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報告欲語還休 川普疑雲難洗刷

  • 時間:2019-03-25 08:13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 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調查報告,並未發現美國總統川普競選陣營和俄國勾結的證據。(AFP)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24日表示,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調查報告,並未發現美國總統川普競選陣營和俄國勾結的證據、也未提出足夠證據來指控川普妨礙司法。

穆勒報告未指控 川普獲重大勝利

川普陣營疑似勾結俄羅斯干預2016大選,穆勒長達22個月的調查如今已偵查終結。根據報告摘要,川普陣營中「沒有人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調行事」。

這是美國總統川普的一項重大政治勝利,他對此表示歡迎稱之為「全然且徹底的免責」。

川普一連發了三則推文顯示他的好心情,包括「早安,有個美好的一天」、「讓美國再度偉大」、以及「沒有共謀,沒有妨礙,全面且徹底的免除責任。讓美國偉大!」

在川普為2020年競選連任做準備之際,這份針對川普陣營是否與俄國共謀、以助共和黨擊敗民主黨對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報告,象徵著川普政權的一項重要里程碑。

報告未斷定川普犯罪但也沒證明無罪

穆勒本身並未就川普是否違法干預對2016年大選的各種調查做出結論,但他把證據呈交給巴爾做出定奪。

而根據司法部長達4頁的結論,由川普任命、上月才剛就任的巴爾,以及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斷定,這些證據並不足以提出妨礙調查的指控。

巴爾引述穆勒在報告中、有關可能妨礙司法的議題上所寫的,「雖然這份報告沒有斷定總統犯罪,但也沒有證明他無罪。」

根據巴爾的摘要說,穆勒並未發現證據顯示川普陣營與俄羅斯協調行事─儘管與俄羅斯相關的個人,曾多次提出要協助他們。

民主黨人不滿要求全面公開報告

司法部的說法立即引發民主黨人攻擊。許多反對人士指控,川普2017年開除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柯米(James Comey),就是在阻撓這項通俄門調查。

民主黨反對人士表明,對川普的政治譴責不會因此劃下句點。

美國國會眾議院裴洛西(Nancy Pelosi)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發表聯合聲明說,穆勒在妨礙司法議題上並未指明川普清白無罪,這就表明了不應有任何延誤、立即公開整份報告和相關文件的緊迫性。

而共和黨籍的參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柏爾(Richard Burr)則表示,巴爾應該「儘可能地」公開穆勒的報告。

然而,目前仍不清楚當局還會公佈多少內容。

巴爾在2月的國會任命聽證時曾表示,穆勒的查案報告將維持機密形式,由司法部長來對外說明報告內容;他當時還說,可能不會公開報告裡批評川普的部分,因為司法部的準則是反對起訴在任總統。「如果不打算起訴一個人,就別跳出來揭發那個人的負面訊息。」

川普在搭上空軍一號從佛羅里達州返回華府之前告訴記者,「我們國家必須經歷這些真是可恥。」

川普在調查期間本人並未接受訊問,只以書面答覆穆勒的問題。川普20日曾表示,他個人希望偵結報告可以對外公開,「就把它攤開來吧,給民眾看看」。

通俄門是美史最具影響力案件之一

前FBI局長穆勒是在2017年5月被指派擔任特別檢察官,負責這項美國史上最具影響性的案件之一。除了調查俄國干擾美國大選外,穆勒也調查川普陣營有無勾結俄國、以及川普2017年5月開除柯米是否妨害司法。

這些指控一直對川普如影隨行,為他的政府蒙上陰影。上任以來一直被此案纏身的川普,也不斷透過推特反嗆,痛批通俄案調查是「政治迫害」。

根據司法部去年12月發布的最新數字,穆勒2017年5月展開調查後,到2018年9月共花費美國納稅人2,500萬美元。不過,相較過去其他涉及在任總統的重大矚目案件,穆勒調查通俄案的速度算相當快。

事實上,在這次偵結之前,已有5名川普競選陣營人士向穆勒認罪,包括前競選總幹事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以及後來成為川普首任國家安全顧問的佛林(Michael Flynn)。穆勒還起訴了20多名俄國駭客及軍情人員。

然而,穆勒呈交報告前並未再提出最終起訴,全案也沒有尚待起訴的被告。這意味著川普身旁的親信─包括長子小唐納(Donald Trump Jr.),都躲過了特檢的刑事起訴。

通俄門偵結但川普官司仍纏身

在此同時,雖然通俄門全案偵結,仍有許多潛在的法律疑點指向川普。紐約的聯邦檢察官正針對可能的競選財政觸法行為,調查川普集團和他的2016競選活動。此外,檢調也已向川普就職委員會人員發傳票,紐約州檢察長也在調查川普的慈善基金會。

至於川普昔日的御用律師、專為他做善後工作的柯恩(Michael Cohen)也告訴國會,有些他不能講的聯邦調查正在進行,調查涉及川普的生意往來。

柯恩在國會眾議院監督暨政府改革委員會(House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Committee)作證時,還痛批川普是「種族主義者」、「騙子」。

他說,有關維基2016年公開一批電子郵件,以對川普的競選對手希拉蕊造成傷害一案,川普事先知情。柯恩並作證指出,川普在競選期間,也指示對在莫斯科興建川普大樓的計畫進行協商,雖然他當時公開表示,他與俄羅斯並無任何商業利益。

此外,在調查過程中也有兩項發展,對川普帶來更大的政治與法律風險,包括柯恩被判刑3年,罪名包括策劃在選舉前夕支付封口費給兩名女性,違反了選舉法規;以及,八卦雜誌國家詢問者(National Enquirer)的母公司全美媒體公司(American Media Inc.)達成協議,以避免因在封口費案中所扮演的角色而遭到起訴。

全美媒體公司承認,支付封口費的目的是要影響2016年選舉。這項說法顯然與川普所說並不相符。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