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阿秋:我願所有被外籍保姆帶大的孩子,都不再留下遺憾

  • 時間:2020-07-05 10:0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作者:謝佩妤

溫暖的6月,充滿了溫暖的人,溫暖的事。在分享尋找阿秋的後續之前,我想先向每一位幫助我的熱心人士道謝,有了你們的祝福與協助,才讓我腦海裡那些破碎的記憶片段,與歡笑淚水揉碎混合,成了如今美好的模樣。

還記得尋人文章上線隔天,我正在工讀照顧一位雙親工作繁忙的小弟弟。他遊戲時玩具的音效太過嘈雜,害怕吵到鄰居的我趕緊把聲音關掉,沒想到小弟弟竟又把它打開,如此開關數回,讓人覺得無奈又好笑。這使我再一次想起阿秋,不知道以前阿秋照顧我時的心境,是否也是這樣?

就在那時,我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央廣的Sunny姊姊傳來訊息,螢幕上「佩妤,找到阿秋了!」簡短的幾個字,瞬間使我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相信昨日才發布文章,竟然不到一天就傳來好消息。

那天下班回家後,我打開電腦,準備和阿秋視訊的我竟然雙手顫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心情平復,按下通話鍵。接通後,我終於見到阿秋本人,哽咽叫了一聲:「阿秋!」阿秋還是跟以前一樣叫我「妹妹」。15年過去了,歲月不免俗的在阿秋臉上留下了一些痕跡,但她和我記憶裡的模樣相差無幾。阿秋告訴我,她看完文章後整整哭了半個小時,從沒想過15年前帶的小朋友還記得自己,更沒想到我們會如此積極的想與她聯絡。

那些我們不記得的日常,她都還替我們記著

阿秋48歲了,離開我們家後她去了桃園幫雇主賣魚,現在住在北越的一個小島,和她再婚的丈夫一起從事漁撈工作。但目前因為疫情,生意受了很大的影響。我撰寫的文章經由越南網紅草雲的分享與推廣,被阿秋的一位前輩看見後,她才聯絡上我們。

媽媽和弟弟加入通話後,阿秋興奮地指著身上的衣服對著媽媽說:「太太,這是妳以前送我的衣服,妳還記得嗎?」原來阿秋在得知我們要與她通話後,就將衣櫃裡頭的衣服都翻了一遍,只為了找到媽媽在她離開前送給她的衣服,在視訊時穿著。阿秋也對著螢幕大喊著弟弟的名字,那個她一直背在胸前的小嬰兒,再次相見時竟然已經長大成人。

阿秋告訴我們,回越南後她曾試著與我們聯絡,時至今日她仍然可以背誦出我母親當時的電話號碼,但媽媽在她離開後換了門號,也因此導致我們失聯。

阿秋記得我,記得我的家人,甚至記得每一位與她說過話的親戚。她打趣地說:「以前太太和先生吵架,太太就說弟弟要讓阿秋帶回越南照顧」,媽媽聽到後大笑出聲,沒想到阿秋竟然還記得以前生活的瑣碎日常,有些我們都記不清了。原來思念著阿秋的我們,早就在她心中有著無法被取代的位置。

別讓你們的孩子留下遺憾

告知阿秋爸爸已經過世的消息時,她難過地表示在看完文章後已經略知一二。其實我一直以為阿秋不喜歡我父親,爸爸的個性粗獷、講話直接,曾因為阿秋買錯檳榔品項而生氣的對她說「算了,反正妳再待也沒多久」等等重話,年幼的我看得懂,也一直都記得。在報名參加尋人計畫前,我曾想過放棄,原因正是因為害怕阿秋無法原諒我父親,或是無法忘記我父親帶給她的傷害。爸爸已經過世了,記得這些場景與對話的我理所當然的「繼承」了這份原是父親該承受的愧疚感。

但這時阿秋突然開口說道:「妹妹,爸爸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他以前常常告訴我要好好照顧妳和弟弟,不要給你們看電視和吃零食,他很愛你們」,說到這裡,從剛開始通話就一直忍著不哭的我忍不住流下眼淚。阿秋繼續說:「我也要謝謝妹妹,以前教我「躺」和「跑」的中文怎麼講,不然阿秋都學不會中文單詞」,原來阿秋從來都沒有怨恨過父親和我,這些年一直伴隨著回憶的愧疚感,以及尋人前的擔心,竟都是多餘的……

通話結束前,阿秋和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儘管已經有彼此的臉書,但我們仍然再三確認有無抄錯對方的電話號碼,上一次草率掛了電話,一別就是15年,經歷許多波折後才找到彼此,如今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與對方失聯,就如某位網友所說:「這次,就別輕易放手了!」

這次透過天下獨立評論、央廣、越南網紅草雲以及各國網友的協助,讓原本不被看好的尋人計畫在不到24小時的時間內完成。我相信在台灣,有很多和我一樣被外籍保姆帶大的孩子,期許目前正在聘僱外籍移工照顧小孩的父母長輩們,能夠重視小朋友與他們的相處方式,因為外籍保姆與孩子建立的絕不會是僱傭關係,而是會記得一輩子的回憶點滴。也希望每一位長輩都能做孩子的榜樣,我們對待移工們的態度,絕對會影響孩子與他們的相處方式。

再次謝謝幫助我尋找阿秋的大家,我想將這些祝福,傳遞給每一位想尋找「第二位媽媽」的你……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