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把人命當豬看? 路透:武漢肺炎與非洲豬瘟操作手法極相似

  • 時間:2020-03-06 10:31
  • 新聞引據:、路透社、美國之音
  • 撰稿編輯:陳文蔚
中國武漢醫療院所中,醫療人員正忙著救治肺炎病患。圖:取自中國政府網網站

中國始終不認自己處理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有涉及隱匿,但《路透社》一篇特別報導卻明白指出,北京在武漢肺炎於去年12月間發生之際,地方官員與國家衛生系統遲遲不願向大眾公開訊息,喪失早期防控的機會,讓民眾在3個月內付出3000多條生命的代價,竟然與2018到2019年之間爆發的非洲豬瘟處理手法有驚人的相似,一樣先隱匿再爆發,導致付出相當大的經濟代價。

《美國之音》引述路透社一篇名為《Special Report: Before coronavirus, China bungled swine epidemic with secrecy》的報導,分析中國在處理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的手法。報導指出,這次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官方對疫情反應遲鈍,封鎖消息,打壓洩露真相者,在危急時刻不能向公眾發出警示,導致疫情後來快速大面積擴散,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其實,這一切只不過是2018年到2019年中國大陸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過程的重演,中共在兩次重大疫情採取的做法驚人相似。

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初期的應對失誤,讓中國民眾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裡付出了3000多條生命的代價,大部分都集中在武漢和武漢所在湖北省。而觀察2018年到2019年爆發的豬瘟疫情中,中國的生豬業遭到了滅頂之災,4.4億頭生豬存欄被消滅過半,全球生豬市場縮小了1/4,導致全球豬肉價格大幅度上漲,食品通貨膨脹上漲到8年來的最高水平。

路透社說,像這次新冠病毒襲擊中國之後又陸續攻陷世界許多國家一樣,兩年前發生那次豬瘟也突破了中國國界,蔓延到亞洲10個國家。而那次豬瘟疫情之所以得以迅速蔓延至全國,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疫情向上通報機制不暢通。

通報機制完全失靈致錯過黃金防控期

路透社引用常駐北京的獸醫專家韋恩·約翰森(Wayne Johnson)說法表示,缺乏可靠的消息讓農民、行業和政府無法了解疫情擴散的方式和迅速擴散的原因,更無從制定有效的防控措施。報導指出,疫情向上通報機制失靈在兩次疫情之初表現的相當顯著。

武漢最早發現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12月,地方官員和國家衛生系統官員出於各種原因都遲遲不願意向公眾發出警訊,喪失了早期防控的最佳時機。此外報導也訪問湖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1名員工透露,該病的檢測試劑盒直到1月20日才分發給武漢的一些醫院,1月23日中國就首先對武漢的1100萬居民實施強制隔離。至於及時發現疫情並向社會發出警示的眼科醫生李文亮等8人,公安部門對他們採取了封口措施,致使病毒在人們毫無警覺的情況得以廣泛傳播。

地方憂通報後的政治後果 選擇視而不見

而在非洲豬瘟疫情防控上,中國農業部在回應路透社詢問的時候明確表示,對隱瞞和拖延疫情的行為絕不容忍。但接受採訪的許多農民反映,他們的確向當地政府報告了疫情,但他們報告的情況從來沒有能夠轉送北京。地方官員出於對上報疫情可能帶來的政治後果的恐懼而無視農民反映的情況,即便是在知道生豬大批死亡的消息後也不進行病毒測檢。

報導中訪問一位河南的趙姓豬農,也透露地方官員拒絕接受他反映自家養豬場有很多豬死亡的說法,官員向豬農表示:「我們這裡沒有一例非洲豬瘟病例,如果(你)報了,我們就有一例了。」當然,最後這位農戶養的豬都死了。

中國假訊息遊戲仍是進行式

中國發現第一例非洲豬瘟病例是在2018年8月1日的遼寧瀋陽,獸醫專家約翰森表示,中國政府在將近一個月之後才採取措施,停止了這個地區的豬肉出口。但病毒已經從北到南,在2018年底進入廣東。報導指出,中國在記錄疫情發展方面,工作做的非常粗糙,好幾個養豬大省,如河北、山東和河南,竟然沒有疫情記錄。甚至河南至少有六個養豬場,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都上報過疫情,但負責官員從來沒有來做過病毒測檢。

此外,報導也指出,因政府未理會農民的通報,甚至有生豬廠商透露,就連牛群也受到豬瘟病毒感染,某些地區還發現有第二波的感染現象,中國官方農業部門公布的豬隻減少數據也相當不可信,實際上從飼料廠資料顯示,至少60%生豬消失,且疫情其實還存在。

報導指出,假訊息的遊戲在中國仍然在持續,最後更引用河南趙姓農民談話表示,官員1月到農場紀錄他仍有180頭豬,但實際上他只有兩頭豬在疫情中存活,農民表示「這個國家一直處於黑暗之中」。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