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洛杉磯暴動殷鑑不遠 美國種族對立常一觸即發

  • 時間:2020-05-30 21:15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張雅涵
美國武漢肺炎疫情未退又發生警察暴力激化種族對立,令人聯想到1992年洛杉磯暴動的亂世景象。(圖擷自推特)

美國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未退又發生警察暴力激化種族對立,令人聯想到1992年洛杉磯暴動的亂世景象。近30年來儘管非裔的歐巴馬當過總統,種族仍是美國社會最敏感的難題。

「台灣有統獨,美國有種族。」一個移民二代這樣比喻,種族議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浮上檯面,震盪全美,來自歷史背景與社會結構,「社會對黑人無形壓迫,使他們無法呼吸」。

有學者形容,種族偏見造成警察執法過當是美國社會永遠難以痊癒的傷口。5月25日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到警察壓制脖子斷氣,畫面一傳開來,人心結痂的傷疤又再撕裂。

尤其疫情期間,社經地位處於劣勢的黑人社區承受了較大的痛苦與壓力,又遇到警察暴力的老問題重演,怒火一發難以收拾。

1992年在洛杉磯發生53人死亡、600多建築被燒毀、上萬人被捕的血腥暴動,導火線就是非裔男子金恩(Rodney King)在高速公路上遭4個白人警察攔下後用警棍毆打,全程被攝影機拍下。

將近30年過去問題還在,若拉大時間範圍,會發現這是美國歷史從黑奴制度、南北戰爭、種族隔離以來,長年累積的社會不平等問題。在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社會裡,起跑點不同,可能好幾代都無法翻身。

在這背景之下,美國黑人難以擺脫貧窮、犯罪的污名標籤。從警察的角度,每天面對的嫌疑犯有色人種多於白人的情況下,對黑人提高警戒變成一種本能反應。尤其美國享有擁槍自由,警察執法壓力大於其他國家。

一名在美國生活多年的台灣人分享,白人很難理解,為何黑人受到盤查會逃跑或激動反抗,一個黑人青少年告訴他,就算只是在住家附近散步,經常無故就被警察盤查,「這樣的處境下長大,總有一天會抓狂」。

非裔或拉美裔的社會地位不平等,經常是隱而不顯的未爆彈。每隔一段時間,因偏見而導致的警察暴力一出現,都成了少數族群宣洩怒火的出口。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洛杉磯分會會長吳兆峯從小學就到美國,他觀察美國從教育到公司職場,對種族歧視一向貫徹零容忍的高標準,生活中幾乎很少遇到種族歧視的言行。

吳兆峯表示,堅決反對各種的種族暴力、欺壓行為,也不該任由有心人操弄對立。這次疫情下,他在洛杉磯代表台美人社群為華人、亞裔發聲,反對任何仇恨暴力。

吳兆峯分析,警察絕對有錯,但事件延燒全美,部分原因是媒體渲染,強化「白人欺負黑人」的印象,加上總統川普被認為是種族主義的支持者,一些政治勢力運用機會宣傳反川普、反保守派立場,最後演變成全美的互相攻擊。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