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灣造橋鋪路43年 林清洲寫下公路傳奇

  • 時間:2020-01-24 05: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公路總局三工處處長林清洲農曆年前榮退,留下他在南台灣造橋鋪路43年的公路傳奇。(吳琍君攝)

在遠離塵囂的南台灣,有一位公路史活字典,就是在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待了43年,直到農曆年前才屆齡退休的林清洲。2009年莫拉克風災重創林清洲轄管的山區道路,他沒有離開,而是繼續與天搏命,帶領同仁鋪橋造路,重建出一條條安全壯闊又充滿靈魂與希望的大道。而這背後的故事,就連鬼神也不禁動容。

1,300公里塵土 64座金獎殊榮

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簡稱三工處,掌管台灣國境之南、包括南橫以及南迴公路在內,總計1,300公里長的道路,範圍涵蓋高雄、屏東、台東25條省道,並代管澎湖5條縣道。

而就在2020年1月16日,三工處第20任處長陳清洲正式退休,揮別這個他堅守了43年的崗位,留下交通部自1999年舉辦金路獎20年來,三工處拿下的64座大獎,其中還有29次第一名的輝煌紀錄。

去年,陳清洲更在榮退前,率領同仁一路過關斬將,先以台24線「霧台公路」這條被譽為「有靈魂的道路」,拿下金路獎優良景觀第一名;緊接著,首度推出的「南台灣公路歷史迴廊」也摘下金檔獎中央組冠軍;年底再榮獲公務人員機關貢獻獎第一名;而三工處為台26線南部濱海公路規劃「護蟹廊道」所拍攝的紀錄片「護蟹任務」,也獲得「美國國際短片競賽」最佳紀錄短片獎及「全球電影競賽」卓越獎的殊榮。


公路總局三工處在處長林清洲帶領下獲獎無數,僅2019年就拿下5座大獎。(吳琍君攝)

唯一遺憾 南橫尚未全線通車

唯一的遺憾,只剩南橫公路無法在陳清洲任內全線通車,所幸在他榮退前,終於看到南橫再從梅山往上推進24公里、抵達天池。

事實上,南橫從1968年到1972年,才花4年的時間,就靠傳統人力開鑿出208公里長的高山道路,但是也因此導致116名工作人員罹難。

儘管如此,這條路直到1977年、甚至1996年,陳清洲兩度被派往南橫台東端擔任工務段段長時,依舊險象環生。他說:『(原音)當初我們南橫還沒有做一些隧道的時候,像關山那一邊、利稻那裏還沒有做隧道的時候,我要到南橫,上面那個邊坡在坍方,那個是像掃射這樣在掃,真的趕快跑過去吶!那以前我去關山當段長的時候,我們前一個段長他坐大卡車,大卡車上面還有一個頂棚,是鐵皮的頂棚,兩層的頂棚,然後他還戴安全帽。在車上還戴安全帽,這個就是說,真的是相當恐怖。』

但是,更恐怖的,還是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為南台灣帶來的毀滅性災難,包括三工處轄管的台20、21、24、27以及部分台9線,都被高達20、30米深的巨量土石吞噬。10年來,三工處一路從山下往山上推進,整治了至少50公頃大範圍的危險邊坡,重建了17座高橋墩、大跨徑、截彎取直的橋樑,以減少落墩數、增加通洪斷面,避免土石泥流再度氾濫,沖毀橋墩。

也因此,「三工處有三高」,全台最高的3座省道橋梁全位在轄區內,其中最高的就是霧台公路上的「谷川大橋」,其次是號稱「人間勝境、世外桃源」的南橫公路「桃源一橋」和「勝境橋」,橋墩高度從99米到85米及81米不等。

