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向陽 談新詩史料的保存者 麥穗

  • 播出時間: 2020-09-24 00:00
  • 徐凡
麥穗與向陽合影於文藝資料中心成立周年感恩會場
麥穗寄給向陽的信,為《新詩》週刊目錄的整理踏出第一步
麥穗以《林友月刊》雜誌社用箋寫給向陽的信
麥穗〈「新詩週刊」目錄初編〉與向陽〈「新詩週刊」目錄補編〉

作家向陽老師肯定文藝資料資中心「一個作家,一個文庫」的經營理念和做法,為台灣作家建立系統典藏,從著作、手稿、照片、書信到相關評論,累積文學史料,儼然就是一座台灣文學「野史館」(非官方史料館),向陽老師也呼籲作家以及家屬,共同來支持文藝資料中心,捐獻作家史料,讓文藝資料中心更加壯大,一年、五年、十年地經營下去,蔚成台灣文學的文獻中心。

向陽老師感謝作家麥穗他能影印手邊珍藏的《新詩》週刊部分版面,供發表時配合使用,麥穗先生依約前來,手上帶了厚厚一疊《新詩》週刊的剪報,一如他信上說的「有七十多期」的報紙張數,甚是可觀。這些報紙因為時隔久遠,多已泛黃,加上紙紙粗劣,偶有破損,多虧麥穗先生的細心保存,老師從他的手上看到這一批珍貴的史料。彷彿走入歷史長廊一般,於是將《新詩》週刊逐一攤開在桌上,麥穗先生保存的最早一期是從第六期開始,時間是1951年12月10日。

作為一個重視史料的保存者,麥穗先生的不放過細節,他特別注意到本省詩人的表現,他指出,當時在《新詩》週刊脫穎而出的有陳保郁、騰輝、秋瑩星、林亨泰,「他們都有日文創作詩的基礎,所以創作和譯作一起來,而且作品非常豐富。」他也盛讚覃子豪「提掖後進不遺餘力」。最後他強調,《新詩》週刊「是自由中國詩的薪傳者和詩刊的開山者」,其「傳薪火,開山頭」的功績長期以來被忽視、被掩蓋了。

〈現代詩的傳薪者新詩週刊〉刊出後,反應甚佳,麥穗先生顯然受到鼓舞,次年(1983年)10月分別在《藍星》詩刊發表〈覃子豪與新詩週刊〉、在《創世紀》詩刊發表〈「新詩週刊」目錄初編〉(上)(其後兩期另刊中篇與下篇)。這樣綿密而嚴謹的求真精神,也顯示了他的治學態度。這兩篇刊出後,作家麥穗都曾打電話告知向陽老師,語氣相當興奮。

令人尊敬的前輩,從年輕時愛上詩,自1953年參加覃子豪擔任詩歌班導師的「中華文藝函授學校」之後,就把詩當成生命的麥穗先生,一生寫詩,有「森林詩人」的雅號,早年曾與詩人秦松、季予、吳望堯、丁潁、寒星等人組織「明天藝文社」,以鋼版油印《明天詩訊》月刊,也曾加盟紀弦發起的「現代派」,見證了戰後台灣現代詩的運動和發展,但直到1978年才出版他的第一本屬詩集《森林》,將他長年在林務局工作,深入台灣各地山林的所見所思化為詩篇,寫出台灣山林的美。

他對現代詩史料的保存上發揮到極致,1998年,他出版《詩空的雲煙》一書,細數《新詩》週刊以及相關的台灣新詩史料(含完整版的〈《新詩》週刊目錄續編完結篇〉),都不能不讓人佩服他對現代詩發展的博徵詳引,無怪乎和他一樣為新詩史料貢獻甚大的詩人張默讚譽他是「早期新詩史料的撞鐘人」,瘂弦也稱美他為「新詩歷史館館長」了。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