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壓制人權、隱瞞疫情的「中國模式」 讓全人類陷入生存威脅

  • 時間:2020-04-12 09: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壓制人權、隱瞞疫情的「中國模式」 讓全人類陷入生存威脅
防止傳染病是人權的一部分,而疫情危機也可能引發人道危機。 (hikeshaw/unsplash)

最近,社交媒體上盛傳1920年大文豪費茲傑羅在「西班牙流感」期間寫於法國南部的一封私人信函。信中提到「街上空無一人」,所有人「退居家中隔離」,政府讓大家「囤好一個月的必用品」;甚至酒吧也都關了,「我告訴了海明威,他卻給了我肚子一拳,我問他洗過手沒有」。雖然這是幽默網站McSweeney's刊登的戲仿之作,而海明威也要等到1925年才會見到費茲傑羅,不過信中描寫的隔離、囤糧、對洗手的下意識,都令今天因新冠病毒宅在家中的讀者莞爾。


(出處:McSweeney's)

1918年2月,在一戰結束九個月之前,西班牙流感疫情爆發,繼而迅速在全球蔓延,持續兩年之久,導致數千萬人死亡。當時沒有特效藥,抗疫的辦法只是非醫藥措施,例如頒布隔離令,限制公共場所聚會,注意個人衛生和消毒等等。百年之後的今天,面對新冠病毒的肆虐,在疫苗研製出來之前,一夜之間今人也似乎回到世界大戰後蕭條無助的狀態之中。人類經歷了百年歷史演變,面對瘟疫究竟有什麼進步呢?筆者以為,對黎民百姓來說,百年來形成的人權理念與機制,尤其是緊急狀態下的「不可克減的權利」和「有效補救措施」可以成為瘟疫期間守護自己權利、監督政府措施的一種保護工具。

防止傳染病是人權的一部分,而疫情危機也會引發人道危機。基於一戰與西班牙流感疫情所造成的苦難,1921年國聯設立了國際衛生部,為各國提供防範傳染病的方法。二戰後建立的世界衛生組織聘請公共衛生專家研究傳染病,通報並協調傳染病預防,將科學衛生檢疫標準引入世界各地。國際社會將公共衛生融入人權保護,通過建構國際人權公約,約束各國必須遵守普遍的人權標準。

國際人權公約中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2條規定,「人人有權享有能達到的最高健康標準的權利」,由此要求各國政府必須採取及時預防、治療和控制流行病,在任何情況包括緊急狀態下,都不得減少其國家義務並遵循補救措施。 「健康權與實現國際人權憲章中所載的其他人權密切相關,又相互依賴,包括獲得食物、住房、工作、教育和人的尊嚴的權利,以及生命權、不受歧視的權利、平等、禁止使用酷刑、隱私權、獲得信息的權利,結社、集會和行動自由。所有這些權利和其他權利和自由都與健康權密不可分」。最近,聯合國60多位人權專家再次強調,疫情危機僅靠公共衛生和應急措施不能得到解決,所有其他人權必須同時得到兼顧


疫情危機僅靠公衛和應急措施不能得到解決,所有其他人權必須同時得到兼顧。(圖:Unsplash)

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於1984年通過了《錫拉庫扎原則》(Siracusa Principles),對公共健康緊急狀態下中涉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限制和可克減條款作出了嚴格限定,同時規定應該遵循的原則,並提出補救措施。 《錫拉庫扎原則》第25條:國家「可援引公共衛生限制某些人權的措施,以處理對人民健康的嚴重威脅,這些措施必須以防止疾病或傷害,或為傷病者提供護理為具體目標。」如果涉及限制措施,必須有法律依據,滿足合法目的,絕對必要,使用最少強制性或限制性的措施,其措施必須是非任意的或非歧視的。根據這個原則,執行緊急狀態的措施必須透明,並且需要接受獨立審查。當使用限制措施時,必須採用最小限制性的替代方法。一些基本人權在任何時候都不可克減,包括:保障生命權;禁止酷刑、禁止使為奴隸或充作奴工;在法律面前人格受到承認的權利,享有不受任意羈押的權利,被羈押者有與家人、朋友和律師及時通信的權利,被指控時有選擇律師和獲得公正審判的權利;享有思想、良心、宗教、言論自由的權利。

在實施相關措施時,《錫拉庫扎原則》第18條要求:「法律應規定充分的保障和有效的補救措施,以反對非法和肆意實行對人權的限制」。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時,一些民主國家如英國國會制定新冠法案,規定了在限制措施下政府的義務,並對政府權力作出限制,同時保障基本人權。這些國家實施的緊急狀態,其措施是以防止病毒蔓延、保護公眾健康為目的,並為所有人提供了保持健康的食品,隔離了易受病毒傷害對高危人群;同時也為失業人士和弱勢群體提供補償,為沒有自我隔離空間的人士提供免費隔離場所。但是由於許多民主國家長期削減公共衛生經費,使醫療設施減少、服務下降,病毒蔓延時未及時為醫護人員提供保護設施,也缺乏為公眾持續提供防疫的基本必需品。

中共壓制新冠病毒吹哨人,誤導和隱瞞疫情,數次失掉防止疫情擴大的時機。在武漢封城中,當局沒有保護易受病毒傷害的高危人群,造成大量死亡,未對因緊急狀態而無法上班的人士和其他弱勢群體提供基本生存補償,已經違反中國政府簽署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同時違反了國際有效補救的規定。中國政府肆意使用強制性措施、壓制基本人權,關押獨立調查疫情、問責當局的公民,完全違反了不可克減人權的普遍基本規範。更有挑戰的是,在新冠疫情期間,中共當局試圖繼續以壓制人權的中國模式代替國際不可克減權利的標準。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延伸閱讀 
→【新冠病毒疫情中的新疆集中營】

→【無名墓碑與抗疫惡法為港人上一課 靠自救待重光之日】

→【迫害、屠殺都有理?任瑞婷:維穩至上 所以我們都成了大壞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