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台灣防疫做得好 面對中國謠言攻勢也逐漸產生抗體

  • 時間:2020-03-11 13:3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民運人士、藝術學者吳祚來分析,台灣不僅在武漢肺炎防疫做得好,在因應假新聞部分,也積極應對逐漸產生「抗體」了。

一些謠言因為驚悚,所以能在網路上流行,因為流行所以能影響普眾,並對一些不知情的人造成某種心理暗示與傷害。人造謠言因此會成為一種資訊病毒武器,攻擊一個政治體或國家。好在這種「人造資訊病毒」見不得陽光,極易被真相所消解,它的出現並不是壞事,可以使和平善良的人們對來自極權國家的人造謠言保持警惕,從而形成心性上的免疫力。

這次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沒有像當年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那樣重創臺灣,但「中國產謠言」通過網路一波一波襲擊臺灣,為此臺灣有專門的機構參與闢謠,謠言甚至驚動了總統:蔡英文在臉書上表示,有些謠言甚至不是臺灣的用語。

台灣資訊透明公開 讓中國假新聞難以滲透

由於臺灣的媒體不像中國媒體均被黨組織控制,所以媒體不可能服從當局的統一要求,來報導資料,任何組織與個人都可以從一線醫療機構自由獲取資訊並發佈,自由與公開,是使當局造假資料的難以成為可能。

中國政府要把自己的困擾變成臺灣的困擾,讓一部分網路評論員製造謠言(一些來自軍方,一些來自網路學院,還有一些來自監獄犯人),專門針對臺灣,中共無法解套自己面臨的傳言與流言,卻發現謠言是個好東西,所以通過網評員組織或網路實驗室,以此形成戰鬥力,編造謠言,蠱惑人心,意在讓敵對方出現社會動盪,最起碼是讓對手花時間與精力去應對、闢謠。

臺灣事實核查中心稱,這些不實訊息有三大共同點,一是消息來源不明,二是使用簡體字或中國慣用語,比如社區、保安、井蓋、臺灣省、菜省長、疾控部門等,三是主題都是指出臺灣的疫情失控,指責中央隱匿疫情。

形塑台灣比中國更亂的低級目的

從這些中國用詞習慣看,編造謠言的團隊水準非常低弱,或者是時間上的急迫,上級緊急佈置,然後網路水軍接到任務,就緊急完成,這些謠言不僅是寫給臺灣人看的,更是寫給中國人與海外華人看的,看多了或者相信了,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臺灣也很亂,比中國還要亂。如此這般,中共網軍的最低級的目的就已然達到。

好在我們已見到的那些無端謠言,除了給不明真相的極少數人以困擾外,難以影響到臺灣公眾的生活,譬如造成搶購,形成恐慌,甚至引發大量人員逃離家園。

因為長期的敵視,以前主要針對美國與日本,針對日本是翻歷史舊賬,還有就是日本所謂的核洩漏造成鹽與農產品、海產品的污染;針對美國最新的一波傳言則是誇大美國流感造成的死亡數,以此化解中共的疫難危機,進而出現針對美國的陰謀論謠言:病毒來自美國生化戰,因為美國已發現了沒有與中國人接觸的不明感染者,網路水軍故意把來源不明,當成病源於美國境內;現在中共網軍的謠言生產機器就開動,批量的謠言以臺灣為目標,醜化臺灣、謠汙臺灣。

總統臉書也對惡意假新聞立即回應

我們看到:臺灣應對冠狀病毒的舉措,可圈可點,其檢測與限制隔離、醫療事實證明均有效率與效果,而在應對另一種來自中國網軍的「流言病毒戰」時,臺灣的應對也是「立體」的,我們既看到總統利用臉書來表態發言,也看到臺灣事實核查中心及時調查事實予以公示,我們甚至還看到臺灣專設的數位政務委員到美國進行相關的研討、交流。

據自由亞洲報導:2月11日臺灣首位數位政務委員唐鳳及臺灣學者沈伯洋到華盛頓智庫,分享臺灣在2020年總統大選抵抗中共對台資訊戰的心得。他們對武漢疫情爆發至今的謠言進行分析。

第一則「謠言」始於武漢疫情大爆發之初。 1月22日,武漢封城的前一天,微博開始出現「美國爆發40年來最致命流感」的熱搜,從央視新聞用戶端開始擴散到微博大V。訊息的主要基調突出是死亡數位,已達6600人。其實,當時美國流感疫情已緩解;第二則「謠言」是說武漢疫情可能是美國生化武器進行的攻擊,打在中國交通樞紐武漢,報復中美貿易戰的「陰謀論」。「這兩則的共通點是把注意力從中國轉到美國,加強人民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度。」沈柏洋分析。

第三則「謠言」則把愛滋病和新冠病毒疫情扯在一起:「愛滋都不怕,怕肺炎?」

沈伯洋的團隊觀察,這則消息雖然始於中國,卻沒有在中國境內廣傳,反而大規模被臺灣的網紅在社交媒體分享。不到一天,再擴散到臺灣人常用的通訊軟體LINE。

在臉書上,蔡總統強調,「未來只要散播有關疫情的假消息,最高關三年,罰三百萬」,但這只能警誡臺灣的傳播謠言者,難以懲罰到中國的網軍。

面對假新聞 台灣也逐漸產生免疫力

臺灣有事實核查中心,還應該針對臉書與推特上有關臺灣的謠言進行回擊,這些國際資訊集散地也有相應的規則可以使用,就是投訴機制,臺灣事實核查中心甚至可以與這些資訊發佈平臺進行常規性的合作,以深入調查散佈謠言的人群分佈或源發地,並由媒體跟進報導。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培訓營中,聚集許多想為闢謠盡一份心力的熱心學員。(詹婉如攝)

謠言是一種病毒,人造病毒,它會給社會公眾造成短暫的不適,但在一個開放自由的社會中,由於可以及時查實闢謠,所以危害度相對較小,不僅如此,由於其製造的粗糙低劣,所以很容易讓人生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當年的SARS重創臺灣,臺灣社會由此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力」,這種免疫力體現在政府與有關醫療體系的物資貯備與策略、技術上的應對,這次人們看到臺灣受害度相對鄰近國家、地區較小,就是免疫應對產生抗體的結果。針對臺灣的謠言也一樣,正在提升臺灣社會應對謠言的能力,特別是普眾的心理上產生流言病毒的抗體,當謠言不能影響普眾,它就只能自生自滅。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