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長榮罷工仍未解 德國經驗怎借鏡?

  • 時間:2019-07-05 14:43
  • 新聞引據:德國之聲
  • 撰稿編輯:鍾錦隆
長榮罷工仍未解 德國經驗怎借鏡?
長榮空服員罷工進入第16天,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5日號召空服員展開苦行到總統府的活動,並計畫遞送陳情書給總統蔡英文,展現會員爭取勞權決心。(圖:中央社)

台灣的長榮航空罷工啟動至今,已經過了半個月。勞資雙方遲遲無法達成協議,而罷工過程中的諸多爭議,也讓他們各自遭受程度不一的批評。德國作為一個罷工歷史悠久的國家,有著什麼樣的罷工文化?

長榮航空的勞資雙方分別在6月29日、7月2日兩度協商,卻因為對團體協約的內容無法達成共識,遲遲未能簽成。長榮航空已經因為罷工損失了至少26.5億元台幣。7月5日,在罷工的第16天,長榮航空的空服員前往總統府陳情。

台灣社會在罷工開始之後進行廣泛討論,但是隨著罷工期拉長,民眾的關注也開始出現疲態。台灣的工人運動歷史不長,對於如何面對罷工並不熟悉。

德國人對罷工行動寄予理解和支持

德國人的工人運動歷史悠久,德國民眾相對熟悉罷工,有時便能給這種爭取權益的行動,寄予理解和支持。

例如德國近年來發生的例如火車駕駛員、幼稚園教師和快遞罷工,雖然影響到很多人的日常工作生活,但是德國人都知道,這些行業的從業人員作為社會運轉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卻長期薪資過低、工作勞累、又沒有太多升遷機會。民眾認為,這些雇員的待遇應該得到改善,以罷工作為抗爭手段是合理的。因此即便搭車會晚點、包裹會延遲送到,很多人並無太大怨言。

高薪者罷工公平嗎?

但同時,當薪資收入遠遠超過一般中產階層的機師發起罷工時,德國人的反應則有所不同。不少人認為機師本已屬於高薪職業,他們罷工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工種特權,這對其他人並不公平。

德國人的這部份情緒,與台灣現在面對空服員罷工的情緒有所雷同。長榮航空的官方資料顯示,長榮航空2018年員工平均薪資為年薪台幣152.1萬元,但是行政院主計總處最新公佈的2017年受雇人員年薪資中位數為台幣47萬元。在這樣的背景下,就算空服員工作有其複雜與辛勞,媒體仍然能以高薪作為切入點,而成為反對罷工者攻擊勞方的重點。

德國的罷工只能由工會發起

德國,罷工的形式與規模也有按照行業有所不同。德國的罷工只能由工會發起,而德國的工會大多是全國性、行業性的,如果發起罷工,基本上也是涉及整個行業,在地理的範圍上也是包含是整個地區或聯邦州範圍。除了航空、鐵路外,個別企業的罷工較為少見。

按照德國的法律規定,所有固定雇員人數達到5人的企業,員工都有權成立工會,參與企業發展決策,雇主不得拒絕阻撓。

德國最大的工會有:金屬行業工會(IG Metal,會員227萬),服務業工會(Verdi,會員197萬),化工、能源和採礦業工會(會員63萬),教育和科學工會(會員27萬)。此外還有一些較小型行業工會,如火車司機工會(GDL,會員1.5萬),飛行員工會(Vereinigung Cockpit,會員5,000)和記者工會(DJV,會員3.5萬)等。小工會的優勢在於,代表一個職業群體的利益,與涵蓋多種職業的大型工會相比,其成員更容易被動員和組織起來,利益訴求也更加一致。

台灣只有7%勞工能透過工會爭取權益

相對而言,台灣目前工會組成率低,真正能夠代表受雇勞工與資方談判的企業工會談判率偏低,只有7%勞工能透過工會爭取權益。

在罷工這樣的涉及社會廣大層面的事件中,大眾媒體的報導對輿論形成有著重要影響。從前,德國的傳統媒體,因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左右派的分野,對罷工的態度也有不同。但進入2000年代以來,這種傾向已經不再那麼明顯。遇到社會關注度高的罷工,尤其廣播電視媒體的評論立場經常因事而異。

勞資矛盾議題 左派和右派媒體鮮明對立

柏林藝術大學的傳播學者阿爾特(Hans Jürgen Arlt)在接受聯邦政治教育中心(BPB)採訪時表示,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在對待勞資矛盾的議題上,左派和右派媒體往往表現出鮮明的對立立場。但是進入90年代以後,對多數媒體來說,罷工逐漸不再是意識形態之爭,而是利益群體間的博弈,應該關注的是各方訴求是否合理、適度。對此當然可以見仁見智。

在台灣,新聞媒體的取材與立場也成為爭議焦點,甚至勞方與資方互相指控對方製造「假新聞」。桃園市空服員工會指控某媒體以每天兩篇文章的速度,固定產出不利於工會的報導。長榮航空公司則是列表回擊,勞工團體在協商過後,對外放出沒有在協商時說過的話,批評對方才是「假新聞製造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