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北京知識界大遊行 聲援絕食請願學生

  • 時間:2020-07-20 15: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北京知識界大遊行 聲援絕食請願學生
5月15日知識界大遊行聲援絕食學生。1989.5.15 (六四檔案)

1989年5月13日晚上,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範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貼出了嚴家其、劉再復、蘇紹智、包遵信等知名學者署名的大字報《我們再也不能沉默》,要求中央儘快採取措施,妥善解決學運問題,呼籲「5月15日下午2點在復興門立交橋集合步行到天安門廣場,舉行首都知識界大遊行,聲援在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的學生。」中國人民大學貼出了署名「人大教師」的大字報《再也不能沉默》,稱「嚴家其、劉再復、包遵信、蘇紹智等知名學者發起首都知識份子大遊行」,「人大的教師們、教授們,不能再沉默了,拿出我們的良心、勇氣和社會責任感吧!!讓我們書寫歷史!!!」

5月14日上午,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商學院、北京醫科大學、北京語言學院、北京計算機學院、北京農業大學、中國農業工程大學等9所高校均出現以《通告》、《快訊》為題的大字報,內容是:嚴家其、劉再復、包遵信、蘇紹智等聯名倡議首都知識界大遊行,5月15日下午2時在復興門立交橋集合,目的地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

寫歷史的知識界大遊行

5月15日下午2時前,我獨自離開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區,前往西長安街複興門立交橋,等待首都知識界大遊行的開始。


絕食第3天早晨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絕食人數從起初的八百增加至三千。1989.5.15(六四檔案)

從5月15日下午2時起,3萬多名知識界人士陸續從各單位出發,下午4時左右,在復興門立交橋匯合後沿著西長安街遊行前往天安門廣場。作家趙瑜擔任遊行總指揮,嚴家其、包遵信、柯雲路、錢理群、王魯湘等人走在最前排,舉著寫有「中國知識界」大字的橫幅。學生糾察隊沿途維持秩序,街道兩側擠滿了圍觀民眾,歡呼助威。知識份子集體示威遊行,在中共建政40年以來尚屬首次。

遊行的組織者們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來參加,包遵信等人事先估計,最理想的參與者可能有近百人,最少可能只有幾十人。鄭義、趙瑜曾私下決定,就是幾十人也要將遊行進行到底。

原只預期幾十人也要遊行到底

參加遊行的單位約230個,包括高校、科研機構、新聞機構、文化出版機構。北京的高校幾乎都參加了,科研機構有中國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農業科學院、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北京市規劃設計院以及許多研究所,新聞機構有《人民日報》、新華社、《科技日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國際商報》、《亞太經濟時報》、《文藝報》、《中國音樂報》等,文化出版機構有《開拓文學》、作家出版社、《大學生》雜誌社、北京圖書館、魯迅博物館、魯迅文學院等。中國郵電部、中國核工業部、中國銀行等單位的部份人員也參加了遊行。

參加遊行的大部份是高校的青年教師、科研部門的青年科技工作者,還有相當一部份是高校和科研部門的碩士、博士生,少部份是中老年的教授、副教授和研究員、副研究員,著名老教授費孝通、馮友蘭出現在北京大學的遊行隊伍中,中老年知識份子都是第一次參加示威遊行。我在中國政法大學的隊伍中帶領呼喊「老九老九,一無所有,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等口號,起初中老年教師大都不敢跟著呼喊,後來就跟著大聲呼喊了。在這期間,馬建石老師悄悄告誡我:「小吳,你要注意保護自己。」馬老師是我任職的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副所長,五十年代畢業於北京大學,由於夫妻倆都出生於地主家庭,經歷了多次政治運動,歷來謹小慎微。

參加遊行的記者、編輯人數逾千人。《科技日報》記者走在新聞界隊伍前列,《文藝報》記者打出「新聞是人民的心聲,不是一人的喉舌」標語,《國際商報》打出「新聞不講真話有礙安定」橫幅,作家出版社、《大學生》雜誌社、《報告文學》編輯部人員高呼「有錯就改」、「人民有知情權、議政權、監督權」等口號,《中國音樂報》記者高舉「讓世界充滿愛」橫幅。《人民日報》記者走在新聞界隊伍末尾,高舉「我們有良心」牌子。新華社員工是首次打著新華社橫幅遊行。

