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為何參加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三)

  • 時間:2020-06-16 18:2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為何參加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三)
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因參與雲南省委黨校退休教師子肅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而在2017年5月17日被捕,直到2019年11月17日出獄。(RTI)

編按: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因參與雲南省委黨校退休教師子肅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而在2017517日被捕,直到20191117日出獄。子肅因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共在十九大上開放中共黨內民主直選,被判刑4年,黃曉敏因為轉貼和聲援被判刑兩年半,其他還有多位被牽連的人士。本文是黃曉敏對事件經過的回顧。

等到五月三日也許是四日,突然接到羅世模的電話,他告訴我正在回成都的路上,希望我到成都火車站接他,以「避免政府人員對他繼續限制,也是一個不被他們繼續限制的理由。」約定好時間和聯繫方式,我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焦急等待羅世模的通知。

羅世模被政府限制行動

幾個小時過去了,按照正常的火車時刻早就該進站,可是還是沒有等到羅世模的任何消息。我預感不妙,趕緊主動打過去,結果是不在服務區的忙音提示。我知道羅世模一定是再次被限制了自由,而且手機也有可能不在他的手裡。面對自己完全不能掌控的局勢,我只好安慰自己:聽天由命耐心等待吧!

一天後,羅世模語氣匆忙的打電話告訴我,他已經回到自貢了。原本他準備在成都的親戚家住下,拖延時間等待機會。沒想到,政府的人員也隨著一起來到親戚家,而且還說服了親戚(都是退休官員),一起勸他離開成都,無條件的跟隨他們返回居住地。

我知道我們短時間內不可能見面了。隨後就用自己的微信平臺發佈整個事件的最新進展和動態。大意是:中共雲南黨校退休講師子肅先生,倡議發起的《關於在中共19大開放黨內民主直選和選舉胡德平先生為新一屆中共總書記的建議》,經與原中共地下黨組織四川首任書記羅世文的堂弟羅世模認真商榷之後,由羅世模先生親赴北京,向在京的紅色後代傳遞這個動議,以爭取更多認同與共鳴。同時選擇適當時機,將這份黨員建議文字稿,當面轉呈到胡德平的手中。今天,羅世模先生初步完成使命,在地方政府的護送下,平安自由的回到四川。

此時此刻,我知道還有兩件事非得他本人親自出面才能執行。一是自由亞洲廣播電臺的記者想要採訪,希望能夠接受越洋電話,將已經發生的過程有多少就說多少的告訴媒體。其次保持聯繫方式的暢通,隨時將發生的異常事情告知對方。最後,我還得詢問關於北京紅協(紅色家庭後人協會)那邊最新的和更細的很多人想知道的一些資訊。

胡德平對直選總書記呼籲不置一詞

於是,通過電話交流,我了解有關這次上書呼籲信徵求意見活動在北京的最新進展。首先,開國元勳謝覺哉的女兒(胡德平也尊稱她大姐),用電話將呼籲信的內容轉告胡德平。但是,電話那端的胡德平對於呼籲信有關的信息和內容完全不予置評,採取的是刻意迴避的態度。其次,熱心傳話的謝大姐,其行為在他們那個圈子裡也遭到一些人否定。所幸這位在西北出生成長的豪門女子,生性耿直,襟懷坦蕩,她毫不氣餒也不示弱的說「這個建議很好,很好啊!」言外之意是建議者對黨對國滿腔熱血、勇於承擔,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和舉措,我們應當支援配合才對啊!

第二是,自貢政府派來監控阻止羅世模的工作人員也看了這封呼籲信,對信的主要內容也認為沒有什麼不妥。於是雙方達成共識,只要不去上訪喊冤的國家辦公地,其他活動一律不予干涉。政府工作人員還主動提議,最好在北京多待幾天管吃管住,安排一天到八達嶺登長城的時間。

正是這樣的緣故,羅世模在北京才能夠待得夠久,又平安無事的做了想做的事,雖不圓滿但也大致達到預期效果。然而,火車快到成都的時候,工作人員的態度突然轉變,對他的限制開始多了、細了、嚴格了。羅世模有一種預感,未來可能要出事。

果不其然,回到自貢的第二天,他就被強制傳喚到派出所接受詢問調查筆錄取證。他感到壓力,顧慮很多。我建議安排的自由亞洲電話採訪,被他委婉的拒絕。他說不知道如何說才好。我鼓勵他,有什麼說什麼,不掩飾也不迴避,是怎麼發生的就按照他們問的內容,如實配合全部說來。用這樣的態度同樣可以面對派出所的詢問筆錄。我還鼓勵安慰他,這個事情就算有不好的後果,主要職責也不在你這兒,發起人已經逮捕失蹤,你的行為也是我給你安排的,你可以把責任往我們身上轉移或者是推卸。我深信老羅不是這樣的人,但是基於現實考慮,我們也只能用這樣一人做事一人擔的勇氣來面對了。

為呼籲中共黨內直選再度失去自由

三天後,對羅世模連續調查筆錄終於結束。我們再一次用電話交流,我知道他的危機已經化解,警方對他的要求僅僅是不串口供,不做聯手對抗進一步的案件案情調查工作等等,未來需要面對的就是我個人如何應對的問題了。我知道迴避逃避都不是最好的方法,只能保持沈默低調,看看是否可以化解困局。

該來的總是會來,2017年5月17日傍晚,我正在做飯,一行十幾個不認識的人敲門告訴我,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將要對我的住處進行搜查,出示搜查證之後希望我配合。至此,人生第二個階段的特殊生活由此開始。(完)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