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尼坦雅胡不死鳥 鐵血菁英美國通

  • 時間:2019-04-11 11:5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Wikipedia
  • 撰稿編輯:吳寧康
尼坦雅胡不死鳥 鐵血菁英美國通
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取自The Prime Minister of Israel臉書)

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獲得宗教與右翼政黨的支持,在勢均力敵的選情下,10日擊敗對手甘茨(Benny Gantz)拿下國會多數,贏得第五任期,將成為以色列71年歷史以來在位最久的總理。

以色列的美國通

69歲、屬聯合黨的尼坦雅胡是以色列政壇老將,也是首位在以色列建國後出生的總理。他出生於特拉維夫(Tel Aviv)的一個猶太學者家庭,小學六年級老師曾評價他是彬彬有禮、樂於助人、工作負責、有紀律、勇敢、積極且服從。這能從他日後參戰的經歷中看出來。尼坦雅胡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不久就加入以色列國民軍,並升任特別作戰小組領袖,多次英勇赴前線出任務,肩膀還曾為此中彈。

1976年,這位表現優異的青年遭到打擊,他的兄長在尼坦雅胡過去服役的單位擔任指揮官,但在一次反恐的拯救人質行動中遇害。

儘管如此,尼坦雅胡的人生具有濃厚的美國色彩。他曾在1956到1958、以及1963到1967年隨家人赴美,在費城郊區生活。他在高中畢業後回到以色列,就是在此時加入了國民軍展開他的從軍生涯。1972年結束軍旅的尼坦雅胡又重回美國,並在麻省理工學院(MIT)和哈佛大學就讀。直到今日,尼坦雅胡說的一口流利英文,而且帶有明顯的費城腔。

經過軍中的鐵血磨練讓尼坦雅胡變得更堅強。根據維基百科,MIT教授葛羅瑟(Groisser)說,尼坦雅胡表現良好,很聰明,有組織,非常強大。他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也知道該怎麼做。

而他在畢業後曾加入波士頓諮詢集團(BCG),在這裡他認識了羅姆尼(Willard Mitt Romney)─美國商業家與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倆人有一段老交情。羅姆尼曾形容他這位老朋友當時有著「強烈的性格與獨特的觀點」。而在1980年代居住紐約那段時期,他更成為佛瑞德.川普(Fred Trump)的朋友,這就是美國總統川普的父親。

尼坦雅胡這位以色列的「美國通」,也因此被派往駐美國大使館工作、並出任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

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取自The Prime Minister of Israel臉書)

政壇不死鳥

1996年,當時以色列遭逢前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遇刺身亡、以及一系列的恐怖襲擊,以對抗巴勒斯坦立場強硬著稱的尼坦雅胡宣佈參選並且獲勝。他在1996年到1999年間首次出任總理,並在1999年的大選中,敗給勞工黨的巴拉克(Ehud Barak)。

2001年,隨著聯合黨重掌政權,尼坦雅胡復出政壇,曾任外長和財政部長等職,並在2009年回鍋擔任總理至今。在9日舉行的以色列國會大選中,尼坦雅胡與競選對手甘茨選情膠著、不分軒輊,但在宗教與右翼政黨支持下,尼坦雅胡仍拿下國會多數,贏得第五任期。

這場選舉被視為對尼坦雅胡過去10年擔任總理政績的全民公投,也是對他的性格與人品的考驗。今年2月,以色列檢察總長曼德布里特(Avichai Mandelblit)才剛宣佈,準備以收賄、背信和詐欺罪名起訴尼坦雅胡。因此,這次大選也是尼坦雅胡在為自己的政治生命而戰,而最後,選民依舊將第五個任期交給了尼坦雅胡。

分裂戰略致勝

路透社在報導中列出尼坦雅胡的致勝戰略。報導指出,這位政壇老將精心策劃一場競選活動,打出大國的治國方針和社群網戰,將選民的注意力集中在他們是否應該冒險,把國家未來交給未經政治考驗的挑戰者甘茨。

以色列前參謀總長甘茨(Benny Gantz) (AFP)

儘管面臨法律上的麻煩,但尼坦雅胡仍可依靠自2000-2005年巴勒斯坦動亂以來,已基本轉向右翼的選民。在尼坦雅胡領導下,他把以色列描繪成一個成功的故事,並主導了選戰新聞的步調。今春,他帶給支持者驚喜,走訪美國讓川普簽署一項法令,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這是以色列在1967年中東戰爭中從敘利亞奪取的土地,一直未獲聯合國承認。此外,他也訪問俄羅斯,感謝莫斯科回應他的要求,尋回一名在敘利亞失蹤的以色列士兵遺骸。

美國總統川普3月25日與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會面並簽署命令,宣告美國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取自The Prime Minister of Israel臉書)

在這之前,川普已經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當地。而尼坦雅胡也藉由在選戰中宣佈,一旦勝選有意在佔領的約旦河西岸併吞猶太屯墾區,更是對巴勒斯坦的進一步警告。

而在社群媒體,尼坦雅胡在社群平台發出抨擊和警告,其中包括未經證實的指控,亦即伊朗在竊聽甘茨的電話後,可能會敲詐他的這名對手─儘管德黑蘭否認曾這樣做。

耶路撒冷的夏隆哈特曼研究所(Shalom Hartman Institute)學者阿薩埃爾(Amotz Asa-El)說,很明顯地,許多選民顯然認為,沒有值得與尼坦雅胡競逐的對手,許多選民感覺讓他留在這個位子上會更安全,甚至認為他表現得相當不錯。

尼坦雅胡還知道,可以拉攏可能與之結盟的極端正統派政黨,這些政黨與以色列世俗的左翼政黨幾乎沒有共同之處,而且對甘茨的合作夥伴─前財政部長拉皮德(Yair Lapid)懷有敵意。

大打川普牌

此外,尼坦雅胡一直在大眾眼中與川普保持密切關係,在以色列大城市的看板上,兩位笑容滿面的領袖互相握手,而川普在以色列也大受歡迎。路透社指出,甘茨把自己塑造成國家團結的力量,然而尼坦雅胡卻主打分裂。他斥責甘茨是佔以色列20%的阿拉伯少數民族的朋友,同時也是自由派媒體的寵兒,這讓許多保守派人士認為,甘茨是對以色列這個猶太國家有危險的人物。


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與美國總統川普熱情擁抱。(取自The Prime Minister of Israel臉書)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的阿爾特舒勒(Tehilla Shwartz Altshuler)說,這項戰略是對川普2016年總統競選時的「一對一模仿」,就是在民主體制下既散佈恐懼,又播下如受害者般不信任的種子。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資深分析師薩爾茲伯格(Ofer Zalzberg)指出,尼坦雅胡在他的選區,將任何未來的巴勒斯坦建國描繪成對以色列安全的威脅,這使得那些右翼選民即使對尼坦雅胡的行徑感到失望仍會投票給他。

在選舉的最後幾天,尼坦雅胡發起了以色列政治評論員所稱的「格瓦爾特戰略」(gevalt strategy),這是一種猶太語的警示,目的在激勵自滿的支持者出來投票,否則他就會被捲土重來的左翼分子打敗。

即便到了選舉日當天,尼坦雅胡還特地前往特拉維夫附近的海灘,呼籲日光浴者走出來,在投票箱去拯救他。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