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向陽談 鄉土文學的守門人尉天聰

  • 播出時間: 2020-08-06 00:00
  • 徐凡
尉天驄教授
尉天驄手稿〈文學,永遠點燃人世的希望〉
尉天驄為鹽分地帶文藝營演講所寫的課綱

尉天聰在戰後台灣文學發展史上,他創辦並親自編輯的文季系列刊物扮演了相當重要的推動角色,從現代主義、西方文學思潮的引進,到寫實主義、左翼文學思潮的推湧,中間經過一番轉折,最後匯聚為1970年代台灣鄉土文學的巨流,改寫了文學史,也深刻影響了像我這個年齡的諸多戰後世代作家;而透過文季系列刊物,尉天驄教授提供平台,鼓舞並發掘了王禎和、黃春明、陳映真、王拓等多位作家,引領了台灣寫實主義文學的發展,更是深刻地影響了1970年代之後台灣文壇的走向。

到了1966年,尉天驄獲得姑母尉素秋的資助,創辦了《文學季刊》,前後發行十期,迄1970年2月停刊;緊接著1971年1月,更名為《文學雙月刊》創刊,但只出兩期,就在同年3月停刊。這個階段的《文學季刊》,除了延續《筆匯》階段的老班底王夢鷗、姚一葦、何欣參與策劃、撰稿之外,當時的年輕作家作品也形成特色。如陳映真的〈唐倩的喜劇〉、〈第一件差事〉,王禎和的〈來春姨悲秋〉、〈嫁粧一牛車〉,黃春明的〈青番公的故事〉、〈看海的日子〉、〈兒子的大玩偶〉、〈鑼〉等名篇都是在《文學季刊》發表。這是文季系列刊物由現代主義轉向寫實主義的階段,關懷台灣社會現實、具有批判性的的作品大量刊登,不僅鼓舞了當時的年輕作家,也成為1970年代台灣鄉土文學的搖藍。

儘管如此,到此「鄉土文學」已成氣候,《文季》的文學社群和當時的《台灣文藝》文學社群相濡以沫,蔚成風潮,對國民黨黨國意識形態機器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從而引爆了1977年的鄉土文學論戰。

已故的詩人、學者林瑞明在題為〈《筆匯》的創刊、變革及其影響〉一文中如是肯定他:

尉天驄在台灣文學史上所佔有的「主編者」位置是不容忽視的,相對於作家們生產「有形的作品」,尉天驄在整個「文學生產場域」中卻能有效地、長遠地透過「刊登權力」的機制運作,形塑出當代的文學風潮,他的付出與貢獻誠有不可抹滅的時代意義。

的確,他以半生時光堅守在文季系列刊物的編務,鼓勵鄉土文學,引領1970年代寫實主義文學風潮,他是文學風潮的「主編者」,也是台灣鄉土文學的「守門人」。

向陽老師與尉天驄教授認識,是在發行《陽光小集》時期;認識的場合,則是在現代詩人聚會的場所,他創辦的文季系列雜誌不是只有小說,也刊登了不少同時期現代詩人的作品,詩人都是他的老朋友,他雖不寫現代詩,卻喜歡讀詩。他對我們創辦的《陽光小集》抱有期待,加上唐文標對我們這一群戰後代年輕詩人的厚愛,他見到我也總是鼓勵我要多寫作。

1982年我進入《自立晚報》主編副刊,常向他請益、約稿,有時也跑到木柵他的住所拜訪他。他是一個溫文儒雅而又健談的前輩,對於1950年代之後的文壇發展、人文掌故瞭若指掌,如數家珍。老師手上的尉教授當年的文稿,在時光侵擾和曾遭水患的情況下,已有水漬殘痕,那是某一年颱風來時的上天傑作吧,我花了幾天工夫,一張張撕開,陰乾,才救回來。從1983年迄今,這兩篇尉教授的手稿,已存放三十六年了,當年年輕時向尉教授請益的畫面,還有他慷慨協助一位副刊小編的豪情,都仍鮮亮如昨。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