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出高價買角頭音樂?「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揭張四十三矛盾心情

  • 時間:2019-11-11 10:3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藉由角頭音樂老闆張四十三想賣掉角頭音樂念頭為出發,見證台灣搖滾音樂20年精神。(金馬執委會提供)

台灣知名獨立音樂廠牌「角頭音樂」,是見證台灣搖滾音樂20年精神的重要代表,今年角頭音樂特別推出由龍男.以撒克.凡亞思執導的「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並於本屆金馬影展進行世界首映。全片藉由老闆張四十三與過去許多工作夥伴們聊他想賣掉角頭音樂,開啟另一階段人生的矛盾心情,梳理過去情感、理想,試圖找到繼續下去的熱情。

張四十三表示,最初他找來導演龍男·以撒克·凡亞思幫角頭音樂拍紀錄片,是希望藉由過去的珍貴資料影像,回顧過去20年角頭音樂做了哪些事情,不過導演在思考很久之後,決定以「張四十三想賣角頭音樂」角度作為全片主軸,因此有了「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的誕生。

「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中可以看到了包括四分衛、董事長、甚至是五月天阿信在20年前與角頭音樂合作青澀的模樣,還有角頭音樂如何挖掘陳建年、紀曉君、南王姐妹、昊恩、家家,如何帶著南王部落的族人走上國家音樂廳,演出「很久沒有敬我了你」。「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最初更是由角頭音樂創意發想,為台灣獨立音樂發展扮演重要力量。

「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中可見五月天阿信出道初期青澀模樣。(金馬執委會提供)

這些角頭音樂做過的重要「事跡」,見證了台灣搖滾20年精神,如果沒有角頭音樂,台灣就可能欣賞不到這麼多優秀音樂人和豐富的音樂文化。

但營運一個獨立唱片公司並不容易,片中也坦率分享了角頭音樂的困境,必須透過承接許多官方大型活動維持營運,這些營運的壓力,都讓張四十三備感壓力,加上面臨中年危機,他開始認真思考,是否該結束角頭音樂,開啟新一階段的人生,畢竟同一件事情做了一、二十年,誰都會厭倦。

於是張四十三找了很多朋友、尤其是過去合作過的工作夥伴深談,想聽聽的大家對於他想賣掉角頭音樂的想法,若是賣給中資,會不會引起「賣台」爭議等,這些都誠實地呈現在紀錄片中。

張四十三接受媒體訪問時也坦言,很多中資想買角頭音樂,最高曾出價到新台幣2億,他的心情也如紀錄片中所說的一度很矛盾,但現階段,他覺得透過紀錄片梳理過去的理想和合作過的人的情感更為重要,至於角頭未來的計畫,他也還沒有確定的答案,或許以後也會拍「我不流行四十年」也說不定。張四十三:『(原音)現在賣對我來說不重要啦,是在那時候的狀態,就是說如果我現在撇開角頭,自己還想做什麼?所以為什麼這支紀錄片藉由我就對於以前一切朋友或是情感做一些交代,就好像以前把大家騙來出唱片,有的沒有,到最後做一個ending,差不多了,圓滿結束,我可以比較豁達、無牽掛去做別的事情。』

「我不流行二十年」紀錄片,於本屆金馬進行世界首映。(金馬執委會提供)

四分衛團長虎神同時也是角頭音樂的員工,大半青春歲月都與角頭音樂息息相關,看到老闆張四十三在片中老淚縱橫的模樣,也有很多感觸。虎神說,角頭音樂就好像一列火車,張四十三就是列車長,帶著大家往前衝,沿途很多人都搭上過這部列車,也許當下有很多情感拉扯,但事隔多年後會發現,創作人其實都還是很單純,透過這部紀錄片,或許角頭音樂可以更知道未來往哪裡走。

紀錄片最後一幕畫是角頭音樂初期時,工作夥伴們大家一起吃飯、氣氛很融洽的畫面,那是很長一段時間出現在角頭音樂公司裡面的真實場景,導演龍男·以撒克·凡亞思説,如果説整部紀錄片他有什麼主觀觀點,對於角頭未來的期待,或許就是從過去中大家曾這麼融洽一起吃飯、工作中找答案,希望角頭音樂繼續走下去。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