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不是和平崛起而是大肆掠奪!中國打反帝旗號金援拉美 成為當地新霸權

  • 時間:2020-04-27 13:1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不是和平崛起而是大肆掠奪!中國打反帝旗號金援拉美 成為當地新霸權
中國國有銀行執行官方的經濟擴張政策,向拉美國家提供大量貸款。(William Navarro/Rti影像處理)

新冠病毒從中國走向世界導致全球經濟停擺後,中國在世界政治經濟秩序中的作用引發了很多討論。認清中國統治集團的本質是一個首要問題。想要說明中共CCP英文縮寫中間那個C到底是共產主義(communist)還是資本主義(capitalist),就像百餘年前面對德國幽默雜誌上刊出的鴨兔錯覺圖,從左向右看是隻鴨子,從右向左又看出了兔子。中共在國際經濟秩序的斡旋中也是左右逢源,對左翼政黨打出社會主義旗號,與右翼政府做資本交易心心相映。本文試從中共在拉美國家的擴張軌跡粗略說明它與跨國統治集團的關係。

中國美其名挺左勢力 骨子裡只看到利益

1970年,智利左翼社會主義領導人薩爾瓦多·阿連德贏得智利大選,中共隨即與智利建交。作為中共在南美地區第一個建交的國家,智利成為中國在這個地區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和進入拉美市場的主要踏板。阿連德上台後推行大型銅礦業、醫療行業公有化,繼續推動土地改革,為此觸犯了大公司包括美國公司和智利上層保守勢力的利益。 1973年,智利軍方領導人發動血腥軍事政變,導致阿連德死亡以及數千平民被謀殺或失踪,推翻了智利持續近50年的民主體制,使智利人民在軍事獨裁政權生活下長達17年。當時世界上自稱社會主義由共產黨統治的絕大多數國家都與智利斷絕了外交關係,只有中國和羅馬尼亞繼續與智利軍政府保持外交,繼續擴大與拉美國家的貿易。


在1892年10月23日 Fliegende Blätter 雜誌中的"Kaninchen und Ente"(鴨和兔) ("Rabbit and Duck")。圖:公有領域

1990年代末,德意志銀行、瑞士銀行、匯豐銀行、花旗集團、高通銀行、摩根大通等歐美銀行紛紛僱傭中共太子黨,在中國從事投資銀行業務,通過勾結中共的官產學媒網絡建立了中國市場關係網,與中國國有銀行一起牟取壟斷暴利。中共太子黨集團也以此在外資銀行或金融機構中成為合夥人,進入世界金融體系,更全面地佔領拉美市場。

2007年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開發銀行在拉丁美洲投資,向這個地區的政府和公司提供了約1420億美元的貸款。除了這兩大國有銀行外,中國地方基金也提供了350億美元的貸款。在對所有公共部門貸款中,中國將一半以上集中在採礦行業,從而使中國成為與拉美國家貿易增長最快的國家。 2018年,拉美國家向中國出口銅、鐵、石油和大豆幾乎佔其同類出口的70%,中國已經是這個地區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貿易國。 2019年,中國成為拉丁美洲最大經濟體巴西的最主要貿易夥伴。


習近平於2018年剛結束巴拿馬國是訪問的隔天,巴拿馬就宣布由一家中國企業集團取得14億美元的巴拿馬運河橋梁建設合約。(圖:中國政府網)

中國與拉美國家的貿易能夠如此快速增加,是因為中國國有銀行執行中共的經濟擴張政策,向拉美國家提供大量貸款。而中國國有工行、中國銀行和開發銀行的股票是由貝萊德、富達、匯豐、摩根大通、景順、先鋒、瑞銀、釦子樹等歐美跨國金融投資公司持有的。中國石化、中國電信和中國鐵路工程等其他中國跨國公司的結構與這些中國銀行類似。中共通過持股基金掌握對它們的控制權,而歐美雖然可以分享利潤並且可在投資策略上發言,但是不得不聽從中共的整體經濟戰略。中共以貸款和投資作為網羅和積累國際資本的重要手段,逐步將國際資產階級整合進入中共主導的跨國資本集團。

所謂中國夢就是在建立全球霸權的野心

中共在拉美對自稱左翼的政府表示政治上的同情,使用反殖民話語,讓不少尋求獨立於美國的拉美國家視其為反美同盟。尤其在阿根廷、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跨國債權人和美國發生衝突後,這些國家政府更需要中共提供的貸款和投資來緩解美國施加的經濟壓力。中國國有銀行和跨國公司成為中共在拉美擴張的主要力量,而中共主導的跨國資本集團與當地資本集團和政客合作搶占當地土著人民的土地,掠奪資源,迫害土著活動人士,壓制他們的權利。中共打著反殖反帝的旗號,實質成為在拉美擴張爭霸的新帝國。

所謂「中國夢」就是中共在全球建立霸權的野心。中共已經通過跨國資本和左右逢源的話語建構起一套霸權網絡,將歐美民主國家的政客、媒體和學術精英也囊括其中。在疫情中,我們需要檢視當下全球的政治經濟制度,思考如何達成正義的世界秩序。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延伸閱讀 

→【解構華為的私人企業說詞 擁有最終控制權的只有中共】
→【壓制人權、隱瞞疫情的「中國模式」 讓全人類陷入生存威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