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你醜你先走系列」(一)開篇的話

  • 時間:2020-06-16 19:0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關乎社會問題從來沒有「無所謂」。這世界更好或者更壞,永遠都是被少數人驅動,全體共同承受,不為「更好」付諸行動,就要為「更壞」付出代價。儘管「槍打出頭鳥」,不論陰晴風雨,總有人先行上路。(圖:Pixabay)

「名不正則言不順」,聖人之言,不服不行。「洞察中國」總題之下,一直沒找到自己的標題。言不順則事不成,標題不順溜,千言萬語不得其門而出。

這個標題純屬意外橫獲。我騎自行車在山路上拚命爬大坡,最狼狽的時候,路遇舊同事。十幾年前,我們有過一個正式註冊的民間公益組織(了解中國國情的人自然知道正式註冊有多難,此處省略一千字)。同事車後有一個搞笑車貼讓人一見則喜。哈哈哈哈上路有驚喜,我的標題就是它了——「你醜你先走」。

我們提前了多少?

我們曾是故鄉小城僅有的民間公益機構,如同張楚經典名曲唱的「孤獨的人是可恥的」,孤獨的公益機構也差不多。不考公務員當官、不去公司掙錢、也不創業奔前程,去四川救災拍公益紀錄片不務正業,要面對各種壓力。幾位同事後來大都「回歸正途」,這一位去企業做傳播。

同事說自己當下:「不管是拍攝製作還是公眾參與,我這十年基本都是在吃老本……」,我援引二十幾年前發起中國首個農民維權協會的朋友:「提前半步是英雄,提前一步就是烈士」(語出水木文化《可操作的民主》男一號楊雲標)。

同事領導本地著名民營企業影像傳播部門,往往幾年前就提過的建議,要經過轉介才被大老闆認可。我笑:「不僅有信任因素,他會使用大老闆能夠聽懂的語言,你太超前,他聽不懂。」

我們的優勢是超前,劣勢是太超前。我們用開放社群推動公共參與大眾傳播,超前十幾年後風光無限的私企明星。其實,先行上路的民間組織對於整個中國來說,也一樣。我要寫那些早早上路的中國民間行動者。

正常人都不這麼想

同事2008年512地震後加入,已是中國民間公益「噴發」之年,尚且面對重重壓力,我此前十幾年開始殘障美術家推廣,處境可想而知。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悄悄發生了很多變化,不是只有「鄧小平南巡」,六四之後被國際社會制裁的中國,藉由北京世界婦女大會重返國際社會,我看到了一個天外來詞“NGO“。

彼時我對公民社會、公眾參與一無所知,基於本能惻隱之心,參與身邊殘障朋友的自力救濟。那時所有資源都在體制內,上天入地政府與企業途徑都不通。天上掉下非政府非企業的“NGO”,來得正是時候。處境艱難的「好處」是會稀里糊塗成第一。我的領域如此,其他環保、愛滋、教育、勞工、性別等等,都一樣。

後來,當我的觸角從個人關注方向延及中國民間行動觀察,驚異發現:九十年代初有著太多不約而同的萌動。總有不知死活的人以身試水,用自己的生命,溫暖一江冰封。春江水暖鴨先知,秋江水寒,也一樣。

「你到底是為什麼?正常人都不這麼想……」2014年,我被武警層層看守,被警察車輪大審,面對「顛覆國家」這個上不封頂的罪名。如此遭遇並非孤例。我們稀里糊塗成了中國第一代公益人,也稀里糊塗成為各有關部門的關注對象,被授予「非法經營」、「違規建築」、「擾亂社會秩序」、「尋釁滋事」、「間諜」……種種有中國特色的罪名。超前者冷暖自知,太多倒在路上,更多人前仆後繼。到底為什麼呀!為什麼?

沒有「無所謂」

系列名稱定為「你醜你先走」,這句話出自網絡用語:「你醜你先睡,我美無所謂!你醜你先睡,我帥無所謂!」

關乎社會問題從來沒有「無所謂」。這世界更好或者更壞,永遠都是被少數人驅動,全體共同承受,不為「更好」付諸行動,就要為「更壞」付出代價。儘管「槍打出頭鳥」,不論陰晴風雨,總有人先行上路。

動筆開寫這個專欄的時間是5月12日(汶川大地震12週年 )、多少人魂斷之日。這一天與六四,同樣痛不可當。我為什麼呀!為什麼?因為受不了這片血流成河的土地上淚流成河,總要做些什麼,沒查黃曆、沒試水溫。12年前受傷的孩子已經大學畢業,在朋友圈跟帖向我致謝。需要道謝的人其實是我:孩子,感謝你們給了我機會。感謝你讓那些懷抱善意的好人在此相遇、彼此成全。或者說,讓凡俗、不完美如我們者,因此,成為好人。

親愛的孩子,親愛的同仁,感謝你不期而遇的禮物。管它血流成河還是淚流成河,總有行動者生生不息。

以此祝福,在路上的所有人。

作者:寇延丁,中國民間公益先行者、自由作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