科研、媒體、出版界....知識圈群起響應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副研究員高呼「學術自由」。一向默默地從事科研工作、平常不過問政治的中國科學院的自然科學家們,喊出了政治性極強的口號:「衛星已上天堂,民主仍在地獄」、「我們要科學,也要民主」。聲學研究所、物理研究所的專家高呼「十年了,老九還是老九」,大氣研究所打出「自由不在,知識何用」標語,電腦研究所專家打出「中國不要太上皇」橫幅。國家氣象局的專家打出「無法再沉默」標語。魯迅文學院的橫幅寫著:「良知和正氣,不能彎不能斷。」

大部份單位都打著「聲援學生」一類的標語,呼喊內容類似的口號,主要有:「學生的行動是正義的」、「孩子們沒有錯」、「政府儘快對話」、「憂國為民,學生怎是動亂」、「立即為學生平反是政府唯一的出路」、「摘掉動亂帽子,別再製造大冤案」、「黨要有勇氣為學生運動正名」。北京科技大學教師呼喊的口號有:「學生挨餓,教師難過;教書育人,首先救人;政府不救,人民難受。」


小學生也上街遊行支持大哥哥大姐姐的正義行動,打出「打倒官倒」的牌子。1989.5.15(六四檔案)

下午5時左右,知識界大遊行的先頭部隊抵達天安門廣場,在人民英雄紀念碑西北角坐下。王魯湘宣讀了《五.一六聲明》。嚴家其、包遵信、徐剛、鄭義對絕食請願學生發表演講。

包遵信說:「我們的政府到現在還沒人出來講話,這是一個無能的政府,你們的肩上承擔著中國現代化的希望,今天首都2百多個單位、4萬知識份子參加遊行,對你們表示支持,向你們表示敬意,崇高的敬意!今天我們支援你們,同時我們也發表個聲明,我們向你們表示:我們4萬知識份子在你們的鼓舞和感召下也站起來了!為了全中國的自由,全中國的民主化,同你們戰鬥在一起!最後,我還是代表4萬知識份子向你們表示崇高的敬意!」

鄭義說:「今天,首都的知識界代表整個中國知識界走到了街頭,作為中國知識份子第一次站起來了!所有參加絕食的同學們,所有參加這次偉大愛國民主運動的同學們,你們是我們的老師。是你們教育了我們,使我們站起來了,我們跟著你們走!今天我們的遊行隊伍有好幾里長,我們的隊伍有好幾萬人,這顯示了我們知識份子的一種獨立的力量。我們要繼承魯迅先生,要挺起脊樑做人,要和民主的先驅們,要和我們親愛的同學們戰鬥在一起。」

讚學生讓臭老九站起來了

嚴家其說:「我,我們願意和同學們一起。我們和同學們一起渡過困難時期。你們一定會勝利!希望你們會勝利!中國的民主一定會實現!同學們萬歲!」

徐剛說:「我們不會忘記今天這個時候,我們相聚在天安門廣場,被人看不起的臭老九站起來了!站在同學們的面前,對學生說,你們是我們的老師。我們把眼淚撒在長安街上,為這個苦難的民族擔心。我相信我們的苦難將會結束,我們的明天將會到來。勝利是屬於大學生的!」

包遵信、嚴家其、鄭義、徐剛的演講得到學生的熱烈歡迎,掌聲不斷。最後,全體在場者一起高唱《國歌》、《國際歌》。

首都知識界大遊行不僅鼓舞了學生,也震動了市民。一位市民說:「秀才們都上街了,說明我國的政治改革非要進行不可。」一位50歲蹬三輪車的人說:「這些有學問的人是不會胡鬧的,他們知書達理,他們遊行一定有道理。」一位參加遊行的青年作家說:「我們以今天的行動證明,中國的知識份子並不都是缺鈣的軟骨病患者。」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人員說:「5月15日知識份子的遊行表明,在今後中國改革進程中,知識界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利益集團。」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