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音樂廣場(30分鐘)

音樂廣場是每周六播出三十分鐘的音樂與人對談的廣播節目![email protected]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19-11-16
心怡

音樂廣場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1-09
心怡

本集訪問被拘留48小時獲釋的香港陣地社工陳虹秀:... 並介紹香港四男組合ToNick 的新歌《好想拯救地球》。這歌的填詞人林寶在這次作品《好想拯救地球》探討的問題大至世界的環保問題,遠至中東的戰火,對於身在水深火熱的香港人,可能有點離地,但其實每個地方都有「本地人」,他們亦需要為家園而戰,他們渺少而無力,但難保團結起來的一個舉動,不會影響到地球某處的人?不要忽視這個地球圈中的蝴蝶效應,我們都在共孽之中,天災人禍無人能置身事外。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1-02
心怡

My little Airport : 因為香港持續的逆權運動, 被視為深黃的香港二人組合My little Airport在中國內地各音樂平台的歌曲全部被下架了.本集介紹 My little Airport近期新歌《K同學》及《吳小姐》, 這兩首歌曲是描述2019香港逆權運動的年青人......訪問2047監察香港召集人  錢志健part II : 有約一百萬有海外護照的香港人今年想離開香港, 現在港府已實施緊急法案, 實則是搞死香港, 至於想與香港共存亡的香港人仇恨香港現時變得如此墮落,深信這次是香港的最後一戰. 當年九七後回流香港的港人是相信鄧小平《一國兩制1.0模型》是可行, 但眼見現今香港的情況已經走樣變形, 這可以怪誰呢? 還不用到2047年就有大量香港人急速地離開, 我個人相信香港及北京中央的政策顯然是想淘汰並取代這一代香港人。香港地產商是由香港市民供養他們發達致富,像七十年代的美乎,八十年代的太古城, 現時港府向港地產商徵地以舒解民困,但香港土地是由港府拍賣給地產商, 港府仍然是大莊家, 特首剛發表的施政報告是要提供港人買樓宇價值港幣800以上即可申請九成按揭. 其實風險很大, 像買這種價碼房屋的買家應該是專業人士而非普通人, 問題是香港的未來, 香港人是很清楚知道港府及北京政府其實是要對香港全面管治權. 若不看好香港的未來, 三十年九成的樓宇按揭,這情況是很容易變成負資產, 像我手邊有一個實際的案例, 房屋位置在山頂區, 實用面積2600呎, 在一年前出售掛牌價是一億二千萬港幣, 賣方是堅持不調整價錢, 一年間只有一到二位客戶有去看過房屋, 但沒有回音. 現在香港人是想套現離開香港, 假若此房屋最後以一億成交, 賣方拿著一億港幣現金購入太古城一千多萬港幣的一個單位, 然後返加拿大用一兩百萬就可以買到很好的房屋, 剩下七八千萬港幣, 約十萬美金,約存3%利息, 這是更好的選擇...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0-26
心怡

訪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 錢志健:  香港逆權運動引發第三波移民潮, 大量資金急促逃離香港. 香港的聯繫匯率由80年代到現在已經運行了好幾十年, 時任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是行會其中一位成員, 他時不時也談及聯繫匯率港元掛鉤美元已經完成了歷史任務, 因為中國強大,未來港幣對人民幣掛鉤是更加合理. 但是港人對中國內陸的抗拒是越來越升級, 所以有些巿民拿到薪水時馬上轉換為美金或外國貨幣, 尤其是過幾年後想返回五眼國家者,更會在低水位時購入外幣, 棄港元及人民幣, 這是人心動盪, 也是香港第三波的移民潮..... (待續)  伴我行下去 曲/詞:周博賢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10-19
心怡

LMF - 二零一九: 由LMFxxx創作. 歌曲主要是描述今日香港的情況.        訪問聽友黃細伯: 我在1944年在中國大陸出生, 1949年共產黨直捲全中國, 家母帶著我們兄弟逃難到香港,為何我們要走得這麼急呢? 因為我家人在國民黨軍中任職, 當時並不知家人的生死狀況, 他是駐守在長春巿, 在長春巿被圍城時失去他的聯絡, 後來知道他被解放軍俘擄, 我們非走不可, 家母漏夜帶著我們逃至香港, 家父因來不及逃亡,被解放軍逮捕而送往勞改,批鬥, 直到家父受盡屈辱身亡. 國共內戰釀成我舉家逃亡, 直接影响我們生活程序及下半生的人生旅途. (當時香港是怎麼樣呢) 我當時年紀很細, 記憶所及我當時流落街頭, 幾乎快要餓死的樣子, 舉家逃到香港, 但所有細軟完全用完了, 連買個麵包食都沒有錢了. 幸好, 在灣仔遇到同村的鄰居得知我們姑媽住處,只好暫時落腳在姑媽住處,環境十分很差. 於是我們再去找當時駐港的國民黨聯絡人員, 國民黨員按排我們去調景嶺或摩星嶺, 國民黨家屬大部份都被安排在這兩個地方, 所以在香港的石硤尾,調景嶺及摩星嶺是懸掛青天白日旗最多.(後來你在香港長大, 接下來遇到香港67暴動) 我們在香港落腳後,我已經九歲才入讀國小一年級, 香港報讀國小者皆為六歲起, 所以我報細三年, 我身份証歲數是小三歲. 當時有些人為了找工作而報大歲數, 有些是為了讀書報小歲數, 我是後者. 黃太是和平第二年(1952)來到香港, 有部份記憶不記得了.(六七暴動是否有印象呢?)有. 印象很深刻. 六七暴動時, 我是23歲了, 我前一年即考入(英殖時代的警察部隊)香港皇家警察部隊, 1967年左派暴動, 我是新仔警員並沒有派往前線, 新仔都只是做後援工作, 在警署支援警隊的調配, 幫忙準備警棍,警帽,盾牌等工具, 當時形勢是很恐怖, 有同袍及上司在暴動中被炸死.六七暴動是港英政府與左派發生正面衝突, 當時左派去港督府(現時稱為禮賓府)示威,不得要領時在街頭放土製炸彈, 最震撼有兩件事, 就是北角兩姐妹被炸死, 我同學在沙頭角被土共民兵射殺, 這兩件事對當時整個警察部或是同袍們深感震撼, 他們(土共)真是沒有人性,將炸彈隨便放在街上, 巿民完全不清楚下可能觸及引爆炸彈, 釀成無辜身亡.(雨傘與魚蛋運動......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59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