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亭的憲改公投 反對陣營的無力困境

  • 時間:2020-06-29 16:25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海青青
俄羅斯從25日起就極具爭議的憲法修改案進行公民投票,投票結果可能使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繼續執政到2036年。 (圖:俄總統府)

俄羅斯從25日起就極具爭議的憲法修改案進行公民投票,投票結果可能使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繼續執政到2036年。

俄羅斯反對派抨擊總統蒲亭的修憲公投根本是場笑話,並指出,改好的憲法版本已經在莫斯科書店中開始販售。

從自由派改革者到共黨人士,克里姆林宮的批評者都說,這場公投只是毫不掩飾的一項企圖,要讓現年67歲的蒲亭可以掌權萬年。俄羅斯這場修憲案公投從上星期開始,將進行到7月1日結束。

蒲亭推憲改公投 反對派所做有限

不過,除了微弱的呼籲杯葛公投,或投下反對票之外,反對派人士在積極對抗這場修憲公投的行動上,所做有限。

俄羅斯知名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在對抗這項變革上,似乎也顯得興趣缺缺。納瓦尼去年夏天曾在莫斯科招集成千上萬人上街抗議選舉舞弊。

專家表示,深度的分歧以及克里姆林宮採取的精準行動,讓反對派無法對蒲亭的計劃累積起重大的挑戰聲音。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訪問學者、曾與俄羅斯反對派合作的政治顧問什克利亞羅夫(Vitali Shkliarov)說,「缺乏資源、缺乏新的力量,以及缺乏激情、靈感與信念,這是我認為這些問題的主要理由。」

他說,自從蒲亭宣佈要修憲以來,「他們已經有百萬次機會證明自己」。然而,經過多年被壓制後,克里姆林宮的批評者感到沮喪灰心。

他說,「俄羅斯反對陣營不相信自己。」

蒲亭在1月提出修改憲法案,之後更在最後時刻通過了一項增修條文,讓修憲前的總統任期全部歸零,此舉讓他可以在2024年的現有任期到任後,再擔任2個6年總統任期。

修憲條文也包括一些政治變革,像是強化國會的角色,以及一系列受人民歡迎的措施,例如根據通貨膨脹調整國家年金,同時禁止同性婚姻。

根據民調顯示,大多數俄羅斯人支持社會性的修正條文,但在政治性變革上獲得的熱情不多。

陷入困境中的反對陣營

這項憲法修改案已經通過國會的同意,但是蒲亭要求進行公投來強化它的合法性。

原本預訂4月22日進行的公投,因為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而延後。分析家表示,太快決定投票日期以及後來改變投票日期是反對派無法積蓄能量,進行強烈反對活動的部份原因。

政治分析機構R. Politik的創辦人斯塔諾瓦亞(Tatyana Stanovaya)說,克里姆林宮攪亂了反對人士的計劃,讓俄羅斯民眾只能對整個修憲案選擇投下「支持」或「反對」,而非針對個別的修憲條文。

她說,要對受歡迎的較好年金改革與最低工資做出反對,讓批評克里姆林宮的人士處於弱勢。

斯塔諾瓦亞告訴法新社,「在這種情勢下,很難主張反對這些修正」。她說,「反對陣營被陷在困境中」。

自由派的亞博盧黨(Yabloko)已經呼籲俄羅斯人不要支持這項「非法、反憲政的假投票」。

常與克里姆林宮站在同一陣線的共產黨也不尋常的呼籲支持者投下「不」。

綁滿汽球的馬戲團

在最近幾年曾組織過最大反克里姆林宮示威活動、現年44歲的反貪腐運動領袖納瓦尼,則抨擊這項憲改是「憲法政變」,但是他在力促人們反對憲改上所做不多。

他曾經表示,去辯論是否要參與這場沒有約束力的全民投票毫無意義,因為國會議員已經通過支持這項憲改,所以公投將是場騙局。

他在通訊軟體Telegram上寫道,「我們面對的是場綁滿汽球的馬戲團表演。」

蒲亭支持度創新低 改變終會來到

儘管許多反對派支持者對反對陣營無法提出具決定性的計劃與行動感到挫折,也有部份人士認為,改變終會到來。

現年20歲、曾參與去年夏天在莫斯科的反政府示威的沙敏(Mikhail Samin),特別點出蒲亭的支持度在4月時,根據俄羅斯拉瓦達民意測驗中心(Levada Centre)做的民調,跌到歷史低點59%。

沙敏說,「反對陣營正走往正確的方向」。

納瓦尼先前表示,與其把重心擺在蒲亭的憲法修改上,俄羅斯人更應該為9月的地方選舉以及2021年的國會選舉做好準備。

去年在納瓦尼喊出聰明投票後,親克里姆林宮的候選人在莫斯科遭到重大挫敗。

斯塔諾瓦亞說,現在是納瓦尼節省力量,為另一場戰鬥做準備的時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