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民運流亡人士的悲鳴/當所有人都在為李文亮歌唱

  • 時間:2020-02-10 13:3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他曾是一枚燭光
可以把幽暗照亮
專制的風強勁的撲滅
他消逝在通往真相的路上

——緬懷李文亮醫生

2020年一月一日,武漢警方按照中共維穩慣例,對微信網絡上「散布謠言」的八位人士進行了拘審,警告之後予以釋放。許多傳播真相、常識,發表政治異見的人士,都「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包括本人。但這次不是異見分子,而是八位呼吸傳染科的一線醫生,他們首次通過微信披露了新傳染病毒的疫情,更進一步的信息更令人心生敬意:八位醫生被警方非法拘審、寫了保證書之後,返回一線,參與救治那些患上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是不是新型的傳染病,一線醫生說了不算,警方說了算。事後人們得知,信息披露與終審檢測權,居然遠在北京。

人們翻出了李文亮醫生被警方拘審後的審訊紀錄,公權暴力強迫透露真相者,承認自己的罪錯。而時至今日,我們仍然沒有看到中共官方的公開道歉,特別是警方的道歉與賠償。中共控制言論與信息的機制不可能改變,因為這背後是言論自由的底線,公民各種自由均寫在憲法上,但中共一直公然踐踏,侵犯公眾知情權,居然成了中共宣傳部門與警方共守的「防線」。

八位第一批曝光新傳染病毒消息的人,其中一位就是李文亮醫生,返回一線後,他不幸感染上了病毒,成為救死扶傷的犧牲者。網絡上無數燭光為他點亮,還有讚美與追思的詩文篇章。無論怎樣歌唱,天總是不亮,無論多少鮮花為李醫生呈獻,人們也看不到遠方的春天。中共官方仍然在控制信息,仍然在表演親民愛民,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喪事當成喜事辦,最後歸功黨中央。

推特上有網友感恩李醫生:Carl Jobs 謝謝李醫生!我就是31號看到您的消息才決定不經過武漢回家。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將銘記在心!

微信上,有網友寫出詩篇:

敬挽李文亮醫生 北國落冤雪 兩湖蕩雨聲 悲訊震四海 噩耗驚江城 鐵肩擔道義 熱血濟蒼生 襟胸藏懷抱 丹心照汗青 救生誠壯士 赴死亦鯤鵬 神州頌風骨 華夏念高情 佞臣有謠言 仁者無汙名 身列八君子 功耀九衢城

人們還翻出了李文亮醫生的寬宏大度:「讓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李文亮

讓大家知道真相,與讓李文亮獲得平反其實是一樣的重要,如果李文亮得不到應有的榮耀,如果中共有關方面不公開道歉、賠償,中國社會不可能得到真相,李文亮的犧牲也只是一聲嘆息,伴隨更多無奈的淚水。

中共掩蓋真相一以貫之,從它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就用謊言代替真理,特別是建政之後,人為饑荒曾造成數千萬生命的非正常死亡,被掩蓋在歷史的煙塵中,1957年反右、1966年開始的文革摧殘上千萬知識分子(右派)與所謂的「地富反壞」分子,也不允許人們知道真相,甚至在習近平當政後,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不僅不懺悔與揭露真相,反而美化為社會主義實驗。

一萬次用紙包住了火,因為強權者的粗暴強力,獲得了成功,但總是有第一萬零一次,它會遭遇失敗,十七年前的「非典」,就是一次血的教訓,但中共從不吸取,繼續玩紙包火的愚民遊戲。 

不讓公眾知情,不讓國際社會參與研究與援救,人們自然想起當年的SARS病毒,首次發現於2002年11月16日在中國廣東省順德市, 2月6日非典型肺炎進入發病高峰,直到 2月10日,廣東省政府新聞辦首次發出新聞才有新聞通稿,當年向國際媒體透露真相的是301醫院的醫生蔣彥永先生。

2003年8月16日,中國內地累計報告非典型肺炎臨床診斷病例5327例,治愈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 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臺灣:665例,死亡180人;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越南:63例,死亡5人。(世界衛生組織公布最新統計數字  .新浪網)

上述的數字,中共治下的大陸真實數據,誰會相信?但中共處置SARS病毒與現在掩蓋新冠狀病毒信息發布,紙包火的手段卻是完全一致。

是的,封閉的中共治下,災荒與動亂只會禍害大陸人民,而開放的中國,封鎖信息自由發布,則會禍及臺港與全世界,特別是臺灣,由於政治糾葛,臺商現在想撤離都變得困難重重,大陸政制不改變,投資大陸應該三思,記得孔子說過,亂邦不入,危邦不居。還有一句: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誠哉聖人斯言。

【結語詩】
當所有的人都把李文亮頌揚
真相依然蹣跚在路上
沒有人能阻止自由與陽光
但卑微的生命卻控制在專政的手掌
唯有抗爭
才有希望

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年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