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新聞工作者破天荒遊行示威 爭取新聞自由

  • 時間:2020-06-09 18: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新聞工作者破天荒遊行示威 爭取新聞自由
1989年六四事件,5月4日就先出現記者遊行。圖:作者吳仁華提供

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是八九民運中一起重大的事件。《世界經濟導報》因為刊登了胡耀邦逝世後北京知識界座談會的詳細報導,其中嚴家其、戴晴等人的發言為胡耀邦鳴冤叫屈,抨擊反自由化運動,導致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拍板決定撤銷總編輯欽本立的職務,派遣工作組進駐《世界經濟導報》,進行整頓工作。

1989年5月2日下午,廣東省社會科學院主辦的《亞太經濟時報》北京記者站籌建人員在北京的魯迅博物館召開首都新聞界紀念五四座談會,多家新聞單位的數十位記者、編輯與會。但是,與會者發言的主旨並不是紀念五四,而是圍繞中共上海市委查禁《世界經濟導報》事件及新聞自由等問題。發言中不乏慷慨陳詞,且有爭論。座談會持續了一天,但未達到預期目的,決定明天下午繼續進行。

1989年5月3日下午,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國青年報》、《科技日報》等單位的近2百名記者在魯迅博物館繼續昨天未竟的座談會,並有40多名外國及港臺記者聞訊趕來採訪。由於與會者人數太多,座談會移到室外的草坪進行。經過討論,與會者一致同意聲援《世界經濟導報》,但對明天(5月4日)是否遊行意見不一,反對者認為新聞工作者要有別於學生,不能遊行。最後決定採取兩項行動:1、在首都新聞界發起請願書簽名,要求與主管新聞的中央領導對話。2、明天以請願、集體圍觀、集體採訪的名義加入遊行隊伍。

數百位媒體從業者都加入學生的遊行

《經濟學週報》副社長鄭棣拿出事先與四通集團公司綜合計劃部部長周舵擬好的請願書讓與會者商討修改,請願書的內容是要求中共中央撤銷中共上海市委對《世界經濟導報》的處理決定,要求中央領導人與新聞界對話,有90多人即席在請願書簽名。

5月4日中午12時,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工人日報》、《農民日報》、《科技日報》、《法制日報》、《中國婦女報》、《中國青年報》、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等30多個單位的2百多名記者、編輯(北京市公安局稱「約5百人」),其中大多是年輕人,另有一些中年人,以「首都新聞工作者」的橫幅為前導,從位於宣武門西大街57號的新華社門前出發,到西長安街民族宮前加入了學生遊行隊伍。


有一些中年人手持橫幅加入遊行。圖:作者提供

記者上街頭 學生和民眾熱淚盈眶

參加遊行示威的新聞從業者打出了「新聞公開有利於安定團結」、「我們有筆不能寫想寫的文章,我們有嘴不能說想說的話」、「欲說不能」、「首都新聞界要求洗刷恥辱」、「不要逼我們造謠」、「新聞要說實話」、「新聞屬於人民」、「開放報禁」等橫幅,呼喊「強烈抗議整頓《世界經濟導報》」、「新聞要說真話」、「重大新聞應讓人民知道」、「還我本立」等口號。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新聞從業者首次遊行示威,打出的橫幅和呼喊的口號又深得民心,因此受到學生和民眾極為熱烈的歡迎,許多參加遊行的新聞從業者、圍觀的學生和民眾激動得熱淚盈眶。

當時,我和陳小平跟隨著中國政法大學的遊行隊伍行進到西長安街,正好遇到新聞從業者的遊行隊伍,非常激動和驚喜。陳小平激動地對我說:我們也加入新聞界的遊行隊伍吧。我有些猶豫地說:我們又不是新聞工作者,不太合適吧。陳小平說,他是《經濟學周報》和《世界經濟導報》的特約記者,有記者證。於是我不再猶豫,與陳小平進入了新聞從業者的遊行示威隊伍,一路上興奮地跟隨新聞從業者們呼喊口號。

下午3時左右,新聞從業者的遊行示威隊伍抵達天安門廣場,先是繞場一周,呼喊口號,學生和民眾回應極其熱烈,掌聲和歡呼聲不斷,隨後在人民英雄紀念碑西北側集體坐下,參加北高聯的五四集會。在此期間,新聞從業者們始終非常激動和興奮,陳小平不斷地與認識的新聞從業者打招呼,包括《經濟學周報》副總編輯高瑜等人。


知名記者高瑜也在遊行隊伍之中。圖:作者提供

記者上街頭 冒的風險比學生還大

從西長安街加入新聞從業者的遊行隊伍,到北高聯在天安門廣場的五四集會結束,我始終與參與遊行示威的新聞從業者們在一起,雖然我不認識其中的任何人,但我覺得這個時候應該與他們在一起,同呼吸共命運,因為新聞界歷來是中共嚴控的領域,新聞從業者參與遊行示威的風險遠大於學生。

北京新聞從業者的五四遊行示威,不僅是八九民運爆發後學生之外的首次遊行示威,也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國新聞從業者的首次遊行示威,因此具有重大的歷史性意義。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