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寶春是怎麼變「台獨」的?原來源自於這篇文章…

  • 時間:2018-12-11 07:3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上海開店前夕,吳寶春選擇聲明自己是「中國台灣」人,對照兩年多前受訪時刻意強調自己的台灣元素,前後違和,他的說法是否能得到台灣民眾的諒解,恐怕值得持續觀察。資料圖片:取材自民報

【編按】2016年4月27日,世界麵包冠軍吳寶春師傅接受網路媒體《民報》專訪,當時他暢談要如何透過麵包把全世界帶來台灣的豪情壯志。他提到自己穿上「台灣代表隊」的制服,就有莫名的感動。如果將來有一天走出去,不是代表吳寶春,而是代表台灣;他的眼光不會只看中國,中國市場雖有13億,但全世界有70多億…。就是這樣的表白,讓中國網民視他為「台獨」,也對後來決定去中國拓點發展的吳寶春,選擇在上海店開幕的前一周,必須發表聲明、交代身世:「一個生於中國台灣的麵包師」「身為中國人是我的驕傲」「兩岸一家親是堅持不變的態度」…。

撫今追昔,從台灣囝仔到「中國台灣人」,或許讀者們可以透過這篇訪談,對照一下,看看甚麼叫做「此一時也,彼一時也」。以下,就是吳寶春當時受訪,而後變成「台獨」的全文:

「中國巿場雖然有13億,但全世界有70多億,我不會把眼光只看在中國。」2010年奪下法國世界麵包個人大師賽冠軍後,「吳寶春」三個字成了華人世界麵包的第一品牌,他不諱言,這些年來,一直有人邀他到中國開店,有中資、也有台商,願意捧著鈔票投資他,但他至今仍不為所動。

吳寶春心裡有一塊很深的「台灣情結」和「為國爭光」的使命。他開玩笑說:「或許也是因為受『洗腦』教育的影響吧!」生在屏東縣內埔鄉龍泉村的赤貧家庭,從小沒有什麼娛樂,有時到屏東巿眷村看軍方播放的免費電影,就是最高級的享受,「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英烈千秋》,每個畫面到現在都還很清晰,最後日本人向為國捐軀的張自忠將軍敬禮的畫面,每看一次、雞皮疙瘩就起一次。」

《英烈千秋》種下他心底為國爭光的種籽

他心裡的台灣「很大」。他的二姊很早嫁人,就是嫁給人們口中的「老芋仔」、退伍軍人,「早年我們家窮,我的二姊夫對我們一家人非常照顧,到現在我們都很親近,所以我心裡是沒有什麼『本省人』、『外省人』之分,大家都是一家人,應該一起為這塊土地努力。」

挑戰法國、日本的麵包師傅,去世界最高殿堂參賽,吳寶春不是要去「征服」世界,他心底還有當年那個想學「張自忠將軍」讓國外人也服氣的小男孩兒單純、天真的想法。「揹著國旗」、穿上「台灣代表隊」的制服,就讓他有莫名的感動。

「其實,我現在是不愁吃穿,可以花錢去享受,不必為生活和生存煩惱,反而更讓我感受到:『人生不是只有錢就好。』我們可以用錢,做些什麼呢?」吳寶春說。

從拿到大奬到現在已六年,除了起家的高雄本店、台北松菸店,今年年底才要在台中七期開第三家分店,對於「商業模式」的營利機制,這個展店速度簡直是龜速了。而當中,不只是中國巿場頻頻向他招手,香港、新加坡、甚至美國的邀約也不斷,「但我思考,如果我要走出去海外,我要代表的不是『吳寶春』、而是『台灣』,我想要把台灣的農產品一起帶出去,所以要更仔細思考。」這是吳寶春不輕易「走出台灣」的考量。

希望創造出各國人專程來台灣朝聖的麵包店

所以他去唸EMBA、所以他想更充實自己,不只是追求麵包技術和工廠製作流程上的進步,更想在品牌精神、創新服務中再去激盪、開創。

他的碩士論文以自己的吳寶春(麥方)店為案例,針對100多名喜愛麵包的人進行問卷調查分析,發現人們對於「冠軍麵包店」的期待特別高,「過去我們傳統的麵包師傅可能直覺:『這是不可能做到的。』現在,我和我們年輕的師傅、店裡的品牌顧問會一起去想:『如何達到客戶的期待。』。」

他也常以此發想,在店內裡創造許多激勵員工的方法,營造一種「正面」的氛圍。像是晨會時推動「讚美與反省時間」,鼓勵同事多多觀察別人、反省自己。還了請設計師以他冠軍麵包「玫瑰荔枝」設計出的「荔枝卡」、取其諧音「勵志」之意,上面會寫下一些勵志小語,再由他親筆簽名、發送給獎勵表現認真的同事,集卡還可以換得出國旅行的補助。因為卡片太可愛了,十分搶手,但吳寶春強調:「這是內部員工專用、不對外提供。」

在吳寶春的心裡,最想達成的目標,是創造一個最富特色、無可替代的麵包店,像日本有些店就開在偏遠鄉間,但人們就是為了能夠親自造訪而由世界各地去,「所以比起到國外拓點、展店,我更希望有一天,全世界各國的人,會為了台灣在地作物製成的麵包和我們的麵包店,特別造訪台灣,把全世界帶進來台灣,比起把吳寶春(麥方)店帶到國外,更具挑戰性、更有意義。」

(本文轉載自民報/楊惠君,原標題《吳寶春:不把中國巿場看成全世界 只想把全世界帶來台灣》)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