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奇怪了中國!若幫助人就會被關切 政府不想幫你也別想管

  • 時間:2020-04-08 17: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奇怪了中國!若幫助人就會被關切 政府不想幫你也別想管
有民間團體設法去幫助弱勢群體,可惜現實是對付官方比正常的工作還要困難。(圖:Rajesh Rajput)

中國民間有無數被隱藏的社會問題,有留守兒童、失獨家庭、上訪者群體等等數之不盡。

有很多民間團體設法去幫助弱勢群體,例如前幾年有「立人圖書館」,在中國的鄉村做圖書館,在課餘時間組織當地留守兒童,希望他們可以透過閱讀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可是好景不長,在各地政府的打壓下,「立人圖書館」最終難逃閉關的命運。我有幸認識幾位圖書館的同工,曾經聽到很多他們在鄉村的感人經歷,直到我自己前往鄉村,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周,我才發現那些感動背後是深深的無力。鄉村的生活環境如此簡陋,但鄉村的真正問題不是有錢就能解決。而是需要更多人一起來陪伴和關注,在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身邊,與他們一同成長,告訴孩子們他們一直是被愛的,帶他們走出貧窮和無知造成的詛咒怪圈。而事實上,很難有一個NGO可以做到這一點,「立人圖書館」在嘗試,可是它失敗了;很多教會也前往到鄉村、山區做宣教,結果被政府驅趕了,他們失敗的原因是來不及紮根深入,僅僅幾個月、幾年的工作,很難從根本改善發展落後地區的思想現狀,但現實是對付官方比正常的工作還要困難。

政府不想幫的 也不會讓民間管

上訪*者群體是中國民被官欺的記號,很多人家裡因為強行拆遷而無家可歸,或者維權失敗等遭到不公義的對待,政府表面上在北京設立「信訪辦」,實際上是釣魚執法,去了反而被登記在冊,被遣返回家鄉被當作慰問物件。我們教會一直有一個「上訪者團契」,因為我們相信上帝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這個團契一直被人構陷說這是教會「參與政治」的另一標誌。被官方常常警告不要搞敏感活動,很多次上訪者團契的聚會,還有員警到場旁聽。然而教會的想法一直很簡單,就是「幫助自己的鄰舍」,告訴這群伸冤無望的人,他們的盼望不在於國家、不在於一個「青天老爺」,而是在於上帝。

很多問題對於政府來說是一個假裝看不見的,但即使政府不管,也不會讓民間管,老百姓插手,就說明政府工作不到位。像「汶川地震」如此沉痛的民族災難,政府公然把紀念傷痛的日子改成「感恩日」。2018年時,我們教會重返災區遺址,一路上探訪還在做康復的傷者,還拜訪因為做志願者,結果在四川一住就是十年的基督徒夫婦。這個過程中,身後跟著的國保員警不斷,為了不暴露探訪的地址,我們跟那些「小尾巴」鬥智鬥勇,兵分兩路,在高速上上演「急速追車」。

當秋雨教會被取締、王怡牧師夫婦下落不明時,很多人去看望王怡的父母和小孩,來者統統被登記身份證,而我們家前往探訪兩次以後都被住區的派出所非法傳喚,警告我們不可以再去探訪和幫助他們家。最近疫情期間,成都的社區進行封閉式管理,有人提出要為王怡的父母送一些蔬菜肉食,被國保登門警告「不要這樣做」。


想做好事幫助人卻會被關切 (圖:Vlad Tchompalov/Unsplash)

在中國生活很奇怪 想做好事幫助人就會被關切

在中國生活最弔詭的就是,每當你想要做一件好事或是去幫助人,政府總是會暗示「你現在所作所為很危險」。我常有一種錯覺,覺得自己簡直十惡不赦,不然為什麼在網路上我的文章、微信被封號,在現實中我被也常監視呢?現在在中國只能被動聽政府講話,任何人都要閉嘴做共產黨的牽線木偶,做公益、幫助別人在政府眼中,是你功高蓋主的可能性,而百姓的利益從不在共產黨的考慮範圍內。

我在臺灣接受了一些採訪,也有一些公開說話的機會,我一直珍惜這些機會,希望可以把很多人在中國遭受的不公義講出來,讓臺灣甚至國際也能關注到這些弱勢群體,但是中共政府和員警無視我所說事實,截取隻言片語在我留在大陸的家人面前造謠重傷我,企圖透過「親情」的勸告要我閉嘴。我斷掉和大陸親人的聯繫,以此告知那些顛倒黑白的員警,世界不會只有一個聲音,政府錯了就是錯了。

台灣民間力量豐沛與中國形成強烈對比


教會四周無警察看守、牧師宣教內容不需被審查,秋雨教會信徒在台感受完全自由的氛圍。(Rti 資料照/詹婉如攝)

我們一家剛到台灣的時候舉目無親,偌大的台灣,我只認識兩個人。在聽說我們家的困境的之後,一位先生立即幫我們聯繫穩定的住所,於是我們在一個弱勢群體關懷中心住了兩個月。這個關懷中心,主要幫助遭遇家暴的孩子,孩子們平時放學可以前往寫作業,晚飯後才回家。暑假的時候白天也去,還會分班安排一些英語課、音樂課。同工不多,地方也不大,可是小小的教室裡散發出大大的力量。直到現在,我們一家六口在臺灣的生活,都是依靠民間的教會、組織的説明。我才發現原來做公益、幫助人很簡單,不要擔心自己力量太小,只要用心做就會有力量,從前覺得太難,是因為阻力太多!

我看見的臺灣民間力量非常強大,很多時候政府做的有限,反而是這些民間團體想法更多,讓不同的群體有更好的生活。反觀大陸,還停留在「跟黨走、頌黨情」、「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苦情階段,政府貪污腐敗,民間團體被限制,宗教人士被關押,武漢肺炎造成湖北無數人慘死家中,既是天災,卻更像人禍!為保持高物價,很多捐贈品被銷毀以製造供不應求的假像。如果中國政府不改變現狀,繼續高舉黨而弱化民間,無人再敢做「吹哨人」,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與日俱增,重回「紅袖章歲月」指日可待!

*(編按:「上訪」係中國大陸用語,指有冤之人可透過各種訊息傳遞,向上級政府單位申冤投訴)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延伸閱讀】
迫害、屠殺都有理?任瑞婷:維穩至上 所以我們都成了大壞蛋

從中國出逃 秋雨教會信徒:台灣教會竟没有警察站崗?

一胎化世代的反省:女人不應只有墮胎的自由 也應有生育的自由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