不過,莫拉克災後重建最艱困的道路工程,首推南橫連接勤和與復興部落的「希望之橋――明霸克露橋」,施工人員同時要與荖濃溪、玉穗溪以及布唐布納斯溪三川交會作戰,真的是與天搏命。陳清洲說:『(原音)明霸克露橋那個真的是大地最艱難的工程,在做這個工程的時候,那個是與老天爺在搏命、我們的工程人員在搏命。那個不知道還要觀天測地、還要看氣象,所以我們的同仁在那裏,每一次一下雨來,都要預警,把工人趕快撤出來。不過這個橋是在(民國)106年4月29日通車,6月10日就碰到一場兩天下1,500毫米的大雨。讓我感到說,真的跟大地搏命的橋就是這個橋。』

今年1月13日,南橫終於有條件開放小客車從108k梅山口通行到132k天池,只剩天池到向陽這最後22公里的道路,希望能在2022年順利完工。

堅守三工處 只為忠孝能兩全

從22歲畢業考進公路局,就在三工處從基層做到處長退休的陳清洲,期間數度婉拒北上升遷,也讓他在三工處整理成立70年來的檔案資料時,成為一本活字典,帶領同仁挖掘出不少感人的故事,進而以「南台灣公路歷史迴廊」摘下「金檔獎」冠軍。

當記者詢問,之所以堅守南台灣、不願離開的原因?林清洲卻給了一個令人動容的答案。他說:『(原音)因為我是鄉下的農村子弟,那我當初派來這個地方,距離我家很近。因為我是老大,我家還有年邁的父母雙親,如果我再離開這裡的話,第一個,忠孝不能兩全,也不能照顧父母親;第二個就是說,我當初來這個地方,認為說,我在家鄉服務,而且都是造橋鋪路,這個是積功德,很符合我的理念,所以做起來就蠻順心的,那跟同仁大家都蠻有感情的,所以我不想離開這麼有溫度的機關。』

但是,林清洲也坦承,雙親並不知道他因此經常身處險境之中。他說:『(原音)我剛剛講說,我們關山在坍方,那個石頭就像掃射這樣在掃。我媽媽說,你在關山,我要去看你。我說,你不要來,我沒有空陪你。其實我不想讓她去,因為她如果去看到我那個環境,跟那個石頭在搏命的話,她老人家一定會不捨,所以就沒有讓她去。她只曉得我在造橋鋪路,她沒有想到我的環境那麼惡劣。』

不過,對於林清洲的工作,他的老婆和孩子是知情的。林清洲也因此十分感謝在郵局上班的賢內助。他說:『(原音)包括有時候我應變的時候,在家裡接電話,然後要吃一頓飯,電話一直來。有時候,她說,你乾脆到辦公廳去啦!你這樣晚上在這裡,睡覺你還在接電話,會影響到我們睡覺,你到辦公廳去。所以我真的要感謝我的太太,她可以體諒我的工作,讓我在這裡發揮。』

只是對於林清洲當時才就讀國小的孩子來說,爸爸工作的地方,就是一個「沒有超商7-11」的地方。他說:『(原音)我在關山當段長的時候,有帶小孩子去。小孩子那時候比較天真,他說,爸爸你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我說怎麼講?他說,你們這裡沒有Seven啦!哈哈!』


公路總局三工處長林清洲(右)和三工處的主任工程司王慶雄(左)、也是南橫災後重建的重要功臣,展示三工處榮獲的無數獎項。(吳琍君攝)

掛念機車族安危 臨去交付高屏大橋工程

功成身退的林清洲,臨退前,還不忘交代他念茲在茲的高屏大橋工程。林清洲指出,高屏大橋一年有將近80件的機車車禍,原因是機車道只有2.5米寬,兩車並駛時容易擦撞。

為此,他特別規劃將3米半的快車道,縮減為3.25米,3條快車道即可縮減75公分,全部挪給機車道使用;再將原來的分隔島縮小,讓道給機車,最後整條機車道整整可以拓寬到3米半,甚至變成機車雙線道,而且每條機車道寬1.75米,幾乎等同一部小轎車1.8米的寬度。

這項工程已於去年11月14日發包出去,預定今年3月即可完工,造福往返高屏地區的廣大機車族。這看似微不足道的工程,卻是林清洲卸下征衫前,獻給鄉親最有溫度的建設。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