年四季都吸引遠近無數香客上山參拜,但進山的門票價格卻不便宜,非當地戶口的遊客要超過七百台幣的門票錢,農曆新年的頭香甚至被炒作到上百萬人民幣。

家裡有位遠房親戚是住在峨眉山上的原住民,前幾年政府要開發峨眉山的商業性,所以把山上的居民全部趕下山。這些原住民一直是靠山吃山,即使不住在山裡也在山裡做「土導遊」,遊客除了要給導遊費,導遊帶遊客到飯店吃飯可以拿回扣,帶遊客買東西可以拿回扣,很多上山的香客都禁不住賣家的遊說,花費幾千、上萬人民幣「請佛」,導遊也因此獲利。

這原本是自願交易,但政府看到這一塊的巨大收入後,要求山上所有「土導遊」必須在「管委會(峨眉山景區管理委員會)」名下的旅遊公司報導,沒有註冊不得開工。一經註冊,導遊們的所有生意都要被政府提成,政府官員夏天坐在辦公室裡吹冷氣,冬天開著火爐取暖,「土導遊」卻頂著酷暑嚴冬掙錢給他們分!

口號是為人民服務 實際是為自己謀福

有一位買同心鎖的盧天焰先生,成本幾塊錢人民幣的鎖,因為寓意好,有時可以賣到幾十上百人民幣,政府為了壟斷這門生意,宣佈取締盧先生賣鎖的資格,被斷了財路、無力生活的陸先生,竟然自製一個炸彈去謀殺當時峨眉市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馬元祝。結果當然是失敗,而盧先生從此下落不明。這一段逼良為娼的惡行,在當局政府巧言令色之下,塑造成「馬元祝為維護治安被不法歹徒重傷留下殘疾」的英勇行為。

中國政府有很多「為人民服務」的口號,口號的背後卻是為自己謀利益,城管要創立衛生城市,受苦的卻是依靠「地攤經濟」的百姓,沿街的門面被迫自費把招牌改得一模一樣,只為了符合領導口中的「好看」,除了好看,以及政府制定的看板公司能掙錢以外,也沒有什麼其他作用。發展一個城市的旅遊業,原本是為了給本城人帶來從業機會,以提高本市人民的生活品質,可是物價飆升,政府反而帶頭與民眾搶生意,把人逼上絕路。大陸旅遊業的臭名被越來越多人知曉,景區宰客根本不是新聞,到大陸景區遊玩,還不如去大陸被忽略的鄉村、去拜訪那些良心犯的家庭,領略那些被包裝的旅遊城市背後,最現實的大陸特產。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