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不怕,有兵在」!中國仍將繼續上演709模式

  • 時間:2020-07-13 19: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不怕,有兵在」!中國仍將繼續上演709模式
當謊言破產時,暴力就要出場了! (unsplash圖庫)

2019年末的「12.26大抓捕」使華人世界乃至關注中國大陸法律狀況的國際社會不約而同地聯想到2015年的「709大抓捕」。兩次大抓捕存在三大共性:因言定罪、人數眾多、並且賦予極具戰時特質的顛覆類罪名。

「709大抓捕」和「12.26大抓捕」以及這些年來名目繁多的對異見人士、獨立宗教人士、獨立學者和訪民的任意抓捕,昭示了中國大陸在治理機制上的深重危機和困境,即拒不變革以及對暴力的癮君子式依賴。

「709大抓捕」的一大罪狀是律師和異見人士在飯局上討論時局,而「12.26大抓捕」的罪狀也是律師、學者和獨立民間人士在廈門餐聚討論時局。對這兩次言論聚會,中國大陸政府均祭出最嚴厲的顛覆即叛亂罪名,彰顯出當局以暴力、鐵腕手段禁絕民間人士涉及政治話題的焦灼心態,以及強力鉗制並統一人民思想的「文革」式非理性邏輯。

非暴力的涉政治言論在所有憲政、法治國家均屬合法,不是犯罪,更遑論構成顛覆、叛亂犯罪。只有在非憲政、非法治國家,涉政治言論才會被認定為顛覆、叛亂罪名,如在皇權時代會被認定為謀反、謀叛、大逆罪,在斯大林時代的蘇聯會被認定為叛國罪,在大陸「反右」、「文革」時期會被認定為反革命罪,台灣解嚴前會被認定為叛亂罪。因此,言論是否入罪可以成為區別憲政、法治國家與非憲政、非法治國家的紅線。

古今中外的歷史經驗證明,在現代憲政、法治尚未確立的國家,每當最具獨立思考能力的知識界熱切關注時政、渴望變革時,國家一定到了亟需變革的臨界點,如大革命前的法國,辛亥革命前的中國;歷史經驗還從反面證明,每逢這個臨界點前夕,當權者總是本能地、慣性地、非理性地抗拒變革,如路易十六的法國政府、辛亥革命前的滿清政府、當代以前蘇聯為首的中東歐名為社會主義實則權貴特權主義政府,以及海珊時期的伊拉克、格達費時期的利比亞等國政府。如何抗拒變革呢?訴諸暴力!就像載灃所說的「不怕,有兵在!」

在「709大抓捕」和「12.26大抓捕」中,人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種「不怕,有兵在」的槍桿子邏輯。在憲政、法治、民主成為普世潮流的當代,在國民教育程度極大提高、普通民眾也具有獨立思考和分辨能力的民智大開時代,政府竟依舊固守「不怕,有兵在」的顢頇邏輯,實屬昧於天時,不可理喻也!「不怕,有兵在」的手段猶如揚湯止沸,只能短暫強壓、豈能徹底根除民間求變的渴望!「不怕,有兵在」的邏輯不僅為害渴望變革的民間社會,使渴望變革的精英人士飽受牢獄之災,而且為害整個國家,貽誤國家進步機遇,甚至對當局自身也是非理性的──當局僅僅可以遲延卻根本不可能阻擋變革的歷史潮流,並會背負愈來愈沉重的歷史罪責,如國民黨卸之不去的「二二八」、「美麗島」等歷史負擔,大陸政府三十年來極力掩蓋的「六四」夢魘等等。拖延愈久,罪責愈重,罪責愈重,對變革就愈發恐懼,就愈依賴暴力壓制和恐嚇,於是深陷「不怕,有兵在」之飲鴆止渴的死循環,使整個國家陷入萬劫不復之中。在遠離戰爭七十年後,仍頻繁使用深具戰爭特質的顛覆類罪名對付國民,足見國家治理對暴力的依賴以及距平穩可預期的憲政、法治的距離。

吊詭的是,即便按大陸官方至今仍固守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之馬列意識形態,政治變革也勢所必然。而就大陸官方拒絕政治變革的顢頇態勢論,馬列意識形態不過是他们愚弄人民的把戲而已,正如布里茲涅夫曾對他親弟弟說:「什麼共產主義,這都是哄哄人們聽的空話。」

「不怕,有兵在」現代中國大陸版本就是「709」模式,「12.26大抓捕」是「709」模式的繼續和延伸,而「709」模式則又是「六四」模式的具體而微者。在中國大陸,對人民意識形態冷戰在1949年以後不絕如縷,以致近年來陳腐的階級鬥爭論居然還能沉渣泛起,而因言入罪正是大陸社會變革臨界點前夕,官方對人民意識形態冷戰的最新演進。顛覆類罪名的前身「反革命罪」在文字上雖被取消,但大陸官方卻從未告別反革命罪思維和對人民的意識形態冷戰思維。

在未來不確定的期間內,中國大陸仍會繼續上演「709」模式。民間要求變革的呼聲以及變革的歷史趨勢無可改變,而官方拒絕、畏懼變革的立場也不會改變,變革與反變革的衝突無可避免。拒絕變革乃因不肯放棄既得特權利益,畏懼變革乃因歷史罪責太多,懼怕人民清算,如盛傳元老陳雲所言「他們是要挖我們祖墳的。」為了既維持特權利益又避免被挖祖墳,「709」暴力模式就是必須的。索忍尼辛說,在前蘇聯「謊言...是國家的支柱」,其實謊言只是支柱之一,另一個支柱就是暴力,就是顛覆類罪名。當謊言破產時,暴力就要出場了!

作者》聞笙 中國法律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