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壯士昂首 臨刑無畏!憶半世紀前犧牲的反共勇士肖可寶

  • 時間:2020-04-20 11:5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壯士昂首 臨刑無畏!憶半世紀前犧牲的反共勇士肖可寶
在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有逾百萬的中國人像肖可寶一樣被以反革命罪名判處死刑。

今年3月5日是遇羅克遇難50周年的日子。遇羅克生前是北京人民機器廠學徒工,曾以「家庭出身問題研究小組」為筆名,為《中學文革報》寫了六篇文章,其中最著名的一篇文章《出身論》,反對中共倡導的「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狗熊兒混蛋」的「血統論」,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因此於1968年1月5日被捕,1970年3月5日在北京工人體育館召開的十萬人公判大會上被宣判死刑並隨即被押赴刑場處決,年僅28歲。


遇羅克寫《出身論》,反對中共倡導的「血統論」。

在遇羅克遇難50周年之際,我不禁想起少年時親身經曆的一次公判大會,想起在公判大會上被判處死刑的反共勇士肖可寶。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前,舉辦公判大會是中共官方的慣用手段,旨在通過公判大會顯示無產階級專政的威力,以達到威嚇民眾的作用。

視死如歸的肖可寶 令少年吳仁華印象深刻

那是1960年代末期的某一天,浙江省平陽縣法院在縣城的人民廣場舉行公判大會,現場人山人海。少年的我出於好奇,在人群中一步步擠到公判大會主席臺前。只見十多名等待判決者跪在公判大會主席臺上,全都被麻繩五花大綁,胸前掛著寫著罪名和姓名的大牌子,分別被兩名武警一左一右按著頭。其中兩位等待判決者的大牌子上分別書寫著「反革命集團首犯肖可寶」、「反革命集團主犯XXX」(記不得名字了),姓名被打了大大的紅叉,紅叉在當年的中國是死刑的標誌。我之所以記住了「肖可寶」這個名字,是因為他在公判大會上英勇不屈、視死如歸的表現。

在公判大會過程中,肖可寶不斷地試圖抬起頭來,但都被兩旁的武警揪住頭發使勁地按下去,不斷地試圖呼喊什麼,但始終發不出任何聲音,整張臉漲得通紅,兩眼透出憤怒的目光。當時的我不明白肖可寶為何發不出聲音,一直到了八十年代才知道原因,因為已有文章和報導說著名政治犯張志新在被判處死刑前被割斷了喉管,不讓她在臨刑時發出抗議的聲音。

公判大會的高潮是宣布「反革命集團首犯肖可寶」和「反革命集團主犯XXX」的死刑判決。判決書表明,肖可寶和「反革命集團主犯XXX」都是普通的農民,判處死刑的原因是共同組建「反共救國軍」。當死刑判決書宣讀後,那位「反革命集團主犯XXX」頓時臉如死灰,因為恐懼過度而癱倒,被兩旁的武警提拉起來。而肖可寶沒有絲毫懼色,再次奮力掙紮著試圖抬起頭,試圖呼喊什麼。

扣上「反革命」遭處死 恐逾百萬人

公判大會結束後,按照慣例,死刑犯要被遊街示眾,然後再送往刑場執行槍決。肖可寶和「反革命集團主犯XXX」分別被押上兩輛大卡車,已經嚇癱了的「反革命集團主犯XXX」是被武警拖上大卡車的。而肖可寶在整個遊街示眾的過程中,依然不斷地試圖抬起頭來,不斷地試圖呼喊什麼。我一路追隨著押解著肖可寶的大卡車,近距離觀看他的英勇表現。我一直追到位於縣城西郊的刑場,但刑場已經被武警布置了警戒線,任何人都無法進入,只能在警戒線外遠遠地觀看死刑執行的情況。肖可寶和「反革命集團主犯XXX」被武警用上了刺刀的步槍頂住後背,隨著槍聲的響起倒了下去。


1949年中共建政後,逾百萬中國人像肖可寶一樣被以反革命罪名判處死刑,但至今沒有具體數字。(Hailang Lee/Unsplash)

我出生於所謂的革命幹部家庭,父母都是在中共建政前參加革命的中共幹部,少年時期的我不僅沒有反共、反專制的意識,而且深受共產黨長期教育的影響,擁護共產黨的領導,痛恨反共的「階級敵人」,只是被肖可寶英勇不屈、視死如歸的表現所震撼,認定他是不怕死的好漢,因此才將他深深地留在了記憶中,以至於在五十多年後的今天還能記得他的名字。

在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有逾百萬的中國人像肖可寶一樣被以反革命罪名判處死刑,但是,至今沒有具體的數字,更沒有名單。現在唯一能夠查到的只有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數字,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機構合編的《建國以來曆次政治運動事實》記載:「1984年5月,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13.5萬人被以反革命罪判處死刑。」這13.5萬人也僅僅是數字而已,沒有名單,其中只有張志新、林昭、遇羅克等寥寥數人在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因為有文章介紹或媒體報導才為人所知。因此,我認為,每一個知情者都應該將肖可寶這樣被歷史所淹沒的人物記錄下來,這是一項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延伸閱讀:
【大權獨攬引發各派系不滿 但反習勢力已經集結好了嗎?】
【從沉默到發聲 從隱忍到爆發—我的昔日同事、鄰居、友人許章潤】
【中共的數字能信嗎?吳仁華:武漢肺炎證明「官出數字」和「數字出官」】
【蔣彥永醫師不只是SARS吹哨者 也是敢跳出來為六四平反的鬥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