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殤 陳巧蓮的精神傷害終被看見

  • 播出時間: 2017-01-02 12:10
  • 劉螢
1993台灣工人秋鬥遊行
2014台灣勞工的秋鬥
工傷協會的遊行活動
工傷人協會的志工們
利梅菊秘書長

「我要把我的委屈告訴全台灣的人,我要討回公道。」雖然已經事隔多年,前燿華電子女工陳巧蓮,只要一說到以前在公司所受到的委屈,仍然忍不住哽咽落淚。陳巧蓮指控燿華電子不當降職減薪而罹患憂鬱症的職災勞資訴訟案,纒訟多年,陳巧蓮在一審原本敗訴,二審高等法院判決燿華電子應該要賠償陳巧蓮包括醫療費、工作損失等共二百多萬元,也創下憂鬱症職災賠償首例。

陳巧蓮與先生來自澳門,陳巧蓮在1999年進入新北市土城的燿華電子工作,連續6年考績甲等,2005年因此升任幹部,沒想到一年後就被拔除幹部職位,2009年還被公司解雇,讓陳巧蓮深受打擊而患上憂鬱症。陳巧蓮說:「我用棉花塞住耳朵,我把門全都關起來,還是聽得到他們罵我的聲音,我不想聽,誰想聽人家罵自己。」多年來,陳巧蓮深陷憂鬱症的痛苦中,直到現在,也持續服藥中,她說:「醫生說我有憂鬱症,但我不覺得自己有病,我只是心情都很不好,那些藥吃了很想睡覺,沒力,甚麼都不想做。」

除了家人,多年來一直提供勞工法律協助,與積極爭取勞工權益的工傷協會,是陳巧蓮這十年來最大的支柱,工傷協會的利梅菊秘書長說:「以前憂鬱症都被認為是個人問題,個人抗壓性低才造成。從陳巧蓮二審勝訴以後,她的案件成為憂鬱症列入職災給付賠償的首例。如果她沒有堅持下去就不會有這個突破。」2009年修法,只要認定因為工作引發,並且有3名醫師鑑定查訪確認的精神官能憂鬱症,就可以獲得勞保職災給付,包括部分門診費用免負擔,以及薪資補償五到七成。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