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冷更長 美國與中國新冷戰已經開始

  • 時間:2019-12-13 11:56
  • 新聞引據:採訪、BBC中文網;紐約時報
  • 撰稿編輯:楊明娟
更冷更長,美國與中國新冷戰已經開始。 (Pixabay/Rti後製)

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爭在2019年白熱化,導致全球市場陷入不確定性。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院學者佛格森(Niall Ferguson)最近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歷史學家認為,第二次冷戰(Cold War II)已經在2019年開始,美國該如何對中國強硬,如何在競爭中戰勝中國,已經成為關注的話題。

冷戰已開始 對中強硬成美國共識

佛格森指出,有些人認為,2014年俄羅斯出兵烏克蘭時,西方國家與俄羅斯的一場新冷戰已經開始。但和過去幾年來美國與中國的對抗不斷升級比起來,美俄關係惡化顯得不算什麼。儘管美國和中國或許能避免一場熱戰,但第二次冷戰的前景仍令人畏懼。

對於新冷戰的起點,學者看法不同。部份人認為,實際上在2016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或在2018年1月川普首次對大部份是中國製造的進口洗衣機和太陽能組件加徵關稅時,新冷戰就已經開始了。另外一些學者則主張,新冷戰比較合理的起點是在2018年10月,當時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譴責北京用「政治、經濟、軍事,以及一切宣傳手段,擴張自己的影響力」。

佛格森指出,到2019年,川普政府對抗中國政策,實際上已經突破政黨界線、獲得民主、共和兩黨政策精英的支持。川普對中國的敵意很快的從個人的外交政策癖好,變成了大多數人的看法。例如爭取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也呼籲,必須對北京更強硬。

公眾輿論也產生類似的變化。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顯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的美國人,從2018年的47%躍升至2019年的60%。只剩下26%的人對中國有好感。

貿易衝突升溫 助長冷戰

美國和中國的衝突從貿易戰引爆,雙方互徵報復性關稅,在貿易逆差和竊取智慧財產權等問題爭論不休,而且迅速擴散到其他方面的一系列衝突。

這些衝突包括:由於華為公司在5G電信網路的全球主導地位,美中捲入了技術戰;中國在新疆虐待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引發意識型態之戰;此外還有傳統超級大國對科技霸權的爭奪,以及人民幣匯率的貨幣戰。

佛格森指出,對年長的一代來說,冷戰有如經歷了一場世界末日的體驗,例如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以及從越南到薩爾瓦多等數個國家的傳統戰爭。但沒有跡象顯示,第二次冷戰會是核子政策或代理人戰爭。

中國的核武實力遠不如美國,雙方的對抗比較可能是發生在網路,或者太空,而非洲際彈道飛彈。中國在全球擴張的做法也和當年的蘇聯不同。中國把錢用在基礎建設或塞進政治人物的口袋,而不是資助外國游擊隊。

中國著名經濟學者林毅夫認為,20年後中國將超越美國,但佛格森不這麼看。

佛格森承認,中國經歷了史無前例的迅速工業化和經濟增長,按照購買力評估,中國經濟已經超過了美國。但他認為,中國取得經濟和科技成就的手段缺乏正當性,例如國家支持企業進行不公平競爭,以及技術盜竊問題。

佛格森認為,或許外部敵人的概念能夠說服美國政治人物把大量資源投入到開發新技術,例如量子計算。中國在美國學術界和矽谷的間諜活動和施加影響的證據,已促使美國政府在研發活動中重新把國家安全放在優先位置。

中國不同於蘇聯 新冷戰更冷更長

專家指出,目前中國對美國構成的挑戰,具有舊冷戰時期美國的主要對手蘇聯不具備的特點,其中主要是經濟挑戰。蘇聯從來沒有像中國這樣強大的經濟活力和科技競爭力。

美國前國家安全局局長羅傑斯(Mike Rogers)表示,在冷戰中,蘇聯的挑戰主要集中在政治,外交和軍事方面,現在中國對美國的挑戰,除了在上述各方面之外,更主要的是在經濟能力方面的挑戰。他說,美國從來沒有遇到過在經濟能力上如此接近的競爭者。

中國國家調動資源和力量的能力被說成「舉國體制」,佔經濟主導地位的國企被認為是政府干預經濟的主要手段。羅傑斯說,這都是美國公司沒有的,這使得中國取得對西方競爭者不平等的競爭優勢。

佛格森指出,在舊冷戰中,西方有北約組織(NATO)遏制蘇聯的擴張野心,但在新冷戰中,還沒有建立類似組織來遏制中國。中國的挑戰比蘇聯的挑戰更大,與中國的新冷戰,將會更冷,時間更長。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