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由血腥堆積起來的義大利解放紀念日

  • 時間:2020-05-04 11:0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由血腥堆積起來的義大利解放紀念日
當年墨索里尼被槍決後吊掛示眾處,現在已經變成速食店了,店外人群或走或留,完全找不到當年那段以牙還牙的血腥歷史痕跡了。圖:饒祐嘉攝

在義大利,4月25日的解放紀念日(Anniversario della Liberazione)紀念的是七十五年前1945年的同一天,以共產黨人組成的「加里波底旅」(Brigate Garibaldi)為主的游擊隊,打倒納粹扶植的傀儡政權並解放米蘭的日子。每個城市解放的日子不同,例如威尼斯則要等到三天後的4月28日。

不過在威尼斯解放的同一天,米蘭發生了義大利近代史上更重要的事件:墨索里尼與其情人Claretta Petacci、幾位法西斯首領遭到處死,屍體被倒吊在Loreto廣場(Piazzale Loreto)上示眾。

4月25日游擊隊解放米蘭的同時,墨索里尼出逃。而「北義大利全國解放委員會」(CLNAI)則以類似臨時政府的角色,在米蘭做成多項決議,其中最重要的是法西斯領導者必須處死。


以共產黨人組成的「加里波底旅」(Brigate Garibaldi)為主的游擊隊在1945年4月25日在帕維亞(Pavia)城。(圖:維基百科)

臨時政府決定處死法西斯領導班子

經過兩天逃亡,墨索里尼在Como湖畔的小城Dongo被捕,由游擊隊送至附近的Villa Belmonte關押。關於處決墨索里尼過程的各種說法中,有為了避免附近法西斯餘黨劫囚的理由(墨索里尼在1943年7月被罷黜而受囚禁時確實曾被納粹救走,另外成立傀儡政府「義大利社會共和國」),有以臨時法庭已審判完畢的理由(但多數人的口述紀錄裡審判從來不存在),但總之4月28日下午4點10分,墨索里尼與其情人Claretta Petacci,在Villa Belmonte裡被游擊隊直接處決。

但他們的屍體該如何處置?沒有一個游擊隊員會忘記八個月前的1944年8月10日,發生在米蘭Loreto廣場的慘案。慘案發生的兩天前,佔領北義的納粹軍用卡車在Loreto廣場附近的Abruzzi大道(Viale Abruzzi)遭到炸彈攻擊,雖然連軍車司機都沒死,死的六個人反而都是路過的義大利人,納粹佔領軍仍然報復式地槍決了監獄裡十五名被俘虜的游擊隊員,並在8月10日早上六點將遺體雜亂地堆放在Loreto廣場一角示眾,在太陽曝曬下直到晚上八點。

血債將被血還 墨索里尼料到自己的下場

納粹軍人甚至禁止死者的親友致意。圍觀的路人雖然憤怒,沒人敢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游擊隊員Don Giovanni Barbareschi前往尋求米蘭教區總主教的協助,希望他到場為死者祈福,但總主教卻要求他自行前往。於是,Barbareschi自己到了現場,冒險地整理了死者的遺體,試圖從他們口袋中找出任何遺留給家屬的字句。隨後他也為死者進行了慰靈儀式。三天後,米蘭教區總主教任命他為神父。他後來回顧這段歷史時說,當他在廣場上向死者下跪致意時,發現所有圍觀的人都跟著跪下了。

當時由納粹扶植組成傀儡政權的墨索里尼曾說,我們會因為Loreto廣場的血案付出慘痛的代價。他真了解義大利人,僅僅過了八個月,在他和情人Claretta與黨羽被處決後,代價來了。


墨索里尼在朱利諾被槍決的地點。圖:維基百科

游擊隊將他們的屍體運送至Loreto廣場。路人踢屍體、吐口水,甚至在上面撒尿(如同後來很多人想對 ooo 和 xxx 和 yyy 以及 zzz 的屍體做的那樣)。期間也陸續有法西斯黨羽被運送至廣場,在眾目睽睽下槍決。

吊掛墨索里尼示眾的廣場 如今已成速食店

接著游擊隊決定,把屍體倒吊在廣場旁加油站的橫樑上示眾。八個月前為游擊隊死者進行慰靈的Barbareschi,此時以神父的身份再次回到廣場,對墨索里尼和他的情人、他的法西斯黨羽慰靈。

整整七十五年後的今天,Loreto廣場已經完完全全找不到任何這個歷史事件的痕跡。只能在轉角的BPM銀行的柱子上,看見一些剛被撕去的抗議團體文宣。

BPM銀行靠Loreto地鐵站的出口,是被納粹處決的游擊隊員遺體堆放的位置。而倒吊墨索里尼屍體的加油站?現在是一間麥當勞。根據舊照片的各種角度判斷,墨索里尼應該是掛在McDonald’s的"d’s"再高一點,大概是二樓靠窗座位的那個位置。


在轉角的BPM銀行的柱子上,只看見一些剛被撕去的抗議團體文宣,已找不到75年前的歷史痕跡了。圖:饒祐嘉攝

墨索里尼應該是槍決後被吊掛在McDonald's的"d's"再高一點,大概是二樓靠窗座位的那個位置。圖:饒祐嘉攝

作者》饒祐嘉  威尼斯IUAV建築大學博士生,媒體駐歐特約撰述,現居義大利。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