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一扇門,讓不同群體透過藝術進行對話

有聽障的朋友說:不要說我是聽障,我沒有障礙,我是聾人,我的母語是手語。坐在輪椅的肢障朋友說:不要扶我,我可以自己起來。很多有障礙的朋友說:不要同情我,請用同理心,但不要同情我。還有很多很多障礙者的心聲,是我們一般人不知道的。一般人對“非”一般人了解多少?《我是一個正常人二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