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參加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二)

  • 時間:2020-06-15 18:4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為何參加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二)
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RTI)

編按: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因參與雲南省委黨校退休教師子肅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而在2017年5月17日被捕,直到2019年11月17日出獄。子肅因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共在十九大上開放中共黨內民主直選,被判刑4年,黃曉敏因為轉貼和聲援被判刑兩年半,其他還有多位被牽連的人士。本文是黃曉敏對事件經過的回顧。

離開車站回到家裡,放心不下的就是能否通過身份審核不受阻攔的登上列車。當得知羅世模已隨北上的列車駛出車站,我的心有些激動,馬上把這個資訊分享給了子肅。

第二日(即2017年4月29日)午後,我聽聞子肅被成都員警從家中約走傳喚的消息,此時的我還是沒有感到問題會有多嚴重,只是對政府的快速敏捷感到驚訝。我猜想已經有成功應對員警經驗的子肅,這次一定還是能夠從容面對,化險為夷的處理好「呼籲信危機」,樂觀估計不超過24個小時,他仍會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中。

子肅被捕 羅世模失聯

4月30日超過24小時法定傳喚時間了,還是沒得到子肅平安回家的資訊,反而得到的是收監關押的正式通知。這下我才意識到對子肅來說,可能真的遇到大麻煩了。同時,我判斷去北京的火車,此時此刻也應該抵達北京,便不假思索的就和羅世模進行了聯繫。結果又是一個意外,沒有辦法聯繫到羅世模了。任憑怎麼撥打手機,始終是未接電話的不正常反應。

隨後,我根據對子肅個人心胸眼界的瞭解,以及對黨內政治改革目標和動態需要的把握,並根據自己對目前國內各種矛盾疊加的分析,站在黨內黨外和法律規章的認識基礎上,為子肅也是為自己的行為表明心跡,我為這個事件發佈了第一條微信內容。原文是「中共雲南省委黨校退休講師,關心黨國命運的社會活動者子肅先生,在去年十月因網路暴力誤入陷阱,但因恰當應對和政府慈悲,最後僅以取保候審獲准自由回家。然而這次突如其來的超時失蹤,卻是因為行使黨員權力,履行黨員職責,向黨提合理化建議而再蒙傷害。縱觀近代歷史和中共黨史,在黨和政府遭遇重大危機的時刻,在位領導激流勇退不是沒有,而是非常重要也有先例。子肅正是本著責任、忠誠和使命,在個人危困之際消除顧慮,向黨建言、為黨分憂、替黨解難。我期望就此事件的處理結果,也應該是明智遠謀充滿大氣和韜略。」我期待透過發出這樣的文字,讓黨國的專案人員,還有直接指揮這起案件的高層領導,能夠明白子肅和我們這些人的心思、目的和內心感受,也能夠像上次那樣明智寬容對待,處理好一個黨員給自己組織發出呼籲信的向善結果。

公開信發表後無聲無息令人恐懼…

直到5月2日,我終於知道羅世模在北京的遭遇。原來他剛下火車就被居住地政府專程派來堵截他的工作人員,在車站被定點圍困限制了起來。雖然個人自由沒有多大約束,法定權益也沒有被剝奪,但是明確告誡了必須終止傳播呼籲信徵求意見活動。此時,我還沒有感到呼籲信事件,對我個人會帶來什麼不利後果,只是公眾對子肅這個行為毫無反應卻讓我感到非常意外。不管是休假的緣故,還是政府有效控制的原因,或者是來自內心恐懼,幾天下來,關於呼籲信的傳播點評和表態,在自媒體話語平臺上,幾乎是進入悄然無聲的遺忘地步。

面對此情此景,我想起子肅在黨內也是發起這次呼籲信的幾個同事、戰友或者是朋友,認為他們不應該選擇沉默,更不應該在此時此刻不站出來為子肅說幾句話。但是我又苦於不知道具體是誰,也不知道如何與他們聯繫溝通,只好憑自己的想像,用刺激挑釁的辦法隔空喊話,希望他們能發出自己的聲音。於是就用自己的話語平臺,第二次發文:「中共黨內正在和想要利用雲南省委退休的黨校講師子肅的幕後推手和『健康勢力』,你們是不是也該力所能及的出來發表一些觀點、態度或聲明。這不僅有利於各自大家的共同願望利益與安全,也有利於國家、政府和我們這個民族的長治穩定。我深信子肅先生不怕被利用,也不怕責任後果,但是被利用了還應該有個明明白白的使用價值吧?你們知道你們可以做什麼?如何做!」話語一出,立馬產生效應。不停的有不知情的網友紛紛來信詢問,「他們是誰?」「他們真的還有一個群體啊?」「他們為何不出來說幾句話呢?」看來初步目的已經實現,未來關鍵還是要能造成一定的勢頭和社會影響。我把希望寄託還在北京的羅世模身上,認為只有他的那個圈子才能形成壓力,才能減輕對子肅不公平、不正義的形勢。

紅二代知道了 能使力嗎?

在焦急不安中,最後等來的不是大喜,但也不是一無所獲的小道消息。呼籲信的主要內容對腐敗和反腐的評價以及推薦胡德平為總書記人選,在紅色家庭後人協會圈子受到閱讀者的討論和默許。羅世模雖然沒有見到胡德平先生,未能瞭解到他的觀點和想法,但是通過他們那個紅協圈子認同者的努力,還是把資訊傳遞給正在家中被淡出的胡德平先生,知道有人推舉他做黨內競爭總書記的候選人。聽到這樣的消息,對我來說還是精神為之一振,知道誰是可以信任和依賴的戰友。為了儘快有個寬鬆的結果,我再將這個過程發佈到自媒體平臺,很快得到《自由亞洲電臺》的高度關注,同時我也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羅世模平安回來的安排上。

欲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