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看台灣小學民主有感 來台大陸人士:共產黨官大壓死人 只培養低頭的人

  • 時間:2020-06-19 11:3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看台灣小學民主有感 來台大陸人士:共產黨官大壓死人 只培養低頭的人
在中國,學校的使命不是陪伴國家未來主人的成長,而是從上到下,給學生一個死板的定義。

我對教育這個話題很有興趣,有很長一段時間把成為古典教育老師當作個人的學習目標,在課外嘗試的兼職包括補習班老師,也在一些機構或教會的學校中嘗試過助教的角色。經過這幾年兼職下來的觀察,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大陸官方教育出來的學生會那麽怕老師?這些學生完全用老師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面對像我這樣只負責他們假期的兼職老師,也會表現出討好、邀寵行為。思考這個問題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最近才有一些想法。

小學的時候,老師有近一學期都在教我們一定要爭取加入少先隊,成為共產主義的接班人,這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大陸的小學是全員要求佩戴紅領巾,校園中還會有各個班級輪流執勤,檢查和登記沒有佩戴好的同學。

光榮印記:從少先隊、共青團到共產黨

到了中學時期,開始著手準備加入共青團。在我國中的時候,班級裡面第一批加入共青團的三個同學,成績是數一數二的,但成績好不代表德行好,當老師象徵性地問班上同學有沒有反對意見,大多數人都反對一位男同學加入共青團,班主任看見此情此景,隱晦地講了一番話,大意是:有同學加入共青團這是好事,他報了這三位同學的名單上去,如果因為同學投票不通過而有人沒選上,會顯得整個班級很不團結。為了不得罪班主任,同學們立刻改變立場,投了贊同票。除了前幾批入團特別光榮所以過程特別鄭重,到了初三甚至是到了高中時,再想入團寫個申請報告即可,沒有入團的同學,比如我,還會被老師鼓勵和邀請盡早加入。基本上每一個班主任都不會跟學生講成為共青團員要承擔的責任,只會跟同學們說,趁早入團,在記錄上會有良好的政治面貌,大學時要入黨就會更容易。

大學時期加入共產黨會有很多好處。例如,考取公務員時,有些好職位必須是黨員才有考試資格,如果有意從政或進入政府機關工作,大學期間入黨是仕途平坦的必要條件,仕途平坦可是大部分中國人都渴望的事。畢業前已入黨的大學生,還有機會被學校當作優秀學生推薦,找到更好的工作。嚴格來講,大學時期入黨的學生需要個人能力突出,成績優秀,但這些能力都比不上老師的推薦。


大學期間入黨是仕途平坦的必要條件,然而學生個人能力突出、成績優秀,都比不上老師推薦入黨。

誰是共產黨接班人?

近日瀏覽新聞,習近平又開始強調從學校中培養共產主義的接班人。也就是說,在大陸,學校的使命不是陪伴國家未來主人的成長,而是從上到下,給學生一個死板的定義——完全向共產黨低頭。老師教書不是為了發掘每個學生的潛力,反而是磨平學生的閃光點,讓他們成為組織中一個不起眼的螺絲釘,任何有可能質疑共產黨的思想都要扼殺在搖籃中。在這個死板的要求下,學生沒有機會「做自己」,每天被老師灌輸「集體」、「榮譽」、「黨國」的觀念,他們到學校學習就是為了讓自己滿足這個標準,而老師就是給每個同學評分的人,學生被老師評分,老師被校長評分,校長被教育局評分,教育局被黨中央評分。

換句話說,大陸的學生怕老師,是專制社會的縮影。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句話就是大陸的現狀。中國的大部分權力和財富還集中在少數人手中,被欺壓的大多數人,連去政府辦護照都可能遭白眼。在這種現狀下,所有人把改變未來的希望,寄託在職業的選擇上,當公務員、警察、城管,是大部分普通百姓唯一能摸到權力邊角的機會。有權就是土皇帝,從前辱罵我的警察跟我說,要是不聽話,我和我先生甚至後代的政治面貌都會受影響,意思就是,再也沒有機會入黨,成為他這種隨便欺負人的惡警,只能一輩子被他欺負。


當公務員、警察、城管,是普通百姓唯一能摸到權力邊角的機會。有權就是土皇帝,甚至隨便就欺負人。

大陸與台灣的區別 就是專制與民主的區別

前些天我和二弟聊天,他正在臺灣一間普通的國小念小五,他跟我分享因為六年級要畢業了,所以學校要在他的學年選出新的學生會,每個班派一個主要候選人和幾位副將,在全校面前演講「政見」,然後由全校學生投票,得票最高的獲選會長,其餘班級的候選人是副會長,協助會長完成工作。我一聽就很感興趣,這不就是跟選總統一樣嗎?弟弟說,這種任務都是老師說明情況,然後班長帶同學們自由討論決定,相比起當選會長,弟弟班上更喜歡多提出一些活動,比如當選後會在全校舉辦撿垃圾大賽、足球比賽等。而獲選會長的班級,他們提出每學期要評選借書最多的學生予以獎勵等等,「他們就是比較會迎合低年級而已」,弟弟這麼評價。

臺灣的自由民主真是深入骨髓。從小學生開始,學校就開始鍛煉他們的能力,希望參選的班級,固然就要考慮怎樣能獲得更多選票,各個班級就像各個黨派多元,但首先尊重的是被服務的那些普通人。而且並不像大陸,表面是學生會,實際上所有人選都可以是老師內定,內定後學生會也是迎合老師的喜好,而不考慮學生。大陸和臺灣的區別,就是專制和民主的區別,學校就是兩個社會的縮影。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