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就像是大家族裡的違章建築?

「三代同堂大家族,孩子們便當一字排開,最大、最多汁的雞腿始終落在表弟飯盒裡」從這一刻,李屏瑤開始體會「男與女」的差異。為什麼短髮、中性的非典型女作家,就無法被稱為美女作家,李屏瑤偏偏要在自己身上貼上「美女作家」的標籤。身為女性,感覺就像是大家族裡的違章建築,在《台北家族、違章女性》一書中,李屏瑤以鐵...