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當代藝術家可可利亞來台首辦個展 探索「內在移民」

  • 時間:2020-07-03 19:2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捷克知名當代藝術家弗拉基米爾・可可利亞(Vladimír Kokolia)在台首次個展「內在移民:安身的視野」,7月4日至10月18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登場。(北美館提供)

捷克知名當代藝術家弗拉基米爾・可可利亞(Vladimír Kokolia)在台首次個展「內在移民:安身的視野」,7月4日至10月18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登場,呈獻藝術家四十年來的創作軌跡,包含近年未曾發表的新作、以及特別為本次展出所創作的作品。

1956年出生的可可利亞是捷克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家之一,他在1990年代初期即開始受到國際關注,並曾受邀展出於德國卡塞爾文獻展以及許多國家重要藝術中心或美術館展出。除了專注於藝術創作,可可利亞還曾經擔任捷克傳奇地下搖滾樂團「E」的主唱,更成為陳氏太極拳宗師的子弟,迄今練習不輟,在不同的實踐領域展開對哲思與心靈的深沉探索,進而反映在其創作中。可可利亞同時致力於藝術教育,於布拉格美術學院任教近三十年以來提攜許多傑出新世代藝術家。


1956年出生的可可利亞是捷克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家之一。(北美館提供)

此次北美館個展,展名為「內在移民:安身的視野」,「內在移民」 (Inner Emigration)一詞源自於德國納粹時期,由俄裔德籍作家弗蘭克·蒂斯(Frank Thiess)提出。策展人安博洛茲指出,「該詞指涉個體雖不認同其國家統治、卻又無法逃離壓迫政權時,所採取的處世之道:像結繭似的包覆藏匿自身的思想與真實感受,限縮生活、只親近家人與信任的朋友,甚至將自己孤立起來。」

可可利亞曾歷經「布拉格之春」,前半生的歲月在捷克斯洛伐克共產統治下度過,深刻體會「內在移民」的生命狀態。藝術家以此作為展覽主題,試圖從更廣泛的角度來檢視這個詞彙,並將此視為一種策略:在感到內在生命被外在世界所消耗之時,由外而內轉向尋求安身之所,從中獲得平靜與力量。

可可利亞早在1980年代初期,便開始應用立體圖(stereograms)概念於其創作中,試圖開啟觀看者以另一層次介入圖像空間的可能。在可可利亞眼中,圖像是一種以時間為本的媒介,而其最終的形貌並非重點,他認為透過長時間的凝視,觀看者可以走出自己的世界、來到圖像之中。

可可利亞早在1980年代初期,便開始應用立體圖(stereograms)概念於其創作中,試圖開啟觀看者以另一層次介入圖像空間的可能。(北美館提供)

1981年至1986年間,可可利亞在油畫創作的空檔,以墨水筆畫了數百幅素描,命名為《大循環素描》(Big Cycle Drawings)。本次展出其中116幅,為此系列作品創作30餘年來首度於台灣展出。他以出色的線條速寫,將個體簡化為蠕蟲般的角色,描繪種種對抗命運、為生存而奮鬥的荒誕情節。藝術家認為,「人們總是不厭其煩地為日常例行事務奔走,然而這一切卻顯然如此無謂且荒謬,這其中的落差很耐人尋味。」

長期潛居於捷克東部摩拉維亞地區(Moravia)、綠意環繞的小村莊,可可利亞也十分著迷於觀察樹木的變化,多年來以其為創作題材。他將樹葉篩落陽光與受微風吹拂而振動的視覺感官經驗,落為一幅幅筆觸細密纏繞的油畫創作,試圖記錄其心靈與眼的探索旅程,如《樺樹》(Birch, 2002)、《逆光凝視梣樹》(Looking at an Ash Tree in Backlighting, 2016)、《樹梢裡的微風》(Breeze in the Treetop, 2019)等。

有意思的是,可可以利亞也將這些圖像以各種形式在展場中展出,其中,2020年完成《樹梢》(Treetop, 2020)為錄像新作。可可利亞將攝影機繞著一棵樹的樹冠旋轉,以大約三十秒繞行一圈的速度產生九千格景框,將每格景框畫面切割成一百條垂直片段;這些片段所形成的新景框被重新組合,形成具立體感的錄像,在層次細緻的綠色漸變中帶出觀看樹冠的詩意新維度。

在可可利亞的繪畫與裝置作品裡,觀者所扮演的角色至為關鍵。他堅持道:「若無觀者的視線,藝術作品實際上並不存在。」藝術家本人7月12日下午2時30分也將於北美館「開講」,親身與大家分享他的創作歷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