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天林 推介新書

  • 播出時間: 2019-03-21 12:10
  • 心怡

1.《字花》: 一群年輕而活躍於創作的作家和漫畫家創立《字花》。 這本綜合性文學雜誌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 一直走在嘗新的路途上,透過文學展現反叛與省察。七年間《字花》在各位關懷文學的作者、編者的連結、支持下走到現在。在雜誌的新鮮尖銳之上開花結果,《字花》漸漸找到了承續的韌度。

2. 無一不野獸: 本書作者筆下的世界,最貼切的形容就是借助占星學的天蠍特質,那裡,只有黑暗,永恒的黑暗,只有性及死亡,無法擺脫的性與死亡。她眼中的自己,離不開與人類共存的其他生物,如蛤蟆,如豬,如貓,如樹等,甚至是死物,如湖,如海,如木魚,如廟宇等,都浮現人類的影子,附著人類的靈魂。大部分的人物,都活在夢裡,幻聽之中,徘徊於進行中末日的腐爛狀態,墜入無盡的空虛。樹有妖,花是荼糜,女子有死湖,鬼也有味道,鳥只帶來瀕死之恐懼。

3. 《明媚如是》: 作者梁莉姿想帶出有兩點,其一是很平實日常的故事,但關注的是家庭和人的關係。另一點是年輕人的想法,現在發現書中有七成作品都在寫學生,對家庭敏感的小學生;被關係與升學壓住的中學生像那些頹喪憂鬱的念頭。就是好想寫,這種彷彿很青春的狀態,趁我尚未褪去敏感前。

4.《後人類時代的它們》是一部愛情科幻小說,以程式而生的機械天使在人類幾乎滅絕後仍渴望愛情,作者曾繁裕說:開始構思時Alpha Go與世界頂級圍棋手柯潔大戰並全勝,柯潔因此落淚,稱:「它太完美,我看不到希望。」新聞也不時有人工智能將大大取代人力,造成失業問題之類的新聞,這讓作者聯想人類被淘汰的過程及後續世界的細節,雖然沒有一個既定前提或可能性,也沒有答案,但在寫作的過程,彷彿想通了未來世界的一些潛在可能。或許梳理一些假設和因果,就是創作這小說的起因。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