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你的花火不是我的花火!在不對的時間放煙火可讓紐約客怒氣滿腹

  • 時間:2020-06-28 13: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你的花火不是我的花火!在不對的時間放煙火可讓紐約客怒氣滿腹
這種美麗絢爛的煙火並不受歡迎,紐約市全年無休的311服務專線,不斷接到各區民眾對這些煙火的抱怨。(示意圖/James Owen)

一個多月前開始,當夜幕低垂,許多紐約市民就會開始聽見煙火衝天的巨大聲音,並且,那不是一般孩子玩的沖天炮煙火,而是7月4日梅西百貨 (Macy's) 施放的那種國慶煙火。這種美麗絢爛的煙火並不受歡迎,紐約市全年無休的311服務專線,不斷接到各區民眾對這些煙火的抱怨,現在,紐約市政府終於正視這個奇特的現象,開始採取行動,要阻止這非法的煙火施放。

根據19日的《紐約時報》 (The New York Times) 報導,光是上半個月,311就接到1,737通抱怨煙火擾人的電話,比去年同一時間多了80倍。至於911專線,光是這個月,就接到12,500通抱怨非法煙火的電話,是2019年前6個月總量的12倍。

紐約買賣煙火實屬非法

事實上,在紐約買賣煙火是非法的。通常是在國慶日的前幾天,有人會把煙火裝在行李箱或放在後車箱來販賣。不過,今年卻在一個多月前,就開始有人施放煙火。

鋼琴老師麥可‧佛德 (Michael Ford) 表示,那些煙火讓他無法在晚上帶狗出門散步。他認為,也許大家因為居家令而壓抑太久了,所以需要發洩情緒。不過,這種發洩情緒的方式,讓大家更焦慮。

的確,雖然有父母帶著孩子到屋頂上觀賞煙火,但大部分的人很厭惡這些煙火,除了讓人無法好好地睡覺,還驚嚇了寵物,也製造了安全隱憂。有人在推特上表示,情況根本像是戰場。像哈林區 (Harlem),會喧囂到半夜一點,居民要如何安眠呢?

佛德說,許多人都推開窗戶對施放煙火的人大吼,那些施放煙火的人就大笑。他和鄰居都已打311抱怨投訴,但就是沒有看到警察有所作為。

前「紐約市公園和娛樂部」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 Recreation) 部長表示,現在紐約市的警察很忙,有示威遊行、搶劫和新冠疫情要處理,沒空處理這種有關生活品質的問題。

公共安全、深夜噪音造成困擾

不過,這些煙火不只是影響居民的生活品質而已,也造成嚴重的公共安全問題。今年因為煙火而造成的火災有5,947起,去年同一時間是1,590起。甚至,有些施放煙火的人還遭遇非常悲慘的結果。比如:在布朗克斯區 (Bronx) ,有位青少年在點燃煙火後,煙火卡在胸前,所幸生命沒有受到威脅;在布魯克林 (Brooklyn),有位33歲的男子在公寓裡點燃煙火,煙火擊中自己,受傷情況嚴重,仍住院觀察中。

很多紐約人都想知道:究竟為什麼要施放煙火呢?

施放煙火者德強尼 (Djani) 向《紐約時報》表示,我們在慶祝自己在疫情中存活下來了。而且,也是表達我們蔑視警察,因為,就算是非法,我們就是要放煙火!

事實上,非法施放煙火的問題一直都在。比如:這幾十年來,曼哈頓北部的英伍德社區 (Inwood) 的居民,未經核准,就聚在迪克曼街 (Dyckman Street) ,進行一種既是抗議,也是慶祝之較勁式的煙火施放。


事實上,非法施放煙火的行徑一直都在。(Ryan Wong/Unsplash)

34區的社區議會會長史蒂芬‧費爾德海姆 (Stephen Feldheim) 表示,英伍德社區的居民和警察玩著貓捉老鼠的遊戲,今年六月開始,他們的行徑是越來越誇張,警察卻不願回應民眾的抱怨,因為他們擔心又要被攻擊,說是警察暴力。不過,也是紐約市政府不再認為施放煙火是犯罪問題,於是那些在英伍德社區施放煙火的人更是肆無忌憚。

不過,若說紐約市警察都完全沒有作為,也不是事實。18日,紐約市警察有26次沒收煙火的紀錄、8次逮捕和開了22張罰單。

然而,煙火施放的情況是愈形嚴重,市民再也無法忍受了。於是,23日,紐約市長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宣布,紐約市警察局將全力查緝非法販售煙火的團體或個人。

紐約市長表示,有10位警察、12位消防警官,和20位警長辦公室的調查員會投入這項追查工作。追查的不是施放煙火的個人,因為他們點了煙火就跑,很難追查,非常浪費警察的時間和精力。要找到販賣供應煙火者,才能斷絕非法煙火的施放。因此,不只要在紐約市裡追查販賣者,也會到附近的幾個州查緝。

另外,誰也沒想到,這個煙火問題,還引起階級衝突問題。

當12日的那個周末,警察到了一個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的社區處理煙火問題,一些人就認為是夫拉特布希 (Flatbush)的有錢人區迪特瑪斯公園 (Ditmas Park) 的居民寫請願書督促警察的結果。

放個煙火也能引起種族與階級衝突

反警察暴力、反中產階級、反居住不正義的團體「Equality for Flatbush」抨擊迪特瑪斯公園支持中產階級和主張白人至上主義。他們表示,在夏天施放煙火是被接受的布魯克林文化傳統,是全球團結主張「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 的反抗表現。

霍夫斯特拉大學 (Hofstra University) 的法律系教授伊琳娜‧曼塔 (Irina Manta) 表示,請願書是對民眾和媒體的訴求,希望能夠停放煙火,他們並沒有將請願書送到市長辦公室,也從沒有和警察或市長接觸。曼塔教授表示,她收到騷擾和死亡威脅的電話。

看來,現在任何事都能和種族歧視議題扯上關係,只是,想好好睡個覺,真有歧視的疑處?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