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托帝「我感染了中共病毒」:一位得了武漢肺炎的維吾爾醫師親身見證

  • 時間:2020-04-04 02:2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和成千上萬的英國人一樣,安華醫師也感染了武漢肺炎,現已康復。

編按:安華托帝 ( Enver Tohti Bughda)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本文是安華醫師感染武漢肺炎即將痊癒之際,應邀爲央廣獨家撰稿,以詼諧筆調寫下整個病程。很幸運的,這位畢生與中共對抗的人權捍衛者最終並未被「中共病毒」所擊倒。

最初看到電視上有關一種新型病毒的消息時,感覺很冷漠,因為離得太遠。但隨著各種各樣的,真真假假的消息充滿了YouTube,才驚覺起來,但還是那種離我太遠的感覺。我還是沈浸在制定這一年的計劃思維中。畢竟,新年伊始。

然後,網上的新聞逐漸開始令人擔憂,尤其是武漢殯儀館日夜火化屍體的視頻,讓我寒毛直立!恐怖至極。

發燒,咳嗽,呼吸困難是這次病毒肺炎的主要症狀……… 好,明白了!

開始關注自己會不會出現上述症狀……..

老婆,是摩爾多瓦人,不懂中文,但是,她從我對這個病毒的關注中看出事態嚴重。她認為:我們都是接近六十歲的人了,應屬於高危群體,決定中斷社交與往來。但是,來不及了。

三月十三日,晚上,23點左右,準備睡覺,突然間身體出現畏寒,我知道這是發燒的前兆!老婆開始恐懼了。拿來了激光測溫槍,那是我去年到台灣接受人權培訓期間 ,在街頭一家食品店看到店員用那個東西照了一下鍋裡說:「熟了」,覺得很驚奇,於是當下就買了一個。後來,這個東西成了老婆最喜歡的玩具。

她用那個槍開始對我的身體照,頭:36.0度,胸:35.4度,腋窩:37度。體溫不高!她放心了,但我明白我的體表溫度會在幾個小時後才會升高。果然,凌 晨3點,前額:37度,腋窩:38.5度。老婆看著測溫槍快要休克了,她認為我們要死了…….除了年齡以外,我還有糖尿病,雖說是二型,但也是糖尿病,這就會把我放在那個最容易死的行列。整個後半夜,老婆在書房坐到天亮,查資料。

三月十四日上午,退燒。

老婆:「媒體上說這次病毒是因為中國人吃了蝙蝠才染上的,為什麼他們要吃蝙蝠?網上又說中國人什麼都吃,那又是為什麼?」

「這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問題」我說:「當你和別人打招呼的時候,你會說:你好!但中國人會說:你吃了嗎?」

「你說謊!這怎麼可能?」老婆不相信地說。

由於隔離在家,沒事可幹,我找出理查·基爾的電影《紅色角落》放給她看。「你吃了嗎?」是理查‧基爾在電影中學會的唯一一句漢語。老婆半信半疑。我又拿出来《山海经》的英文版,翻到有很多奇珍異獸的解释,其中有一條就是:吃了可以延年益壽或者不得病…….老婆差不多暈過去了,說道:這個民族是一個挨過餓的民族。

晚上,發燒,37.5度。

老婆:「你得的不是武漢肺炎,因為你沒有咳嗽和呼吸困難!」是的,沒錯,沒有咳嗽和呼吸困難給了我足夠的理由來證明不是那個流行的冠狀病毒。

三月十五日,體溫正常。沒有咳嗽,沒有呼吸困難。感激上帝,不是武漢肺炎。

三月十六日,體溫正常。沒有咳嗽,沒有呼吸困難。心裡洋洋得意,因為不是武漢肺炎。但奇怪的是,吃飯沒有味道!今天,老婆開始出現我的症狀。比我晚了三天。

三月十七日。體溫:37.8,聲音開始出現嘶啞。仍然沒有咳嗽和呼吸困難。除了吃飯仍然沒有味道,開始出現幻嗅。總覺得有人在我的廚房燒糊飯了。老婆在重複我的病史。

連續三天,感覺無異常,除了聲音嘶啞和有人在我的廚房燒糊飯外,看著越來越多的名人,政客與王室成員感染武漢肺炎,心裡掠過一絲遺憾,為什麼我得的不是武漢肺炎?而是很普通的感冒!老婆除了遺憾之外,還拼命的抱怨沒有嗅覺和味覺。

一直到三月二十日,一名英國的流行病學專家接受採訪,說:「有很大一部分武漢肺炎患者是以嗅覺味覺喪失為主」。「什麼?鬧了半天,白白擔心了一場,這麼說我不光是已經得了武漢肺炎,而且正在康復中!」嘿嘿,又有一絲的洋洋得意。因為,趕上了潮流!哈哈…終於,老婆和我被名正言順了,我們得的就是堂堂有名的冠狀病毒,不光沒有得錯病,而且我們正在康復。

我從小就有小兒喉炎,經常聲音啞的對面聽不到我在說什麼,這次也不例外,聲音嘶啞不見好轉。

三月二十四日,我的朋友Ethan Gutmann 伊森 · 葛特曼打來一個電話,他問我我的聲音是怎麼回事,我告訴他生病了,結果,伊森 · 葛特曼在他的臉書上寫道:「我親愛的朋友,安華托帝,一個為了人權在這個世界上做了很多事的人,被武漢肺炎不幸打中,失去了嗓音,萬幸的是他正在康復中,我代表反對器官移植聯盟以及其他的組織發言,你在我們心中!」

由於之前我們並沒有對別人提起生病的事,因此我們的世界還比較平靜。伊森這麼一鬧,把我的平靜的生活鬧了一個底朝天。朋友們紛紛發電慰問。也有不在少數的,知道我,但從來沒有跟我說過話的人 ,另外 ,幸災樂禍的族人也假惺惺地發電慰問。而且,我被選為:維族武漢肺炎第一人……..謝謝!不勝榮幸!

現在我和老婆的嗅覺味覺還沒有恢復,老婆還在拼命的抱怨,雖然早就沒有發燒咳嗽呼吸困難,但舌尖的那個鐵鏽味道還在,聲音嘶啞還在繼續,而我的族人已經開始得出結論:我與中共走得很近,否則,中共肺炎怎麼會找上我?…….超強的智商………雖說我沒有被檢測,但我到今天為止仍然是:維族武漢肺炎唯一人!

安華‧托帝 2020年4月2日寫於倫敦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