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現の不自由展」移師當代館 燒毀天皇肖像錄像作品未列其中

  • 時間:2020-04-18 11:1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展出南韓慰安婦、觸及天皇形象爭議作品的日本「表現の不自由展」特展,18日起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圖為安世鴻「重重-被遺留在中國的日軍朝鮮「慰安婦」」系列攝影作品。(江昭倫 攝)

台北當代館藝術館18日起推出由日本藝術家策劃的「表現の不自由展」,展出日、韓6組藝術家曾因審查機制而被視為禁忌的作品。原本最受到爭議的焚燒天皇肖像的錄像作品,則沒有出現在這次來台的展覽中。館長駱麗真表示,展覽的目的不在於譴責,而是希望當藝面對尖銳的政治議題時,可以開發出的一種和公眾對話的可能性。

展出南韓慰安婦、觸及天皇形象爭議作品的日本「表現の不自由展」特展,18日起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表現の不自由展」策展概念,最初源自於2012年國際相機品牌Nikon取消韓國攝影師安世鴻有關慰安婦的作品展出事件。之後,日本策展團隊在2015年策劃了第一檔「表現の不自由展」,展示曾受審查被視為禁忌的作品。

2019年日本策展團隊以同樣的概念,延續策畫「表現自由展:在那之後?」在愛知三年展中展出,卻又引來威脅、抗議,迫使展覽一度中止,該事件當時還在日本和國際上引起相當激烈的討論。

這次來台展出,共有6組日本及韓國藝術家參與,作品聚焦戰爭罪行與殖民、天皇體制,以及福島核電廠事故三項審查議題。策展之初也曾一度引發日人反彈,紛紛呼籲台北當代藝術館不要傷害「台日情誼」。但據了解,除了最受爭議的焚燒日本天皇肖像錄像作品沒有來台展出之外,幾個重點的展品,台灣民眾還是看得到,

嶋田美子版畫作品「應該被燒毀的畫」(上圖)。(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最受矚目的則是嶋田美子版畫作品「應該被燒毀的畫」,該作品主要是回應1986年藝術家大浦信行的作品受到富山美術館審查並燒毀而有的創作。畫面中,藝術家刻意製造焚燒後的痕跡,看不到畫中人物的面貌,但從身形及軍裝的外觀特徵,似乎為日本裕仁天皇的肖像,影射當初燒毀作品的行為,其中消失的臉孔暗示著二戰罪責的歸屬議題,為愛知三年展期間備受矚目的作品之一。

嶋田美子在另一件「試著成為日本慰安婦之雕像」影像作品,影片中藝術家身著日式和服,如雕像般靜坐於各地日本駐外的大使館、紀念碑等地演出,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嶋田美子的「試著成為日本慰安婦之雕像」影像作品(上圖)。(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吶喊和低語—福島:紀錄與記憶」」攝影作品和「福島音景」影像作品,則與日本大地震及福島核災有關,過去這兩件作品在其他地區展出時,也都曾被拒絕或遭到審查與修改。

當代館館長駱麗真表示,這次展覽表面上討論的好像是審查機制,什麼作品只要不被某些意識形態或權力機構所認同就會遭到審查,但策展團隊更關注的是透過這些審查機制,重新審視戰爭、天皇體制與福島核災事故。

駱麗真説,台灣在殖民統治、威權時代,許多文學或藝術表現也都會遭到審查,相似的歷史經驗台灣人並不陌生,因此台北當代藝術館推出「表現の不自由展」,絕對不是只是引進一個儀式性的巡迴展而已,也不是為了譴責誰,而是希望藉由藝術促使更多公眾對話。駱麗真:『(原音)我們在這個藝術討論裡,不是給予答案或也不是譴責,更也不是翻掘歷史的過去這些其實都是一種史料性,但是我們根據這些資料,我們回看我們在語境下面討論的到底有哪些,這曬當代藝術非常珍貴的資產,也是我們可以在藝術裡面面對政治議題,可以開發出的一種和公眾對話的可能。』

駱麗真指出,「表現の不自由展」也曾移師韓國展出,但台灣與韓國觀看這個展的在地語徑可能不太相同,尤其台灣是一個多元開放的社會,什麼議題都可談,透過該展覽,讓民眾回看台灣自己過去的歷史,同時打開我們跟亞洲及其他世界相對應的這些經由藝術表現的討論,其實相當有意義。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